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东方长虹的脸色直接化为了灰白,这位杀手至尊比之上一位强上的已经不是一个档次了,他现在只能希望着不与对方为敌,否则后果很严重。

  没有了丝毫的迟疑,他们明白,前任的杀手至尊的实力就是还未出关的那两名家族高级半仙也有所不及,更逞这位一指击毙了前任杀手至尊的强人,他们没有丝毫的迟疑。

  杀手至尊的每一句话几乎都可以说是最真实的事实了,三人迅速的朝着地上落下。

  “那前辈你这是来……”

  “就是来做客,打个招呼而已!”杀手至尊漫不经心的看着四周的布局环境,内心却是打定了要将杀手殿堂改造一番的想法。

  做客?谁信啊……东方长虹的脸色发白,三名半仙不语,神情竟然有些忐忑,默默的看着杀手至尊。

  “顺便和你们打个招呼而已。”

  “你就是东方家现任家主东方长虹吧?”

  “是——”东方长虹可以说是没有丝毫的脾气了,就是一旁的东方小玉都是眨着大眼睛怔怔的盯着自己的父亲,表情就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精彩。

  “关于你们东方家和我杀手殿堂的恩怨你打算如何解决?”杀手至尊不啰嗦,直接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东方长虹一愣,这还用说,不说化干戈为玉帛,他也得指望着不再有仇怨,这么一个变态中的变态简直就是一个定时坠落的陨石,一不小心他东方家可就有被崩毁的趋势。

  “前辈……我们东方家并不是与杀手殿堂有仇,而是上任的杀手至尊,这您也是知道的。既然如今大仇已经被至尊击毙,自然也同样无恩怨可言了……”东方长虹老不羞的直接就将全部责任给推到了那位倒霉的上任至尊身上,那言辞,看得东方小玉都有些发愣。

  “好!就这样吧……有些人,你们最不要惹,好安分点,不要轻易动手,否则你会后悔的!”

  “前辈说的是谁?”东方长虹心中一凛,听杀手至尊这话,那个不该惹得人恐怕可能会与他们东方家有交集,只是不知道是谁,这叫他有些坐立难安。

  杀手至尊不语,倒是不远处的东方小玉有些默然,隐隐的似乎猜到了什么!但同样记住了杀手至尊的话。

  “没事了,记住修行界的规矩就好了,若是忘记的话,倒是我可能会亲临为你们加强记忆,只是倒时流血是在所难免的了。”杀手至尊的身形渐渐的虚淡了下去,声音回荡。

  “三位族叔,这是……”东方长虹惊讶的看着杀手至尊的身形一寸寸的消失,有些不解的问道。

  “一缕神识形成的化身……”

  “这个人不可以招惹!”

  “他可能是留在人间的仙。”

  “怎么可能……?”同样的两声惊呼,一个是东方长虹的,一个则是东方小玉的,从三位半仙的话中,他们竟然知道了这么一个惊世骇俗的事情。

  遗留在人间界的仙,躲过天劫的勘测,强制抵抗飞升之力方能做到短暂的遗留。直接就是不飞升,想想就可怕,这得是多么可怕的实力才可以做到。

  ……

  酷w☆匠“网“唯5)一…n正2版,^其他{5都/}是\。盗,{版W

  “师尊……你这是怎么回事?一副脸色铁青的样子”云层宗中的云层殿,陆剑才嘴中叼着根草棍不知刚从从何处回来,一脸的笑意。

  “太过分了……太过分了!”天邪坐在一小面镜子前不断的说道,就是陆剑才也来兴趣了,师尊天邪竟然将一句话说了两遍。

  这可不常见,因为它代表着的是随时看不出真正喜怒哀乐的天邪是真正的生气了,而且还气得不轻。

  陆剑才的头迎了过来,顿时就极为高兴的的笑了,“师尊,这不是找到小师弟了吗,怎么还生气了?”

  “你……”

  “我?”

  “啪!”

  “啊——师尊你怎么打我?”陆剑才痛呼,好好的怎么头部就挨了天邪的一个大手掌的拍打了,顿时面色有些微怒,他这不是很无辜吗?

  “你还很无辜了,你就是头猪!笨!”天邪气得脸色脸色铁青,这位弟子简直就是他所有弟子中最笨的了。

  “你小师弟干嘛呢?换衣服啊……”

  “那又怎么了?”陆剑才含糊的说道,内心绯腹道:人家换衣服关你鸟事啊!

  “他已经现身我所能观测的千里的范围足足半天了,并且已经知道了我们寻找他的消息了,可他……他竟然悠哉的吃完饭,然后一路摸索着街道的石头玩,最后,换个衣服他么的还花了一个半柱香有余。”

  “他简直就是在浪费生命,浪费我们对他的关心……对于这一点,他简直就和你一样笨,不懂。”天邪越说越气。

  “关心……”陆剑才可不敢恭维,前面的话还好说,听上去风尘好像真的有些过分的,只是最后那一句,直接就让陆剑才的俊脸都险些皮肉抽筋。

  天邪的关心可不是人人都能受得起的,也就是他的弟子吧。

  陆剑才记得,是天邪的关心让他连番的几次关心害得他身败名裂,而天邪美曰其名为:打磨他的性格。

  而风尘,这个关心更不是常人所能受的,一个关怀其实也就是天邪的随手凌空一划。

  结果,惨不忍睹,风尘直接失踪了半月有余,出现时衣衫褴褛的,不知道他承受了什么样的事,也不知道他被送出去了多远,否则陆剑才恐怕会立刻吓昏吧。

  “师尊……你到底是什么人?”陆剑才问道,他总觉得有些天邪还有另一种身份,恐怕为不多的人知道,他不在其间。

  “没什么大来头……”天邪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双目炯炯的看着镜中。

  陆剑才失望,看来师尊不会告诉他吧!

  “那是……”天邪的身躯竟然可见的抖动了一下人,吓得陆剑才也急忙凑过头来。

  “这把淡紫色长枪是小师弟哪里弄来的,看着好像不简单!”风尘换好‘最帅’的白衣之后就拎着‘最贵’的出了衣店,也在这时,他重新负在身后的长枪也暴露在了天邪与陆剑才的眼前人,紫意盎然间好似透着凌厉的杀气。

  “嘭!”

  “这……师尊,怎么回事,刚才那道紫芒?”陆剑才脸色发白的对着天邪说道,当才他们观察风尘的长枪时,长枪中竟然直接冲出一道紫色的凌厉枪芒,直接隔空将天邪的镜子击碎。

  “嗯!你也看到了?那杆长枪根本不是不简单可以形容的……”天邪沉着脸,似乎是在思考某些事。

  陆剑才惊悚刚才的异变,听了天邪的话,顿时就兴趣更来了。“师尊,那究竟有种怎样的来历,不会是仙兵或者魔兵吧!”

  “都不是……那杆长枪名为弑天,是一杆帝兵。”

  刚听到都不是时,陆剑才差点就笑了,以下的就是灵器了,他没见过,开玩笑,就是顶级灵器他都见过不少。只是天邪的后半句话就令他整个人傻了。

  ……

  “刚才‘弑天’好像有所异动……”风尘疑惑的摸了一把长枪,内观长枪世界,一切都还好,小不点依旧被紫色的光茧包裹,其外神辉环绕,耀眼无比。

  是时候真正的上路了,风尘提着东西就开始往深山老林中跑,而不是大道。

  原因很简单,这里距离云苍宗足足有近千里的路程,风尘记得当初他是凡人时都用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现在他是修行者。武者,用奔跑虽然不如飞,可也一样极速,若是风尘全力奔跑的话,其实也就一天的时间而已,只是风尘可不会傻傻的跑。

  跑进深山老林中之后,风尘直接一展逆空九踏,第五步,十次。

  风尘就达到了云苍宗的外围地带,其间风尘自然也没有一路顺风。

  十次有就六次不小心,有的时候竟然直接将参天巨木撞倒,有的时候差点深陷沼泽,有时还直接闯进一方小兽王的领地,惊得兽王弄得四方不宁。

  “到了……”看着远处巍峨的门楣,门下的看门弟子是他所熟悉的文杰,感慨了声便走了过去“依旧还是那般高大华丽,我却早已不是当初”

  “文杰师兄,我回来了……”风尘笑着直接迎了上去。他对文杰还是有些许好感的,这位文杰师兄的脾气很好。

  “风少!”文杰几乎一瞬就认出了风尘,话说回来,如今云苍宗还有谁不知道有个素未谋面的准少宗名叫风尘。

  “哈哈……我回来了,文杰师兄,走吧!”

  “师兄可不敢当!”文杰经不住这般的称呼,他的修为比风尘可是弱了不止一个档次了……

  只是他瞬间身形有些僵硬,疑惑的对着风尘说道:“风尘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吗?”文杰语气很认真的说道,风尘本来还以为对方是在开玩笑的想法就顿了。

  “文杰不像是那种会开玩笑的人,刚才他也是直接称呼我为风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风尘的脑海一片混乱,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总是如此的令他匪夷所思。

  “到底谁为博弈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