这头叶昀给了话,叶青珊自然是不愿意再多留,甩手就迈步出了园子里头。倒也是没忘了礼数,还是侯着程姨娘跟着了。后头的叶昀打量了眼这满园开的正好的梅花,嘴角的笑弯的更好看了些。

  叶青珊甩袖而离,一路出了园子,往自己的屋子里头去。路两边有载着翠绿的松柏,也有不知名的翠青风景树,衬的天色都有些发青的蓝。程姨娘绞着帕子忖了半天,还是决定开口。

  言辞是忖度过了的,程姨娘话里透着明显的意动,“珊儿,你觉着叶昀说的合作,怎么样?我觉着其实还行的,叶昀这个人不是太蠢的,也没有精明的和那些个姨娘似得能把我们娘儿两吃的骨头不剩……”

  程姨娘顿住了脚下往前挪动着的碎步,眸子里头带些探寻的光看着叶青珊,那是明显的询问了。叶青珊皱了眉头,实在是想不明白程姨娘为何会做如此考虑,要知道昨日叶昀可是把她们设计了进去啊。

  酷+.匠=G网$t正G、版L首2q发

  叶青珊停了步子,回眸却是见程姨娘一脸认真思忖的模样。绞着帕子的手指更是让叶青珊明白,程姨娘此刻是非常纠结自己的态度。抿抿唇叶青珊还是忍下了到口的话,开口尽可能温柔的,“姨娘,这事你还是再好好想想。这个叶昀毕竟……罢,今儿您就先回了罢,明儿再来同我谈这事。”

  程姨娘闻言秀眉紧蹙,“青珊,我……”

  叶青珊却出声打断了程姨娘的话,“姨娘,您今天太累了,所以很多事情都还没理清,等你想清楚了,我们再谈。”

  说完叶青珊就是甩手回了自己的屋里,再没顾及身后程姨娘的步子跟没跟的上。

  程姨娘看着叶青珊离开的背影,此时她心中更是十分纠结,她不是不知道青珊不想和叶昀合手,而是即使知道,她也无可奈何。和叶昀合手,对她,对青珊都是有好处,在这庞大的叶府,少一个敌人,总比多一个敌人好得多!

  像昨日的事情,叶昀倘若真的没有出手帮自已,或者是故意陷害于自已,她如今也不能安好无恙地站在这里。叶昀说的话她也很动心,合手不过是各取所需,谁也不亏……但现在问题却在于青山不愿跟叶昀合作,这是一个棘手的问题。

  程姨娘犹豫再三,最终化为长长的叹气……

  看来这件事情,还是得好好想想,明日再来找青珊说说吧。

  翌日,天微蒙蒙亮,第一缕阳光透过织锦百叶窗,照射了进来。叶青珊睡在床上,神色并不安稳。打从昨日见到姨娘犹豫,她便一直不放心,一夜无眠。在凌晨之际终于浅浅睡了过去。

  丫鬟几次在门外踱步,都不敢进去。按照往常,叶青珊是该起床洗漱了,而今天却是有些不同寻常。丫鬟也是满脸焦色,知道自家小姐定然是被那叶昀给气懵了。

  “程姨娘来了。”院外传来了仆从的禀报声,丫鬟一听,顿时迎了上去。

  这时程姨娘已经走进了院里,一身浅紫色的襦裙更是显得她娇艳多姿,体态妍丽,十足的美人坯子,丝毫看不出来程姨娘已经是个三十好几的妇人,便连女儿,也有这般大了。

  “奴婢见过程姨娘,给姨娘请安了。”那丫鬟上来便是恭敬行礼,程姨娘清了清声,看了一眼叶青珊紧闭着的房门,不禁蹙了蹙眉问道:“小姐这是还没起来?”

  丫鬟点了点头,语气里有些担忧,“回姨娘的话,小姐这会儿……确然还没起。”

  “这成何体统!”程姨娘颇有些怒气,府里面这么多双眼睛在虎视眈眈,珊儿怎么也这么不识事,给人留下话柄!

  许是院里的声响太大,将叶青珊吵醒了。叶青珊揉了揉眼睛,低声问了句,“姨娘?”

  程姨娘听见叶青珊的声音,心中虽然尚有怒气,但还是应了声。

  听闻是姨娘,叶青珊蹙了眉头,还是唤丫头,“轻言,进来服侍我起床吧。”

  轻言闻声而入去服侍叶青珊,叶青珊很快便整理妥当了。

  “姨娘,进来吧。”叶青珊的声音清凉而带着丝丝甘甜,沁人心脾。

  程姨娘推门而入,叶青珊已经梳好了妆,对着梳妆镜摆弄着胸前一缕长发。

  “姨娘坐。”叶青珊招呼道,程姨娘自然也不客气,坐在了楠木椅上。丫鬟恭敬的行礼后退下,顺带将门掩住了。“娘,那事儿考虑的怎么样了?”叶青珊开口问道。

  “青珊,此时都日上三竿了,你什么时候像这样失了分寸?”程姨娘却是如此埋怨道,叶青珊自然不愿去提及叶昀,便垂眉,并不答话。

  程姨娘来此也不是特意为了说教的,又思及叶青珊的性子,她心中有些踌躇。“珊儿……”想了想,程姨娘还是犹豫着开口,叶青珊感觉到了母亲的奇怪,放下梳子转过身来,看着程姨娘,脸带疑惑。

  “珊儿……要不,我们和叶昀合手吧?”

  “什么?”叶青珊颇有些吃惊,震惊的看着程姨娘,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

  她本来以为经过一晚上姨娘会好好想清楚的,但她实在没想到,姨娘的答案竟然还是和昨日一样!

  她不由得再度开口确认一次,问道:“娘,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

  而这一次的问话,却明显的夹杂了丝丝冷意,程姨娘听得清切,她颦住了眉头,想了想,和叶昀合作的确是利大于弊,便再次开口,带上了一丝坚决:“青珊,咱们和叶昀合作吧。她心思深,却不至于吃定我们。咱们和她合作,自是……”

  “姨娘!”叶青珊大声开口,打断了程姨娘的话,怒目而视。“你怕是糊涂了吧?叶昀昨日是怎么算计我们的,你都忘了吗?这才多久,就好了伤疤忘了疼了?”

  “与叶昀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你怎么就想的出来!亏得让你想了一夜,竟还是下了如此决定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