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像啊!”在那女子低着头好半天之后王加坤才缓缓地开口道,其实他以前就已经来过一次了,这服务态度这些显然的令他感觉陌生了不少。

  “公子,她是新来的,有好些不懂!望公子谅解……”那名女子没有开口,总是低着头,叫人看不见她的表情,说话是幽琴,她面色带着些许请求的对着王加坤说道。

  看着幽琴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面对美女的请求,他岂能拒绝呢?“既然是新来的,那就算了。”

  不知怎么!风尘总感觉王加坤有种故意找茬的意味在里面,就是他也有些看不下去他这样为难对方了。

  “王加坤,适可而止吧!”

  “额!”王加坤有些讪讪的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只是低着头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才一声大笑,让幽琴继续弹奏。

  女子下去了,风尘心中悬着的那颗心也总算放了下来。民以食为天,这也不怪风尘。

  这一次,风尘听得也极为舒畅,细细的听着这曲子,他不是行家,但也很快就进入了状态。

  “琴艺相当精湛,只是……似乎缺少了什么?”风尘暗暗的评价,女子弹奏的是高山流水之曲。

  高山,他感受到了,流水,他也感受到了,但是细细的品去,这大好风景之下却少了一种韵味。

  那高山秀丽,但却没有丝毫的巍峨,也并没有任何的生机,有的不过是磅礴大气。

  流水也是同样,那流水的流动似乎有些缓和,没有风尘所想的那种激扬顿挫,流水四溅的感觉。

  曲终,王加坤大笑着拍了拍手,不断的叫好,风尘也是缓缓睁目,从那种意境出来后面露思索。

  “这位公子似乎有些不满小女子的琴?”幽琴有些皱着秀美的看着风尘。

  王加坤看去,要不是他的定力较好,按耐得住的话,他就要吐槽风尘了。“那是土包子,深山老林洞子里来的,不必理他……”

  只是,他被风尘给彻底的打怕了,他怎么会敢?就是借他一百个胆子,他也只能摇摇头,风尘太可怕了,简直就是蛮兽,得不得就打人,下手还不分轻重。

  风尘不语,沉默了好久之后才缓缓的开口:“幽琴姑娘的琴技确实是极绝,那高山流水的意境瞬间就能浮现于心里。”

  王加坤和幽琴的眼神似乎闪烁了一下,但却没有说话,依旧看着风尘。

  “但是……美中不足!幽琴姑娘的那种高山之势虽有磅礴大气的恢宏之感,但却少了那种君临天下,不畏浮云遮挡,上临九霄,下俯瞰天下的势。”

  “山不厌高,不厌生,他的威严对于生灵不应有威慑之感,他需要树木,需要生灵!”

  王加坤傻了,静静的就看着风尘,暗叹了句:音律大家啊!

  就是幽琴也是思索了一会儿别美目涟漪的看着风尘,长长的睫毛浓密,掩映着她那双期待的一双大眼。

  “再有就是那流水,我觉得姑娘的水流显然有些平缓了,即在高山间迂回,那应当是湍急缓缓并存,它应当是高山流水间的音符,另一首曲!”风尘抬头,将他所感悟到的不足给提了出来,看着有些怔怔的幽琴

  “曲中曲……好一个曲中曲!高山流水间另类跳动的音,曲中含韵着曲!”幽琴似乎有些小激动,脸色都有些潮红。

  就是王加坤也是早呆了,风尘就是个音律大家,想他到处听曲,竟然都没有听出风尘所谓的那些意境,他只感受到的是一种自然的气息,一种令人难以语言的好。

  “多谢公子指点,公子显然是音律方面的大家,小女子献丑了,望公子莫要见笑。”幽琴第一次笑了,很开心,没有人知道她开心的是什么,知音难觅,有多少人真正知道呢?

  1更La新最快上+酷匠网

  “敢问公子的贵姓……”

  幽琴第一次弹琴这般高兴,主动的开口询问了前来这里的客人,就是王加坤也吓了一跳,这可是难得一见的事情啊!

  像幽琴这样的女子都主动的开口了。就是风尘也是一愣,不过想来也就难怪,知音难觅,风尘还是知道的,不过他就不是什么音律大家了。说实在话,他只是第一次听人弹琴。

  “他叫风尘!”风尘还没有说话,倒是被王加坤给接了过去,一脸笑意的开口。

  和风尘在一起这么久,他总算长脸了,风尘这回可算是将自己变成了高雅之人,音律大家。而不是深山老林洞子里跳出来的野人。

  “风尘?”

  五六米外突然传来一声惊呼。风尘王加坤和幽琴共同循声看去,是那名前去上菜的女子。

  “你知道我?”风尘就有些惊讶了,对方一个幽琴殿小小的侍女竟然知道自己?这多少叫他有些惊讶。

  “不应该啊!”就是王加坤也是面色变了几次之后才一副茫然的说道。

  就是幽琴也有些一愣,疑惑的看着那名端着丰盛的菜肴灵果的侍女:“你知道风尘?”

  显然,天机阁的消息是只有修行者才能听到的,而既然幽琴都听不到,那这个侍女同样是凡人,又是怎么听到的?

  “我……我在外面听说的!最近风尘的名字传得很广,据说是人间界十大年轻高手之一什么的……”

  “是吗?”

  幽琴震惊的说道,作为一介凡俗,她所知道的有限,但却还是知道修行界,知道那对于他来说人间界十大年轻高手的神话。

  风尘微微一笑,点了点头,没有否定幽琴的话。

  幽琴的表情更加震惊了,原因无它,神话就在眼前。对于这些,风尘面带笑意,内心却有些波澜。

  幽琴这一副表情,风尘没有丝毫的意外,倒是在他眼角处的那道倩影令风尘有些意外。

  侍女的表情没有太多的波澜,只是表情看起来有那么一点惊讶。

  细细的去看,风尘心中一沉,女子并不像什么经常动手的侍女,她的手洁白细嫩,竟然比之幽琴这位国色天香般的女子的手还要滑腻。

  “是修为极为高深的修道者吗?她在这里做什么?”风尘心算是彻底的沉到了谷底。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