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使血已干,待我死后魂化鬼!依旧常驻这片黄沙。纵使我的血液映染这片土地,我无悔,血与沙结合,凝固这片松软的大地。

  风尘突然惊醒!

  声音止了,他有些默然,这首‘肝肠断’给风尘的触动太大了,他有种强烈归属感,他属于这片土地,他要守护这一切,这使风尘想到了六道的秘辛,他大师兄所在的天剑谷的镇界之地。

  风尘似乎有种预感——动乱与黑暗将要来了,它会淹没这边的一切,万物,高山,流水,磅礴大地。

  “敢问公子觉得如何?”

  “好!好凄凉,肝肠皆断的痛感我也体会到了。”王加坤一声暴喝,大声呼好,这又叫风尘疑惑了,他的耳朵有问题吗?

  “你真的听到了?”风尘疑惑的问道,怎么总感觉对方什么也没有听到过!

  “就是这样的感觉!身死魂灭大地沦陷,血洒黄沙,所有人都去了,唯有我独活的悲痛之感。”王加坤肯定的说道,他听到的就是这样,“是这样的!”这一次,就是幽琴也缓缓开口,承认了王加坤的话。

  这就叫王加坤有些得意的扬了扬头,似乎是在向着风尘示威。

  对于这一切,风尘并没有任何反应,低着头沉默了好久都没有说话,那首曲子对风尘的触动太大了,现在的他,似乎有些有了目标。

  他不打算漫无目的的找梦晨了,他要一直走过中州之后一路一边寻着梦晨一边打算前往南荒大陆的天剑谷。

  “难道……风公子没有听出来了吗?”看着沉默的风尘,幽琴小心的问道。

  风尘摇了摇头,他真的没有听到幽琴所奏的那种意境,这一次就叫幽琴愕然了,难道她真正的知音难道王加坤?

  这多少叫她有些难以接受,王加坤这人,她还真的不感冒,总觉得对方就是个纨绔子弟,并没有风尘有气质,有礼貌。

  看着幽琴明显愕然一愣的表情,风尘接着说道,话语深沉,像是经过许久的思索之后才开口的。

  “王加坤所听到的景,我也听到了,不过却不是肝肠寸断的凄悲,那是守护!”

  守护?

  一瞬间,幽琴发愣,就是恭谨的站在站在侍女的也是眼睛一亮,这首曲子的意境真的太好感受了,就是她这个旁听的也听出来了,和王加坤听到的一般无二。

  又怎么会是风尘所说的‘守护’呢?

  “血洒黄沙,是一个人仅仅活着,可我却感觉我就是那个人,我感受到了那人的情绪。”

  “他是有悲伤,不过却不是他主要是情绪,我感受到更多的是他的无憾,他的悔。他悔自己并没有同兄弟们守住那片黄沙,但是他无憾,他的血洒在了上面,凝固了大地。”

  “他想要操戈再战,但却血已流干,长渗黄沙……”

  风尘将自己所见到的,所感受到的全部都陈述了出来,听得几人周围的几人都有些撼然,似乎触动不小。

  “冒昧一句,风某觉得这首曲子似乎并非是幽琴姑娘所作……”看到幽琴表情微变,风尘立刻就以为自己错了,报以歉意的一笑“是我唐突了!”

  “没有,这首曲子确实并非我所作!”幽琴不可置否风尘的猜测,有些不好意思的开口说道。

  “那么这首曲子是何人所做?”“不知道!”风尘有些遗憾,他似乎觉得那片黄沙像是一处镇界之地,他想要前去。

  也许哪里是一处未知的小战场,没有任何人知晓它的存在,它隐没与天地的某一个角落,由一群没有人知道的战士戍守着,只是已经失守了。

  不过这只是风尘的猜测,他想知道也只有找到这个作曲者,只是现在线索断了,即使风尘再聪明也无济于事。

  “算了!这毕竟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接触的!”风尘心中暗叹,打算顺其自然,一切未知,在该知的时候他都会自然浮现的,这一点,风尘坚信。

  没有继续这个话题,王加坤与风尘继续安然的享受着酒醇香,饭充胃,灵果入喉的湿润,耳边仙乐铮铮,叫他们倒是极为享受,只是风尘的眼角时不时的注意着那侍女在渐渐的靠近王加坤。

  “王加坤,我知道你听的见,表情自然点,不要让她给发现了。”

  王加坤一愣,他的脑海中竟然传来了风尘声音,这不可能吧!而后眼睛微微瞥向风尘端着斟满酒的玉杯,闭着双目,似乎极为享受琴音的感觉。

  难道是错觉?

  王加坤内心一动,“可刚刚明明感觉……”

  “是我,没错!那位侍女的不简单想来你也应该看出来了,她肯能是一个极为强大的修道者,我看不出他的修为。”

  风尘继续传音,一身白衣风他微闭双目,红润的嘴唇抿了一小口酒。

  这一次,王加坤确定了,是风尘。神识传音,仙魔才有的手段,这叫他震撼了好久之后,才面色起伏不大的恢复了他的自然样。

  *$看)“正$版章f;节=上酷i匠d网!

  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坐在原地的座位上,他的身子还是早些的半仰,穿着金色的锦缎做的靴子搭在前方的一张小桌之上。

  他不会神识传音,他此刻在等着风尘对他的安排。

  “等会儿看我的手势,你速度快点,将幽琴姑娘放倒,别人他看见。记得……别下狠手,我则全力出手将那那女子镇压活捉。”

  风尘之所以要这么麻烦就是不想伤及无辜者,唯有叫幽琴什么都不知道才安全。风尘已经是可以肯定女子来头极大这一点了。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风尘他们也听了好一会儿。看向天空,夜显然已经深,但是幽琴殿却并没有显得昏暗,灯火通明一片,几株高大的墨竹在夜笼罩中显得更加的墨黑,独自在夜风中摇曳着孤影。

  “幽琴姑娘,天色不早了,我们也该走了!”风尘悠悠起身,面带打扰了的歉意说道。

  幽琴殿的费用风尘他们早就已经付过了,一般而言,都是一晚的。那是由王加坤抛出的,足足数枚上品元石,看得当时风尘都有些肉痛。

  不经意间,风尘就给王加坤传音了,“动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