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辈……你能出来吗?”风尘有些无语的看着骷髅头滚动,眼窝中的神魂跳动,似乎要挣扎着爬起来。

  “这个……”

  “自然能,不过小子你要走开点!”风尘顿时就心中一惊,难道一颗头骨的出土都要发出磅礴的威势吗?风尘急忙挪步走开。

  恐怕不止于普通仙人吧!风尘老陈的估着这颗头骨生前的修为,该有多强……是仙王还是仙尊!

  不过,这一次他错了,头骨并没有发出什么惊人的气势,不过只是从他刚才所站立的地方飞出一根根晶莹剔透的肋骨来,拼接在一起,组成半个胸膛,飞向头骨。

  “这……”

  风尘顿时无语了,是他想多了,原来是他踩到了这位前辈的肋骨了,这也就难怪了。

  风尘顿时就上前来了,头骨已经可以凌空了,他想要问些东西,包括眼前虚空中蕴含着恐怖杀意的东西是什么。

  “前……”

  “麻烦能再挪几步吗?”头骨中的神魂跳动,似是有气无力的说道。风尘急忙退了几步,在原地的花草中,一根小腿的骨头横陈。

  “你踩到了我的大腿了……”

  “……”

  有完没完了,风尘直接就远远的退开了,这前辈的骨头就这么随意四处横陈,而且他还没死,居然也不好好收拾一下,也真是够随意的。

  不一会,风尘就看到他组完了浑身的骨头,晶莹剔透宛若仙骨般,这绝对是尊仙,只是也是仙王!风尘肯定的自语道。

  “咯噔——”

  清脆的骨骼撞击声响彻,这具骨架竟然开始了热身运动,左右摇晃,疏松着浑身的关节,直把骨骼关节撞击得不断作响。

  “前辈……敢问您是否是古蜀的修士?”风尘急忙询问,声音有些迫切,他急需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够将他丹田中的苍生剑魂吞噬。

  这个公道说什么也得找回来,竟然将他浑身最为宝贵的东西瞬间抽离,这种巨大财富的巨大损失令他极为不爽。

  “古蜀!很熟悉的名字,好像我自己应该属于那里吧!”头骨的眼窝中神魂跳动,他在诉说着一些潜意识中透发出来的记忆。

  应该属于那里?

  风尘一呆,大哥,你不会失忆了吧?连自己是何方人士都记不清了……

  风尘有些无语的看着眼前的骨架,在他的额头,晶莹剔透的头骨中央,一个微弱的‘蜀’字依稀可见。

  难道望帝始终守在这里是为自己的子民聚魂,这些奇花异草,还有这些果树……

  聚魂重生!

  风尘悚然,这是何等可怕的伟力,让为自己献祭在体内仅存的几缕残魂为引,不断的牵引本该泯灭的魂。经过漫长的岁月,竟也有所成效。

  风尘知道,虽然不一定都能复活过来,但看其架势却依旧可以复活不少的一部分。

  那将会是一批怎样的战力?风尘沉吟,他知道,那股力量绝不会弱,要知道就是其中最差的可都是仙人的实力啊!

  “前辈……前辈,你看一下那是什么啊!”风尘急忙冲过去就不断的示意骨架看向杀气冲天的虚空处。

  哒哒哒!

  骨架被风尘拖到虚空前,眼窝中的神魂跳动,呆了好半天!随后面向风尘。

  “很熟悉的感觉!”头骨的眼窝中神识跳动着,风尘顿时一喜,急忙的就开始了循循善诱。

  “前辈你仔细想想到底是什么?是死鬼还是什么兵器,长的什么样?”

  似乎骨架的灵智尚未全,面对风尘一大堆类似于质问的循循善诱,这一次直接就呆了好半天。

  “长得还凑合吧!”

  “什么?凑合?……”面对沉思半天的骨架,风尘早就自顾的吃着一枚火红的赤灵果,一听这话,险些直接将自己卡死。

  …e最Gh新f章YP节上p酷(‘匠}"网Q

  “大哥!你到底在说什么?”风尘有些无力的用神识传递着消息,真的,心很累。

  “我……说的是你……”断断续续的声音被风尘的神识捕捉到了后,瞬间脸色就黑了。

  “你虽然是前辈,但你有眼珠么?哦,是了,没有眼珠!难怪看不出来我是一个风靡万千少女的翩翩帅男!怎么能叫一个凑合呢?”

  “话说,你没眼珠就算了,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我让你看的是那!你看哪呢?我和你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熟悉我,你去熟悉阎王爷吧!”风尘气愤的指着虚空,对着骨架就是一阵大骂。

  瞬间,爽快完了,风尘开始后悔了!对方不会直接一只骨手就将自己给洞穿,毙了吧,这还真不好说!

  骨架晶莹,怔怔的思索了半天,而后竟然人性化的摇了摇头,风尘顿时就舒了一口气。

  “哪里……什么都没有!”

  “怎么可能!”风尘顿时就差点惊得跳了起来,什么都没有?

  “大哥,你可别唬我啊!我胆子小。”风尘的气势顿时就萎靡到了极点,感受着前方虚空中的杀气越来越烈,他顿时就有种如坐针毡之感。

  什么都没有?

  一道淡淡的虚影渐渐的开始凝成形,像是一道淡淡的雾霭般透明无比,若不细看,根本就发现不了。

  风尘头皮发炸,自觉得该不会是封锁在无尽虚空中的大凶要脱困而出了吧?

  “前……”

  “这……人去哪里了?”风尘顿时有些发呆,骨架大哥竟然不见了……

  “莫非他知道虚空中的危险,为避免因果逃跑了?”风尘迟疑,内心暗自绯覆:要逃也带我一起啊!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远处的一丛茂密的奇花异草间,一枚头骨骨碌碌地,在眼窝中跳动着神魂的波动,静静的观察着风尘。

  渐渐地,风尘的精神随着杀意的越来越强盛也变越来越紧张,心弦紧绷,口中呢喃自语着什么。

  细细的一听,原来他也有害怕的时候啊!风尘的口中此刻不断呢喃着的全是保佑之类的话。

  不是上天,不是老天保佑,而是望帝保佑!自从有了些许记忆之后,风尘就对上天不是很感冒。什么而再次看到望帝竟然举国伐天,国灭身死之后,不知是何种情绪,更是愈发的觉得上天不是什么好东西,蔑视众生。

  呜!

  一道轻吟破天,风尘顿时以修为封住自己的听觉感官,灵地开始暗了下来,自从风尘来到这里就发现这里根本没有昼夜之分,一片光明,虽然他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照亮此地。

  可在这时,它的确是真的暗了下来,无数黑云涌动,小天地宛如充斥着无数人,哀鸣四野,或许说是人,还不如说是念。

  祭祀声、嘶吼声、啼哭声、咆哮声与金铁交击的铿锵之音等洪亮而浩大,纵使风尘的感官已经被他所封闭,但灵魂依旧有种心悸的感觉,这些奇怪的声音依旧透过封闭突破而来。

  乌云渐浓,天空如同墨染,灵地一片昏暗,当这股黑气到达到极点的瞬间,一股冲霄杀气突显,有一样东西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那是……”

  风尘语颤,喉咙有些发干,仅仅一瞬的时间,他感受到隐没于虚空中的杀意完全的消失了,尽皆的全部汇聚在天空中。

  一杆长枪紫光莹莹,在一瞬间从墨色的云层中展露他的头角。

  寒芒向天,冰冷惨淡,风尘的心神都凝固了,那种感觉就像是在断头台一般,颈项发寒,头颅与身体分离的冰冷之感遍布全身。

  嗡!

  无尽的黑云滚滚弥漫遮蔽住这片小世界的光辉。

  “那是……纯粹的煞气!”风尘惊悚的发现了那些滚滚墨色的雾气哪里是什么云层,简直就是快要实质化的煞气,风尘失神,这杆长枪他知道,是望帝所用的弑天,但他却有种疑似苍生剑的感觉。

  “剑魂被弑天吸收了……”风尘也说不清自己如今是何种心情,早些的要回公道之语回荡,他没有付诸行动。

  开玩笑,怎么讨回公道,将自己的脖子伸长,然后冲向‘弑天’的枪尖?那无疑是送死。

  他此刻突然有种想要将弑天枪掌握的想法。长枪,相对于剑来说是他最喜欢的。

  “这把枪……我要了!”

  风尘开口,不远处骨碌碌的头骨中的神魂似乎跳动了一下,但却又恢复了平静。

  长枪的大开大合,霸气的横扫千军之势,单手擎枪,锋芒直指苍穹,长戟长枪等等重兵都是比较适合武者的。而这些相对来说都是比较符合风尘的。

  首先是他的意志,本身就不是一柄剑,反而更像是一杆枪,一往无前。其次,他认为,武者,就当以力横扫敌人。

  一力破万法!

  任你用剑再轻灵,周游战斗的速度再快,但力量一旦到达某种层次,哪怕是时空之力都可以直接碾碎,更何况是速度?

  该怎么做?

  “意志……继承!”

  意志?风尘没有惊讶脑海中突然传来的声音,他明白,骨架其实还在附近,不过他找不到罢了。

  风尘毫无波澜的思索,何为意志?望帝的意志又为何?

  “意志,志愿与意念……望帝的志愿——弑天!”风尘恍然,长枪就是望帝的志愿!

  “至于念……”风尘的脑海中,千军万马纵横,古蜀万千子民在他的身后厮杀,他巍峨不动昂首而立的盯着巨城,这次,风尘真切的感受到了望帝的战意。

  “战天之念!”风尘幽幽开口,面无表情,内心翻腾千重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