哧!

  风尘的左手终于还是和透发着恐怖气息的能量光团接触了。瞬间就发出一声破空的声音。

  奇异的两股能量波动宛若跨时空一般,一个透着风尘的气息,而而另一个同样也有淡淡的风尘气息,只是那种感觉似是生在过去,如今横跨无尽时空长河而来与风尘对峙。

  瞬间,伴随着哧的作响,风尘的指尖就缭绕了一道金暗夹杂的能量团,透发着怪异的气息盘桓着。

  “这……”

  众人顿时哑然了,怎会如此,刚才还欲要暴炸了的能量团恢复了正常,那种宛若太古魔山压在心头的那种压抑与沉重之感也瞬间随之消失了。

  难道和风尘有关?这是众人共同的疑问,只是顿时众人就觉得自己傻了,不和风尘有关,难道还和自己有关?

  众人瞬间释然。这一切异变的来源本来就是因为风尘的记录造成的,从而引起记录之间的诡异战争,如今有风尘本人亲自出手制止难道还不对劲了?

  “是我想多了吧!若是同一个人的话就不可能呈现出对峙的状态了,而是瞬间融合并以最新记录取代旧记录。”话虽如此,然而事实却总是出人意料的,记录没有出现他所遐想的融合,更没出现他所猜测的取代。

  一切仿佛有什么掺合,顿时就令记录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情况了,二者竟然像人一样的对峙了起来,这简直就令他非议所思,难以理解。

  呜呜!

  哀鸣之声不断,奇异的能量光团暴动,全部在这时仿若有了生命一般,全部全部汇聚向风尘的指尖,鬼啸之声阵阵。

  天地刮起了阴风,肆虐的风似一把把天刀,凌厉无匹,一往无前,全部充斥于以风尘为中心的方圆一里的范围。

  咔!

  随着一声断裂声传出,近处的一棵参天巨木,两个人才能环抱下来的粗细,众人一看就知道其年岁肯定不小了。

  轰!

  只是在这一刻,它被强劲的飓风所折断,轰然倒在地上,大地摇颤,尘土飞扬。

  “我的妈呀……”

  思勇志赶忙飞一般的逃窜开来,巨木倒下的地方不是别处,正是思勇志的一颗。此刻倒下,险些就打在他的头上了。

  呜呜……

  风刃充斥空间,仿佛密闭,没有任何一缕溢出一里的范围。所有人自然也被囊括在内,此时一个个都脸色铁青的运转修为抵抗。

  M最w¤新){章l节{上酷W匠)u网

  “到底是还是不是……”云琅神色自若的细语,声音宛若蚊吟。他不需要运转修为都能够抵抗,灵境五重天的修为,体魄自然也不会差。

  在他的周围散发出淡淡的宝辉,虽然约莫只有四寸厚的样子,但威力却不容小觑。

  一道道风刃袭来,搅弄漫天风云,一路势不可挡的携着无数残枝败叶和青草碎屑向云琅从来。

  轰——打在了云琅的护体宝辉之上,仅仅一声轰鸣传出,宝辉就将袭来的风刃全数抵挡了,哪里还需要他出手。

  “吼!”

  风尘一声愤怒的咆哮,声音如同兽吼一般可怖至极,吓得众人顿时寒毛倒竖。

  怎么又是这样!

  风尘不甘,他想知道自己接下来会和这位千年少宗的交集,他一直在等待,只是他虽然一直保持平静,但意识却渐渐地模糊了。

  他都不知道这是他第几次失去意识了,每一次,面临一些奇怪的事他总是会失去意识,这样就使得那些他想要知道的‘奇怪’之事变得更加的奇怪。

  风尘再不甘,脑海中再怎么想保持清醒抓住那缕清明的,可意识终究还是难以遏制的模糊了下去。

  ……

  “吱吱”

  竹木微微摇颤,碧绿的枝条宛若艺术品被吹的摇晃,吱吱之声不绝于耳,鸟儿在枝头飞舞,欢快的唱着悦耳的歌声。

  “沙沙……沙”

  翡翠而半透明般的竹叶相互交错蹭着,细微窸窣的声音入耳,淡淡的竹香弥漫,美丽地就像一副画。

  “嗯……”

  一道极不和谐的慵懒的声音响起,顿时就打破这这副宛若画一般的风景。枝头的小鸟霎时就如同受了惊一般快速逃跑。

  “这是哪?怎么回事……”

  循声看去,直接一个白衣青年躺在地上,掩映于枯黄的落叶间,在他的头顶是摇曳不止的碧竹。

  白衣青年正是风尘。

  风尘揉了揉眼,睁眼的瞬间他就懵了,怎么回事?他人不是在记录碑前吗?“什么鬼?”风尘再次抹了抹眼角。

  睁开眼睛,入眼的还是摇曳的竹枝,片片晶莹剔透的叶片蹭动。入耳的同样还是沙沙作响。

  “早晨?”风尘突然一惊,喃喃自语道。

  现在不是应该是中午时分吗?怎么会是早晨?风尘疑惑,就是是他昏迷了过去,就是是思勇志再怎么不爽他也不可能将他丢在这么一个地方吧。

  “这里究竟是哪里?”

  风尘苦着脸自问,他的神识早就已经扩散出去了,只是竟然惊奇的发现,竹林极为广阔,以他为中心方圆十里的神识覆盖周围,清晰映入脑海的依然还是苍翠欲滴出油来的竹子。

  “竹林……”

  风尘失神,他突然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是断泪崖的吗?风尘有些呢喃的自语道。

  他有些不确定的开口,觉得极为可能,那种熟悉的感觉不会错的,是来自最深层的记忆。而犹豫则是他如何会来到这里呢?

  “我分明就在……”

  话还没说完,风尘顿时就感觉有人闯进了他的神识覆盖范围内!

  竟然有人!

  风尘惊喜,他正想知道这里是哪里?此刻竟然就有人来了,正好前去问问。仅仅略微惊喜了一瞬,风尘就发现这群人似乎有些不对劲。

  这群人不多,仅有五人左右,三男两女,两男两女身着淡青色的衣服,而另一个遥遥跑在众人前面的则是穿着青色的衣服。

  “看来是一个宗门的弟子,只是不知道是何门派?修为不怎么样啊!”

  以风尘的神识来看,这些人的修为都不怎么高,他们带头的那名绿衣上的胸前绣着男子的修为也仅仅才褪凡八重天的修为,其它的仅仅都只是在褪凡八重天。

  汗!若是被这些人听到了岂不把风尘宰了……风尘怎样的修为,他们又是怎样的修为,怎么还倒是反了过来了,一个褪凡四重天的修者对着褪凡八重天乃至九重天的强者摇着头说:修为不怎么样。

  这哪里是奇葩,简直就是耐人寻味。

  “不对啊!”风尘顿时有些发愣,看这个阵容最差也是中等宗门出来的,他云苍宗毗邻的中等宗门就有两个,而且都是在几千里之外,中间还夹杂着一些小宗。

  可是他尚且还是知道的,那两个中等宗门一个叫做紫霄宗,一个叫做赤霞宗,一个弟子是尽皆紫色,另一一个则是统一的赤红色。

  然而青色的衣服……这是什么鬼?他怎么就没听过有这么一个宗门,“我……”风尘顿时就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这是什么鬼地方?距离云苍宗到底有多远?

  风尘立刻就决定了,得去问问!

  心思虽然百转但却不过一瞬而已。说时迟那时快,风尘的伤势早已经恢复了,索性就直接就动用了逆空九踏之力。

  十里,对于施展逆空九踏的风尘而言也不过三步而已,这还是他的修为不够,否则的话恐怕一踏就足够了。

  三步之后,风尘直接出现在了众人前面的一里之外,整个人顿时就轻蹭着竹杆落下。

  “什么人?”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那位带头的男子一瞬间就开口喝问道,同时面露警惕之色的向风尘奔来。

  风尘明白,看来是他已经踏入了那群人的神识范围了!否则他们不可能发现自己。

  “各位师兄好……”风尘不一会就看见了一群人现身,便神色诚挚的开口打招呼,。

  “说!你是怎么出现的?”那位带头的青年开口,看到风尘的瞬间他就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而后语气中带着强势的质问风尘。

  自己修为太弱而让他们看不起?风尘摇了摇头,再次深刻了这个世界的法则——强者为尊!

  瞬间风尘就拉下了脸,有些难看的看了一眼来的几人。他妈的都是什么人,素质差不说,还敢鼻孔朝天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也不看看你们惹了谁?

  “小爷我是怎么出现的要你管……还有,你,说的就是你,一身青色的那个,你的眼睛有问题还是鼻孔可以看人,你他妈的把你生成畸形了?”风尘直接就指着那位带头质问他的青衣青年劈头盖脸的骂。

  说实在话,这种感觉真的很爽。看着那些人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样子,风尘不屑一顾。你狂?小爷我比你更狂,什么鸟人啊!

  片刻,一群人方才反应过来,带头的青年男子脸色阴沉无比。而在其后的四人则是吃惊的盯着风尘看,不过却是一副看死人的眼光。

  “你们那是什么眼神?有病啊!小爷我还活着呢?”风尘干脆骂个痛快,他又不是没杀过人。

  “住口……小子,你死定了……”青年男子幽森森的开口,面部似要凝霜一般阴冷的看向风尘。

  早些他还以为这小子是哪个大家族的弟子,身边有高手守护,经过他的神识小心的探查却发现周围根本就没有人。

  轰!

  对方也是果断之人,不管风尘是否是逞口舌之利,直接就动手,褪凡九重天的修为瞬间爆发,气势惊人的气息瞬间令不少竹林为之爆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