弑天之愿,战天之念!风尘默然,这和他的前世的逆天之念似乎有些相似,不过他的念却是来自于苍生!

  “望帝也是幕后推手的棋子之一吗?”风尘突然开口自问,但随之摇了摇头。

  这根本就不可能,风尘他自己是颗棋子。但望帝,一位古国的君主,仙界人间都名声赫赫,帝王境界的修为,又怎么可能是棋子。

  若要说是对方涉足了一局棋,那他也只会是站在棋盘之外的几位博弈者之一,静观局内的棋子。

  “反正我也只是逆天者的棋……本来不想顺着你的意思,作一枚棋子的,不过这个逆天之念我倒是挺感兴趣的!”

  风尘现在可谓是破罐子破摔,事多不怕虱子咬了,既然他已为逆天之念,就算多了望帝的弑天之愿与战天之意又如何?还不是同路。

  只是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将要面对的是什么!否则他就不会如此了。

  风尘闭目,自身的气息不断加强,浩荡着直上九天。当然,这并不是修为,而是风尘的意念。

  骨子里不知有多强的气息冲天而起,竟然和望帝的意志对峙了起来,不落下风。

  汗!

  “以后渡劫不会被雷给活劈了吧……”风尘开始升起同望帝气息差不多的念头,时间在推移,他的念也在不断增强。

  轰!

  似是响应着风尘,望帝附着于长枪之上的意志瞬间如同找到归程方向的流水,哗啦啦的就咆哮着同风尘的苍生逆天之念回归。

  “好舒服的感觉!”风尘自语,三种念头加身,他的修为没有丝毫精进,但神魂似乎强大了不少,神识与意志同样如此。

  黑色的雾气散尽。风尘突然睁目,脸色有些苍白,虽然第一感觉他是很舒服的,但他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身上的三种意志冥冥中似乎在与什么对抗着,这种被挤压在中间之感始终还是叫他有些难受。

  “嗡!”

  风尘直接上前一把将长枪握住,很冰冷,有一股血肉相连的感觉。

  “这杆长枪可是五万年前望帝的兵器啊!”风尘有些感慨自语,顿时觉得手中紫莹莹的长枪沉重了不少。

  “前辈……你还在吗?”风尘将长足足有九尺九寸的长枪背在身后,整整比他高出半截,而后环顾四周的问道。

  在这里,神识释放不出来,而结果也正如他所料,周围一片寂静,鸦雀无声。

  风尘迈步,行至湖泊旁,风尘犹豫,是否可以将大鳖也……只是他瞬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先不说天对大鳖的封印尚在,就算消失又如何,神兽圣兽之类的最为忠诚了,一生都只会跟随一位主人。

  看着脚下像是一个小世界的冰封湖泊,风尘突然右手反转,‘弑天’被他一把握住五尺处。

  轰!

  一枪挥出,宛若苍龙出海般壮阔,一条紫色长龙瞬间和冰面接触,轰然爆响。

  “丝毫裂痕都没有……”风尘顿时一呆,那一击的威力不是不小所能形容的了,浑身血气之力与修为的凝聚,再加上自己目前掌握的唯一功法逆空九踏之力,虽只有五踏之力,但是这一切配合以一位帝王的兵器,竟然只留下一点白色。

  “没那么弱吧!”风尘看着自己手中的‘弑天’面色有些难看,威力竟然这么小。

  “嘶嘶!”

  小蛇再次苏醒了,高兴的就缠着风尘的手腕绕了一圈,随后好奇的看着长枪‘弑天’。

  小家伙似乎对同样紫莹莹的长枪有些兴趣,盘旋着就向着长枪爬去。

  “老大……这是什么?竟然和我长得一样?”风尘脑海中突然传来一句稚嫩的声音。

  还好,能够和小蛇沟通!

  “去收拾些灵果,我们准备上路了……”

  “老大要去哪里?”紫晶小蛇突然人性的直起了半截身子,大眼扑闪着。

  这个,风尘顿时觉得有必要先问问鬼爷出路在哪里再说,这里的绝地似乎不是他的绝地。

  风尘没说话,一手直接就将它倒提了起来,丢了出去,意思很明白,让它去收拾。

  回过头,风尘顿时就开始寻找了,将长枪直接倒插在地,风尘就开始了搜寻过程。

  不得不说,风尘的寻找方法真的很差,竟然不断的找着一些骨头。

  “鬼爷,是你吗?”风尘手中握着半截腿骨,只是没有人回应他。

  “鬼爷,我只是是你……出来吧!”风尘又握着一条臂骨,表情丰富,像是一副我发现了你的样子。

  “鬼爷……”

  ……

  风尘不断寻找,骨架终于还是受不了这小子了,头骨直接飞起,他的各个部位迅速的就被他一一寻来,并且拼凑起来。

  “小子……你烦不烦!不要打扰我的战友休息!”骨架的头骨眼窝中的神魂跳动,有些肃穆的向风尘表达着他的话。

  “啥?”风尘顿时一惊,直接将左手中的手骨丢了出去,好远!骨架的情感波动瞬间剧烈了起来。

  风尘顿时有些讪讪:“前辈……失误失误!”说着就将右手中的腿骨缓缓放下。

  “你,要出去……?”

  “鬼爷,前辈聪明啊!怎么走?”风尘顿时夸赞的说道。相信若是有血肉,恐怕他会立即翻白眼吧!

  “它,会带你出去的!”骨架指了指被风尘插在地上的‘弑天’,风尘也转了过去。

  “前辈……你不随我离去吗?”风尘回首时,那副骨架竟然又不见了,顿时就大声的发问了。

  “你会回来的……”声音虚无飘渺,找不到发出地。

  走了几步,将长枪提起,风尘顿时有些愕然了“刚才我竟然没有发现,鬼爷的变化,不仅骨骼变得更加的晶莹了,就连神智也似乎清醒了不少!”风尘突然有些惊悚,这是要复活了吗?最后时刻,竟然还卖关子,他似乎知道什么!

  风尘心有疑问,可是没用,无人可以为他简答,他口中的鬼爷早已不知身在何处。

  “小不点,走了!”咻的一道紫芒从背后飞来,风尘没有闪躲,继续提着枪走。

  瞬间,他就后悔了……

  “你……你这是洗劫吗?”风尘被一股强大的冲击之力给活生生的压倒,爬起来的瞬间他就惊呆了,小山般大小的灵果被一块不知这小蛇从何处弄来的布包裹着,灵气四溢。

  回首看去,还好,被摘取的灵果果树不一会就结了出来。风尘暗道了句神奇,随后面色一苦:这要怎么走?太招摇了吧!

  “鬼爷,鬼爷……”

  “弑天枪自成一片天地!”

  一声飘渺之声中略带愤怒的传来,回响脑海,风尘顿时一惊,这哪里是神智不全,他都还没说完呢……

  一念,一片紫色的空间磅礴,宛若一片天地广阔,风尘就将小山大小的灵果丢了进去,小不点同样不甘落后的窜了进去。

  “帝王的兵器阔气啊!真神奇……带我出去吧!”风尘此时就像一个守财奴,不断的摩挲着枪体,而后握住长枪一拍。

  长枪直接破开空间,带着风尘消失在了这个绝地。

  ……

  “碧莲,快跟上!”在郝云宗的茫茫大草原中,司马钦在飞速的逃遁,在他的身旁,有一名淡绿色服饰的男子,和两名同样服饰的女子。

  他们一行人被已经被澜天宗的一行十五人追杀了近十多天了,其间还陨落了一名同伴。

  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竟是风尘给他们的元石,那竟然是颗上品元石,也就是大宗门都没有多少这种东西,一般而言,十大势力才能够拥有一定的量。

  他的价值是一百块中品元石,而这就相当于他们平日一个月都只有三块的下品元石万块,这对他们而言,对于宗门而已都是个不小的财富。

  C酷dq匠,网+…永h久:免费看b“小;说/9

  他们根本没法抗衡澜天宗的一众人等,十五人就有八人位于褪凡九重天的修为,而他们则只有两名,就是司马钦和另外一名男子。

  “司马师兄,那群人中的领头是谁?修为分明还不及师兄,但却……”一只沉着脸的淡绿色男子开口,他是那年岁较大的,早些位于八重天巅峰,现在拜风尘所赐的踏入九重天。

  “腰佩澜天紫玉,若我猜得不错的话,应该是澜天子!”司马钦思索了一会儿就道出了腰佩紫玉青年的身份。

  “澜天子!”碧莲众人瞬间也是倒吸了口凉气,那是澜天宗主的儿子,天资卓绝,年仅十六,据传八重天初期就可力战九重天的修者,更是被澜天宗内定为未来的少宗。

  “如此妖孽,难道也是为了传说中的灵兽紫晶蛇而来吗?可惜……”碧莲皱着秀眉说道。

  他们也不过初入竹林的时候曾见过一面,不过之后就再也没看到了。

  “那条紫晶蛇有些不同寻常,速度应当极快,我们追它时,它竟然看起来像是逗我们玩……我们的已经遭创,没有再战之力,赶快逃吧!”司马钦再次催促着众人逃跑。

  他知道,只要跨过郝云宗的茫茫草原就能到达了他青云宗的势力范围了,到那时也才算真正的安全。

  “十多天,我们昼夜不息的赶路,已经行了六千多里,这片草原虽然广阔,只要坚持四五天就好了!”

  四五天,几人心中一沉!对他们平日而言的确很短,只是现在每一刻他们都极为危险,随时可能会陨落。

  轰!

  一道冲天的紫色杀意浩荡凝,直冲九霄!司马钦等人顿时脸色惨白,浑身颤栗,因为杀意就在他们的前方五六米处凭空出现,使他们心胆俱裂。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