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止风尘,在场之人无比哑然,一个个面色骇然!不可思议,难以理解,每一个人都直勾勾的盯着石碑,似有无穷的魔力,没有人能够离开。

  …酷i匠3V网!首{0发(

  灰色迷蒙的雾霭散去后,入眼的是一块古朴的石碑,透着沧桑之感。

  石碑并非光滑,有字!

  “风尘”

  铁画银钩的两字极其耀眼,散发着淡淡的金光,映入眼帘,勾画在每个人的心中。

  只是,更为引人注目的并非两字,因为几乎虽有人的目光都是稍稍偏向‘风尘’两字的后方。

  简单的一排字并不如前边的耀眼,古朴厚重的字体此刻毫无疑问,它是令人震颤的。

  “元古六万三千七百九十六年!”

  比之前边的两字小了不知多少倍,他就像是一条条细小的尾巴,拖在‘风尘’之后,虽然细小,但此时却成为了最耀眼的。

  风尘再次成了众人目光的聚焦点。

  陈月掩着小口,回头看了看风尘又看了看石碑,最后才疑惑的对着云琅说道:“长老,记录石碑坏了吗?”

  “没有!”陈月得到了准确的回应,众人恍然,这也就难怪云琅会震惊至此了,这一切瞬间就解释了云琅表情的正常。

  “他的名字已经存在了一千多年……他是千年少宗,风尘”云琅沉默片刻,看着众人震撼的表情,他其实还有一句话想说,那就是风尘和千年少宗的画像长得近乎一模一样,只是年龄稍差两三岁的样子。

  “都不要震惊了……也许只是同名!”云琅突然话语一转,他瞬间就意识到了,这些东西还是让这些年轻人少知道的好,以免徒增烦恼,影响修行。

  “真的吗?”陈月不依不饶,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趋势,不过霎时就被云琅堵住了口。

  “我在葬贤洞见过千年少宗的画像,一点都不同。”云琅不得不说谎了,否则他还真不知道应该如何解释这样的现场。

  风尘早些还有些激动,只是现在一切都知晓时他却微微有些失望了,本来他还以为自己已经找到自己前世的线索了,现在却突然发现并不是,他又岂能不失望?他是知道的,自己的前世是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现在听到云琅的解释,他就显得更为失望了。

  “看来是我太着急了!”风尘轻叹了口气,这种事情本来就诡异,想要知道一切都要随缘,若是太执着的话反而会令自己的心难以保持时常的平静。

  “长老!接下来改怎么做?”这时,一个女弟子排众而出,面容姣好,身材也是极为窈窕,蠕动着她的朱唇说道,声音清脆,宛若珠落玉盘的敲击之声,极好听。

  是啊!已经有风尘的名字了,还刻得上去吗?众人顿时哗然了。

  云琅有些范难,心中却暗自的打定了注意:或许可以利用记录碑来确定风尘的身份。

  其实他也不大相信人死还能复生,特便是像千年少宗风尘那样身体都已经化为灰烬,神魂也灰飞烟灭了的下场,要知道那可是泯灭一切的天劫,是可以将世界间一切都抹去的力量,风尘又怎会幸存于那伟力之下呢?

  “若不是,倒也刻得上去,可若是的话……”云琅急忙来到记录悲伤,灵境五重天的修为被他催发地淋漓尽致。

  “哧!”

  一道破空之声响起。

  云琅的指尖处被催发出一道剑芒,金色璀璨的光芒耀眼刺目,恐怖的气息在三尺长的剑芒周围波动,那威势直欲令众人发颤。

  沙沙!

  云琅在离石碑尚有半米处就开始挥动着剑气刻画起来了,虽然没有触及石碑,但却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

  这一刻,所有人都屏息的盯着石碑,思勇志的两颗小眼也是睁得像铜铃般大小。

  要说现场谁最淡定,那无疑是风尘,那个风尘的时期和自己前世虽然差不多,但长相不一样,只此一点他就明白了——那不是自己。

  沙沙作响的剑刻继续,每一笔一划都极为的用力,云琅手腕抖动的每一个动作都带动着所有人的心在颤动。

  好强大的力量!

  众人的眼睛虽然一直盯着云琅的剑尖看个不停,但却也注意到了云琅的动作,下手虽然缓慢,但他每一次挥动剑气都带动着虚空震颤扭曲着。

  啪啪!

  风尘自顾的拍着灰尘布满的白色长袍,清澈的双目左看右看的看着周围的风景,似乎是突然发现了大自然的美丽。

  “有那么好看吗?普天之下同名的人多了去……”风尘小声嘀咕,有些哑然,作为主角的他都丝毫没在意,倒是你们竟然如此感兴趣。

  风尘的双目四顾,白衣猎猎,眼睛透彻明亮,每个部位都有种谪仙临尘的脱俗之感,只是整体的一看,那种仙的感觉顿时就没有了,在他的双目眼角下的脸颊之上,两道早已变得暗红的血色泪痕挂在那里,把风尘整个人衬托得邪异无比。

  嗡嗡!

  终于刻完了,随着云琅手中剑气的最后一次挥动,风尘的记录被刻好了,发出一道嗡鸣之声就向着石碑印去。

  “风尘”

  同原来的第一一样的耀眼,笔迹同样的刚硬笔直,铁画银钩般的凌厉。只是后面的小尾巴不一样。

  落款是小小的一排小字,清晰印在众人的眼帘中——“元古六万四千八百零二年”与之相比,足足差了一千多年。

  “风,风少……你看!”突然就在这时风尘旁边的思勇志惊讶的摇着风尘的手臂,双目却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石碑。

  “怎么了!”风尘有些晦气的看了一眼思勇志,本来大好的心情顿时就被这根墙头草给搅坏了。

  有必要这幅表情么?待看清思勇志的表情,风尘有些无语了,那副表情就像是看到了绝世美女一样,两眼放光,就连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风尘也就抱着看看的心,扭头看去,面无波澜,心中也不算多惊讶,他的心境早已经过了一次蜕变了,那些越是令人惊讶难以置信的东西对于他反而更让他平静。

  当风尘的记录向着石碑上盖压而去时,那位千年少宗的名字顿时发着一股强盛的光芒和风尘的名字对抗。

  文字的对决,云琅顿时也啥了,这是什么啊?他知道,每一个记录都带有各自主人的气息,只是此刻这是怎么了,你不但不融合反而还敌对般的对抗了起来。

  轰隆虽为文字的的对决,但一样不可小觑,两个记录散发着同源的气息抵在一起,顿时两种气息爆发的威势相撞,碰撞处一道道罡风。

  “这是搞什么鬼?”云琅也是有些晕菜了,他可从来没见过这么一副画面,人与人之间存在斗争,这是肯定的,无处不江湖嘛!

  可现在呢?连两个不会说话没有思想的记录,说白了就是两排字,它们竟然在争夺记录碑榜首的位置,并且威势不小。

  看着两个记录间吞吐不定的恐怖气息,那是种云琅也不知道的气息,似灵气而又似煞气,它们的不断凝缩让人感觉一旦爆发将会极为恐怖。

  “我×××……”

  任云琅再怎么见过世面,此刻都有一种想要骂娘的冲动,心中暗骂:有这么玩的吗?

  云琅看着两个记录之间蠢蠢欲动的气息不断的压缩凝实,而体积却在慢慢的涨大。

  嗤——嗤——一道道刺耳的罡风呼啸,只是此刻哪里是罡风了?这分明就是飓风。

  众弟子惊颤,他们同样感觉到了异样,周围的空间充满压抑,两条记录的碰撞则宛若一头匐匍沉睡的的洪荒猛兽一般,一旦醒来就会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啸。

  然而其上发出的恐怖波动却告诉了他们,哪怕只是吼啸之声都不是他们能够抵挡的。

  周围的空间随着时间的推移扭曲地越来越厉害,凹凸不平的空间瞬间又恍若玻璃一般裂纹密布,似乎轻触就能直接令其崩碎。

  “退!”

  云琅的脸色顿时大变,感受着其上的气息顿时攀升到无以复加的地步,他直接一声打呼提示所有人,自己也在刹那倒飞了出去。

  这还看什么?不要命了?那足以扭曲时空的力量,就是是他也无能为力,根本阻止不了。而一旦爆发,他可不是什么纯武者,以他这位灵境五重天的半吊子武者去抗衡那足以破碎空间的力量?

  他表示自己的脑子还是完好无损的,他自己都没把握安然无恙的抗下,更何况是周围的这群小辈呢?

  几乎一瞬间,所有人都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一个个都争先恐后的向后倒飞,而思勇志也人提着飞了出去。

  “风少……”就在这时候,思勇志突然挣动着身体,想要从抓住他的那人手中挣脱。

  原因无他,因为他突然看到风尘一个人还怔怔的站在原地,看着两条记录间的能量。

  他没有失神,相反,他很清醒。他知道这团对于他们透着奇怪气息的能量团为何物。

  和众人的感觉不同,对于他而言,这团能量透着的是种熟悉之感,和丹田中的的元气团一模一样——黑色与金色的结合。

  在众人的呼喊声中,风尘面色平静,缓缓的伸出自己的左手向着光团抓去。

  “风少!”

  “不要……”

  几乎同时,思勇志与陈月的呼喊声先后传来,似乎想要将风尘唤醒一般。不过这也难怪,因为在其他人看去,风尘就像入了魔一般,竟然伸手抓向那威力难测的能量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