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一挥长枪就打算杀回去,只是脚步一顿,发现那话似乎有些不对劲。

  风尘摸着怀中的少尊令传音道,“两位殿主……哪里不是还有其它人吗?东方家的人若是命令他们上的话……”

  杀回去,风尘也只是作势而已,最主要的就是打东方朔一顿而已,顺便必要时叫两位殿主揍一顿那名扬言要他死的半仙而已。

  能杀多少杀多少……

  风尘做不到,就是倒时冲上来的东方家人他也不一定会下杀手,有些人,他同样会放过,他的血未冷,他不是修罗,也不是什么杀神。

  “我只是红尘中扬起的一粒尘埃,只是比其它的略大一点,微微耀眼一点而已。”风尘在两位殿主的无声中默默的说道,表情极为严肃。

  两位杀手殿堂的殿主似乎在沉思着什么,好久之后才有一道墨黑色的煞气被打入风尘怀中的少尊令之中。

  “到擂台之后,若是东方家的人鼓动,将这枚少尊令朝着头上东方家半仙布置的封禁光幕抛去。”

  将怀中的少尊令放下,风尘直接就是两步逆空第六踏,瞬间出现在擂台之上,与此同时,高天上不断隐伏不动的淡紫色的半仙封禁瞬间将方圆百里都给圈禁其中,这种异变,只有少数人知晓。

  中等宗门的宗主,太上长老,以及东方家的各位长老……风尘自然也在其中,不过却没有理会,他有底气。

  “傻子……还回来干什么?”东方小玉差点急哭,红着眼睛看着风尘,一双大大水灵灵的黑色眸子中似乎有着泪水在打转。

  不知怎么回事,风尘似是心有所感的看向东方小玉所在的地方。一眼,惊得东方小玉瞬间转过头去。

  可风尘的眼睛何其尖,一瞬就看到了东方小玉眼角之处似乎有一滴晶莹。

  对此,风尘也只能叹了一口气,本来打算安慰东方小玉他会没事的话瞬间就咽了回去。

  因为等会儿,风尘长枪所向的可能全部都是东方家的人,全部都是流着和东方小玉相似多人血,眼不眨的杀她的亲人,那么动手前的安慰又有何意义?

  沉默成了他与东方小玉家的唯一。到了现在,风尘也不傻,自然看得出东方小玉是真的对自己有了情,只是这又如何?

  道,始终不同,落花一意孤行随流水,可流水又岂能留得住落花,该过去的依旧还是要过去。

  “我的唯一也只是梦晨!”风尘的心情恢复平静,淡淡的开口说着一件他刻在心中,灵魂上的事实。

  面对东方小玉,风尘直接转身,看向那早已经失去了一颗平常心的东方朔。

  他的双目赤红,伴随着一声咆哮,他的周围出现一层层厚实无比的封地甲胄,整个人凌空而立,淡紫色的衣袍猎猎,配以深紫色的‘绝天’倒是显得有些风采,美中不足的就是对方的眼睛,充血。

  “不简单!”风尘暗叹了一句,看着东方朔的赤红的双目,他还以为对方已经丧失了一颗冷静的心呢……现在看来,对方对战斗的每一步都很清醒。

  东方朔这一次显然很小心,随时随刻都在防范着风尘的靠近。

  “东方——三绝!”

  第一次听到新奇的招式,风尘有些认真的收敛起自己的蔑视,身周的气息不断的强大。

  东方朔一声清啸,高亢的声音直上九天,风云倒卷,厚厚的云层崩碎。

  “危机之感!”

  这一次的风尘不敢丝毫的大意,手不自觉的握了握长枪,血气之力,元气,各种意志勃发,准备面对东方朔的接下来的一击。

  风尘的气息比之前不断的直线攀升,吓得东方长虹也是面色苍白,从宗门中的一些年长的长老中,他也知道了一个秘辛。

  /i酷E匠网#、永f3久免o&费看小{~说

  东方家五百年一次的武会,在一千年前出了一件让东方家感到耻辱的事情。

  一千多年前的武会,一个丝毫不起眼的小宗突然崛起,名为云苍宗。从这个宗门中出了一位绝代人物,横压云苍宗年轻一辈当上少宗,而后在武会时又将东方家当时的少宗废了,伤到根本,修为不能有多大提高。

  而那人,就是擂台高空的半仙,那位活祖宗。

  “朔儿,不要!”在听到东方朔喊出的招式之后,他的脸色惨白了一阵就化作了着急的咆哮,就是擂台上空的半仙也是眉头紧皱。

  东方三绝,根本不是目前的东方朔可以施展的招式,负荷太大,他承受不了。

  只是,只要一旦触发,一切都晚了,这一招不能停下,否则那种反噬会直接超越负荷,就是直接令东方朔身亡也不是不可能。

  面对,家族中各位长老半仙和他父亲的担忧,他没有任何的表示,只是一声惨笑,看得下面的东方小玉都哭了起来。

  她一个小丫头根本想不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地步。东方朔是在拼命。

  东方朔,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合格的兄长,对于东方小玉,他一直以来都呵护到了极点,就连一丝委屈都舍不得让她受。

  若说世上谁让他受过了委屈,那无疑是风尘和东方朔。

  东方朔经常时不时的就打她,而对于别人,他根本不允许。

  “记住!在这个世上,除了你哥我,没有一个人能够欺负你!”东方朔那种唯我独尊却在东方小玉面前一副阳光的样子,至今一幕幕闪现她的脑海。

  如今的这种局势,若是没有意外的话,也许是风尘亡,也许是东方朔败,也或许……

  东方小玉红着眼,娇躯有些发软,险些昏厥。

  “绝天!”惨笑之后,东方朔一声大吼。

  苍穹摇光直下,似是一颗巨星爆射的一道白芒耀眼,将白昼照的更加的明亮。

  风尘的头皮发麻,他对空间之力的造诣,此刻明显的不够了,丝毫的撕不动虚空。

  “啊——”

  逆空无用,风尘没有再做丝毫的尝试,一声怒啸崩天裂云,威荡九天。

  “战!”

  自准少宗无崖子哪里感悟而来的一个字的道音瞬间被他喊出。

  风尘多人气势再起飙升,本来就是血气之力冲霄的血红瞬间就像是滔天血海般,将青天染得通红,冲击九天。

  “修罗指——屠天!”一道指芒裂天,不是缓缓形成,而是从这高天撕裂而来。

  不同于第一式荡山河,风尘打出了第一次的二式——屠天。

  什么是人间家年轻一辈的极端实力,根本就不是修为境界可以揣度的。风尘与东方朔就是例子,并且他们的排名还只是十大之末。

  那么其它九位呢?想想就叫人可怕,而传说中,远远凌驾于九人之上的独孤小邪呢?又会是怎样的呢?

  只是传说他的一枪就可将大地撕裂千里,这种战力,是人间界所能具有的力量?没人能说得清楚。

  “轰——”

  随着一声轰响,风尘与东方朔同时吐了一口鲜血,很明显,风尘处于劣势,他的脚下的擂台一个巨坑,风尘整个人站在巨坑之中,嘴边不断的淌血。

  “哇!”

  指芒与摇光白芒柱子打在一起,风尘弱势,虽然两方的攻击都散去了,可风尘能感觉自己身周的禁锢加强了,他的修罗第二指只是让光柱散去,残余力量依旧钻入他的身体,与他的血肉打成一片。

  东方朔遭到了三绝之一的绝天反噬,重伤了风尘,可他不能停下,也听不下。

  “绝地!”

  东方朔的双手缓缓划动,大地摇颤,对应着天穹中的巨星打下的摇光,风尘脚下的大地摇晃,方圆百里范围的所有沙石树木摇动,不断的激射出神秘莫测的气息。

  一个巨大的网形成,先是封锁大地,而后扑向风尘。

  “要出手吗?”暗中的杀手君王有些坐不住了,东方家的招式实在太厉害了,若非遇到同阶的招式,基本上同阶修者无敌。

  “看看!少尊还远远未动用全力!”杀手帝王神色平静的看着风采,并没有风尘所向的想要篡位等等,两位殿主似乎对风尘极为忠诚。

  面临危险,风尘此刻倒是变得更加的平静了,他尝试了葬,只是这一次竟然划不出天渊。

  “那就改为没有攻击了的封天指!以封对绝!”

  “封天指!”

  没有丝毫的避讳,反正现在关于天的招式这么多,风尘也没有犹豫的使出了一指。

  神秘莫测的气息缓缓绕指,微弱无比,没有丝毫攻击力的样子,看得台下的众人也是一愣。

  “难道风尘已经技穷了!”

  高天之上的半仙似乎皱了皱眉,封天指,他没听过,他只听过封仙指,并没有将风尘放在眼里。

  而暗中杀手殿堂的两人就不同了,都神色怪异,面色露出震惊。

  “不行——竟然只能凝练出这么几缕!”风尘有些后悔动用了这招,可已经没办法了,看着迅速朝着他的脚下笼罩而来的巨网,躬身食指一指按向大地。

  轰!

  令风尘吃惊得是,这一次虽然只是几缕丝线般的攻势,他竟然占据了上风。

  这次,他的伤势虽然加剧了些,但却没有东方朔的第一击来的离谱。

  东方朔一口鲜血,飞出去的同时,整个人鲜血长流,气息却在不断的增强。

  “绝人!”

  一道雷鸣炸响天际,放松了些的风尘顿时头皮发炸,仅次于天渊的前所未有的危机之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