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尘有些不解的自问,如今整个天地,每个环境在他看去都像是一个局,而他周围,自己的每一个步伐、脚印,都像是落脚点,他则像是那颗不断行走着的棋子,在棋盘上不断留下他的脚印。

  至于脚印的起始点,他不知道。同样,他这枚棋子的最后落脚点他一样不知道在何方。

  “走吧!”风尘沉默了一会儿后就对着文杰说道,并没有回答文杰的问题。

  “我命由己……绝不会由任何人摆布!哪怕我的命是因你而再生也不行。”看着沿途有些熟悉的风景,风尘的内心,语气透着坚定。

  “这就风尘师兄……?”

  “风尘师兄,为何只是半步褪凡五重天的修为……”

  “……”

  风尘还没有到达云苍殿就远远的听到有人议论着他了,对此,他也没什么可反感的,毕竟树大招风嘛!

  云苍殿外的门口,此刻站满了许多弟子,看其修为都是褪凡五重天以上的,“看来都是内门弟子和核心弟子。”风尘沉吟了一句就打算打个招呼。

  “各位师兄们好……”

  “……”

  众人哑口无言,风尘表情很和善,一袭白衣配上他那清秀俊美的脸庞上的微笑,毫无意外的对女弟子们很具有很强的杀伤力。

  只是风尘不明白的是众位师兄师姐们都是一个个神色怪异的看着风尘,犹豫着要说什么!

  这时,一个衣着有些灰白的青年排众而出,长相平平,但却有一股说不清的内在气韵。

  风尘惊喜,竟然是当初他被判到后山时送他去的田岭,对于他,田岭也照顾了一番,虽未解决后山思勇志的问题,可他也算安定了一段时间。

  “田岭师兄……没想到一年半不见,师兄都已是内宗的人了!”风尘微笑着上前,对于这位就如同邻家大哥哥一般的青年,他还是就有好感的。

  田岭,一介凡俗踏入修行界,没有卓绝的天资,没有逆天的气运,一步一个脚印的走着上来,他似乎从来都不会可以去修行,不在乎。到是似乎像是欲感受捕捉着什么似的。

  “风尘师弟……快进去吧!宗主和你师尊他们都在里面呢……”田岭指了指云苍殿,示意风尘赶快进入其中。

  “师兄师姐们……没事吧?”风尘也不知怎么回事,看着众位宗门弟子的表情都有些不自在,他只想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师兄师姐?”

  “呵呵!师弟好气运,你现在的辈分可是宗主他们那一辈的,你那句师兄师姐可是叫得他们迷茫了……”

  “我不是故意的……”风尘摸了摸鼻梁,表示无辜,可内心实在有些暗爽啊!举宗门上下,除了他师尊要他尊称外,其它的地位高的寥寥几人也不过只是和他同辈罢了。

  “好吧!田师兄,我走了……”风尘虽然已经知道了自己在宗门中的地位,可对田岭,他却始终以师兄相称。

  不行!风尘的走着的脚步一顿,忽然觉得似乎忘记了什么,回头看了一眼众人,面色肃然的就清了清嗓子,看得一众人等疑惑。

  “各位,师侄们……抱歉了,师叔我先失陪一下!”风尘此刻的笑容更加灿烂,有种老陈稳重之感,似是对着一群晚辈说话。

  田岭看见风尘顿住,本来一愣,顿时就笑了,风尘师弟也太阴损了吧,这不是往各位同门伤口上撒盐,只是刹那他就意识到什么了,走到风尘耳边对着风尘小声说道:“风尘师弟,你太高调了,这样可能会为你树立不少敌人。”

  “没事……我不怕!”风尘断言,他连东方家的小妞都敢抓,澜天宗的少宗和太上长老都敢击毙,还有什么可怕的。

  果然,正如风尘所意料的的场景出现了,云苍殿前直接就沸腾了。一时间各种讨论之语四起。

  “这位准少宗实在太猖狂了竟然敢这么直接捉弄我们。”

  “在这核心与内宗中,我倒要看看他以后要找谁?”

  “没错,就他那修为,竟然侥幸的坐上了准少宗之位,作为准少宗,我看他以后何来的宗门势力与另外四名少宗争。”

  议论沸腾,这些基本都是某股势力的头领。

  此刻,就是对风尘有好感的女弟子们也纷纷吐槽“有必要直接叫得这么直白吗?”

  对于这些势力什么的,风尘可从来不在乎,少宗的角逐一般比较漫长,因为实力,天资一般都不会差距太多,所以就有必要看对势力的操纵等手腕了,而势力,一般就是宗门的弟子。

  故而对此风尘根本不在乎,首先就说他愿不愿意当,若他真的愿意的话,什么少宗的角逐漫长?他只要瞬间就可以令宗门下定主意令他为少宗。

  只是风尘并无意留在云层,或者是东胜大陆,他隐隐觉得,自己的天地不属于这里,梦,同样不在这块大陆之上。

  风尘似乎感觉有些不对劲,人群竟然迅速的安静了下来。

  “不对!”风尘突然看向身旁,发现田岭面色青一阵白一阵的,似乎有些痛楚,连额头都有些汗珠。

  “田岭师兄,你怎么了?”

  “没……我没事,师弟你先……进去吧!”田岭面色痛楚,汗珠大湿发丝,紧咬着牙齿。

  风尘脸色顿时阴沉了,他们这是在挑战他的底线,任风尘对某些事情了解得再少,可也算是看出来了。

  宗门内有不少的多股势力,有些势力会对其下的人进行控制。很明显,田岭属于那种势力中的其中一员。

  “试探我的底线,可惜,一旦触及我在意的人,我的底线就已经不是意味着被你们所触及到了,而是被直接打破!”风尘一瞬间扫视了众人一遍,声音冷然。

  只是没有人说话表示,有的是不屑于风尘的修为,有的则是同样抱着看看风尘实力的心态。

  对此,风尘不语,直接一抬左手,手掌翻覆而下,对着田岭的脑袋就是一股牵引之力荡开,摄人心魂。

  咻!

  一股淡金色的灵气被风尘从田岭的头顶吸出,丝丝缕缕的凝聚而成的一道金色光芒在风尘的指间盘桓。

  z酷^e匠(E网&J首…发Rt

  嗡!

  风尘放手,一瞬间金光似乎就要飞离而去,然而,也仅仅飞出一寸就崩毁了,似乎是那道金色的灵气失去了目标,进程被硬生生的切断了一般。

  “没用的,我已经发现你了……奉劝你十息内出来给我田师兄认错。”风尘话语冷淡,面无表情。

  “风少已经动了杀意……”远远的地方,思勇志这个风尘的麾下对着站在他身边的陈月说道。

  自从风尘失踪之后,张笑冬进入内宗,他在外宗一直被打压,过得不是很好,小胖子作为内宗弟子,根本就插手不了,也就同样作为内门,但却是一方小势力的领头的陈月听说后才将思勇志罩住,原因无它,她认识风尘。

  “你怎么看出来的……”陈月有些好奇的盯着风尘,风尘整个人就极为平静的矗立在大殿前,宛若一座太古魔山巍峨不动。

  “直觉……”思勇志含糊,他也不知道。但是直觉告诉他,风尘冷静淡然的时候才是最恐怖的。

  果然,人群中的一人身形略一颤抖,便直接大摇大摆的走了出去,看来应该是某股势力派出来的枪。

  “小师弟,你在做什么?师尊师叔和各位长老都在里面等候呢……”突然,大殿中走出一个青年,一身白衣翩翩,有些仙气的站在殿门前对着风尘说道。

  风尘的双目一凝,果然不简单,这是名灵境四重天初期的高手,修为和东方家的小妞差不多。

  不需要介绍,从对方的称呼中风尘也大概的可以知道对方是自己的师兄。

  “师兄好!给我五十息的时间。”风尘看了一眼陆剑才而后盯着那名面色有些古怪的青年。

  在风尘迫人的目光下,青年开口了,不过却不是道歉,“这是我们势力内的……”

  咔!

  只是一声脆响,青年的声音顿时戛然而止,他的头颅直接被风尘取在手中,自身体的脖颈处被扭断。

  风尘神色漠然,浑身金色的光芒笼罩,那是纯粹的灵气。身旁,鲜血喷洒的无头尸体无力的缓缓倒下。

  没有一滴鲜血沾染他的衣衫。

  一瞬,那名青年顿时身亡,看得众人骇然,就是陆剑才也是眼皮子直跳,“小师弟的实力深不可测啊!”

  那名死去的青年是名褪凡七重天后期的修为,对于内宗来说也是一个强者,但绝对不会是一股势力的头领,风尘知道,那至少也是八重天的修为才能成为头领。

  “出来!”

  风尘没有停下,目光直接朝着一个方向看去,杀气凛然,目光所过,一众弟子都自觉的干忙的退出风尘的视线范围,生怕被风尘锁定。

  一个黑衣青年,神情倨傲的站在一小群人中间,漠然的看着风尘。

  “五息!”风尘再次冷然说道“嘿嘿……不自量力!”黑衣青年笑了,不屑的看着风尘,“我们势力内的成员,纵使你是准少宗也没资格……”

  轰!

  “时间到……你可以走了!”风尘整个人出现在黑衣青年的近前,右手直接就卡在他的脖子上。

  “咔——”

  同样的一声脆响,响亮无比,却是直接惊动了云层殿中的某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