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朔整个人化作一柄五十多丈的巨剑,傲立天际,周身庞大的修为波动尽显。纵使他已经受伤到了很大的一个地步,可气息却是没有丝毫的萎靡,强大的气势还在不断的攀升。

  危机之感加重,而风尘丝毫不能动。绝天与绝地的溢散的能量可不是就那么算了,还是有很大的一部分没入了风尘的体内,现在将他禁锢地牢牢的。

  五十多丈长的巨剑,看着就叫人心寒,可风尘能做的就是不断的与东方朔硬撼,成则活,败则亡。弱肉强食,这从来都是修行界的选择。

  风尘以为五十多丈长的巨剑就要向他斩下,只是没有。东方朔身化巨立身高天,剑尖嗡鸣,激射的凌厉剑气直指苍穹。

  “绝!”

  东方朔的声音从巨剑之中传出,冷漠无比。

  大地突然摇颤起来,风尘隐隐的发现哪里不对劲,周围漫天的都是纵横的杀气,那股势,将风尘的脸颊都压得生痛。

  环顾四周,风尘可被吓得不轻,竟然是以万物为兵。无数的枯草落叶飞舞,就像是一道道剑芒激荡,在周围的虚空中不断的划过一道道璀璨的凌厉,欲要划破虚空。

  感受这数千道凌厉的气息,风尘突然沉默了,没有任何动作的闭上眼睛了,这一次,他真的技穷了,没有任何办法,只能动用自己创出的阴阳轮回了。

  这一招,风尘还从未动用过。他知道很强,可有多强,他也没有底,这次东方朔将他逼到这一步,他也不知道挡不挡得住东方朔的最后一击。

  石头与沙粒,所有小东西全部都将整个擂台全部挤满,冲天的杀意直荡青云。

  “看来少尊是挡不住了,东方家的招式真的很强,少尊他毕竟太年轻了,可以出手了!”暗中的杀手君王开口,很明显,他是在与杀手帝王说话。

  杀手君王和杀手帝王都约莫三十,都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不过不同的是,在杀手君王的胸前是一柄看起来煞气冲天的一把刀的图案,而杀手帝王胸前则是一柄欲要扫落诸天星辰的墨黑色的剑形。

  杀手帝王点了点头,正如杀手君王所说,风尘的确太嫩了,东方朔这样强大的一击,他也不认为风尘能够挡下。

  莫说是风尘,这种可以越阶战斗并将敌人斩杀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式,就是他也极为忌惮。

  就如东方家擂台上空的那名半仙以及在周围的另外两个半仙,对方根本发现不了他们,这就是实力的差距。

  趁对方不注意,他们要各自取走一个半仙的太容易了,他们是杀手,可以直中要害,出手就是必死之势。

  可若是被对方拼命的使用东方三绝给禁锢住的话,能否活命他们也不清楚了。

  就在这时,闭目的风尘周围的气息浩瀚,澎湃的元气突然转换,浩瀚的淡金色元气开始逐渐的分化了,一半墨黑与一半纯金之色开始在风尘头顶缠绕交汇。

  这一幕,顿时就让两位欲要出手的杀手殿堂的副殿主止住步伐,吓得有些说不出话来。

  台下二十多万人,大约有十五六万人的表情表情就更加夸张了,全部下巴掉了一地,东方家的半仙和东方长虹就更加不必说了,脸色惨白间充满着忌惮。

  灵煞双修!

  四个字,生生的烙印在每一个人的心头,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滔天,昂首直上九天,像是两条怒龙在风尘的头顶盘旋,骇然至极。

  怨天之念,弑天之意,战天之志!三道意志共同发出,天上的乌云顿时滚滚而来,随时会劈下天劫一般厚重压抑。

  酷●匠D;网正版首$发Or

  “少尊竟然是传说中的灵煞双修的人,并且还是自古至今已经踏出第一步的第二人。”杀手殿堂的两位殿主默默的隐藏在虚空中,打算静观其变。

  灵煞双修第一人,那是极为遥远的事情,时间久远到或许都已经可以称之为传说了。

  那是一种特殊的体质,被天机阁称为‘阴阳之体’!至于原因则是灵气为阳力,煞气为阴力,两两对应,就如白昼与黑夜,一为光明,一为黑暗。

  而那人之所以可以纳入两种元气共存与体内,原因就在于此。

  “阴阳之体吗?”就是擂台高空的半仙都是一阵失神喃喃,这种体质极度可怕,不过那位传说中的人之后天地就从未出现过这种体质了,两万年前的仙魔劫分渡可以说是彻底的断了这种体质的路。

  仙魔劫分渡,而不是早些纯粹的渡劫选择仙界魔界,渡仙劫进入仙界,同理,渡魔劫进入的也只是魔界,至于风尘这情况,就没人说得清了,因为谁也不知道他渡劫时怎样的,毕竟他是第二人。

  这些,风尘也不会去考虑,既然规则是天定的,那倒好,继承了这么多的逆天的意志,若是不去与天对抗一番他又怎会对得住那些意志呢?

  一个信念,那就是前进,一个意志那就是战天。

  风尘的眼皮子跳动,修罗指,逆空之力,灵煞,神识各种气息齐动,全部自风尘的双目汇聚,透着恐怖的波动。

  “朔儿,绝人改变方向,不要打向风尘!”东方长虹与半仙同时喝吼,风尘的气息强盛得就是他们也是有些忌惮了,想比东方朔的漫天剑气纵横,风尘的闭目而立显然极为平凡,唯有两道怒龙般的元气像是参天具柱,直冲云霄。

  无论是谁都无法忽略漫天剑气包围下的风尘。

  风尘早已经进入一种自然的状态,这也是为何他的阴阳轮回不受他控制的原因了,包括威力有多大,他也不知道。

  “我不要——”五十多丈长的巨剑中,传来东方朔的低吼,对于他父亲与半仙的话,他没有照做,依旧操控着漫天剑气纵横的草木劈向风尘,同时,他化作的庞大剑身也是化作一道紫色的流行,拖着长长的流光自高天力劈而下,目标是风尘。

  “哥——不要。”

  一声悲戚的哭喊声传来,是早已昏厥过去的东方小玉醒来了,看着天空力劈而下的东方朔,再看向风尘。

  此刻,风尘双目紧闭,听到父亲和半仙的劝阻以及自己感受到的真切的令她悸动的气息。她知道,东方朔不会是风尘的对手,而这位一直对她从小爱护到大的兄长却是有生命危险。

  东方朔的化作的巨剑一顿,似乎看了一眼东方小玉,而后直接义无反顾的劈向风尘。

  在二十多万人的瞩目下,东方朔携着万千剑气俯冲而下,剑气纵横,充斥着擂台之上的天地。

  而擂台光幕,早就已经被东方家的半仙加固了。否则的话,台下的人会有多少人因为观战而丧命。

  半仙随手一挥的壁障,自然不是东方朔可以突破的,无数草木打得壁障四响。

  “小玉——这世上只有你哥我能欺负你!”东方朔的声音隐隐的从巨剑中传出,声音温和,但却有些萎靡不振。

  轰!

  说时长那时短,这一切都不过几个呼吸间就同时进行的,东方朔的身形像是一道流星,刹那撞向风尘,也几乎是同时,风尘的双目开始剧烈跳动。

  一股欲要毁灭天地的气息从风尘双目透出,大地摇颤,长空中的天空数百里的乌云刹那崩溃。

  “这股气息……”

  无论是两大殿主还是东方家的半仙东方长虹等人都震惊无比,哑口结舌了,这种攻势还未出来就将东方朔的万千剑气给错乱了空间一般,时间也像是慢了下来,纵横的剑气没有了最先得极速。

  万千剑气还是有近万道果断前行,锋芒指向风尘。

  呜呜!

  东方朔的五十多丈的剑身是最为醒目的,一路势如破竹,速度没有丝毫减缓,像是在不断斩断什么一般,泛着紫色神辉前行。

  “阴阳——轮回!”

  风尘缓缓开口,像是应天地大势一般,风尘的幽幽之语森然,有种贯彻天地之威,浩大的道音敲打在每个人的心头。

  “不!”

  东方小玉无力的叫喊着,软软的娇躯直接瘫软而下,满脸泪水,双目无神的看着擂台。

  风尘已经睁开了双目。她,没能阻止,风尘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只知道,他现在的状态很奇妙,暂时的醒不过来。

  风尘的双目颜色突变,左目为璀璨的金色,右目为墨色的漆黑。

  就是这一瞬,半仙和暗中的两名殿主看见风尘的双目都是有种心神如陷沼泥的感觉,深邃无比。

  天地一片寂静。

  风尘的双目一睁,周围突破而来的漫天剑气崩溃,全部化作点点光华,元气溃散岸边,东方朔的身形也是变得缓慢。

  唰——两道无形的光明照亮擂台中的空间,黑白相间,一瞬穿过东方朔……

  “哐——”

  黑金两色消失,一声金属的响声将风尘惊醒,目露清明之色。这一刻,无数人沉默了,东方小玉看着远处倒插在擂台上的三尺紫剑‘绝天!’目色灰暗,干涩的嘴唇只吐出一句哽咽的话“哥……”。

  旁边一个伟岸的身躯驻剑而立,气若游丝,染血的身子单跪着,微弱同蚊吟差不多的声音在这个安静的二十多万人间回荡。

  “小……玉,我……又食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