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琅长老?”风尘讪讪的看着眼前狼狈不堪的试炼之路的负责人,有些不知所以!

  而看向不远处,师兄师姐们一个个呆若木鸡的样子,他的修为瞬间就被收回,暗道了一句:完了。

  我的低调不保!

  风尘欲哭无泪,他怎么就出来了呢?第五路不是还没过吗?云琅为何还和他交手,一大串的疑问浮现,他却无心去思考,他在思索着该如何应对这个结果。

  “嗯!”

  云琅踉跄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他着实被风尘踢得不远,足足二十多米远,不过也好在他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灵境五重天的高手,否则就算是初至灵境一重天的武者都会被风尘踢散架。

  虽然很狼狈,但云琅这个好面子的人却也奇葩的不恼怒,竟然还向风尘颔首微笑。

  作为宗门内的太上长老,自然也是心系宗门,对于宗门出了这么一个妖孽的弟子,他岂能不兴奋。

  “小子,真强!”云琅爬起来后,自顾的一边拍着灰袍上的灰尘,一边由衷的说道。

  远处,众多师兄师姐们寒颤,大气都不敢出。师兄们的嫉妒?开玩笑,他们根本就没有,当你所嫉妒的人强到让你只能仰望时,剩下的也就无力和羡慕了。

  “各位师兄师姐们好!”风尘看向那群人,微微一笑的开口道。他自然明白对他们的冲击很大,毕竟他们都是宗门的天骄。

  早些态度较好的师姐们一如既往,并且更加的热情了起来,不少女弟子一个个眉目涟漪的看着风尘,似乎要将风尘融化了一般。

  而各位早些态度冷淡的师兄们也是身子一颤,丝毫不敢怠慢,所有人,包括卫无忌都急忙向风尘问好。

  什么?将风尘收为手下?开玩笑吧,就是给他们十个胆也不敢。早些他们对风尘不屑云琅的庇护嗤笑,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主就算现在进入内门也是横着走的人物。

  哪怕就算是横扫内宗也不成问题,因为就算是内宗最强黎天的修为才褪凡九重天巅峰。而据卫无忌的眼力来看又岂不知风尘那一瞬直达褪凡的极境。

  那是种不可抗衡的感觉!那种强大的力量让他无力。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

  因为他知道自己进步的时候风尘又岂会原地踏步呢?要知道对方可是妖孽无比的,以褪凡四重天的修为就能爆发出褪凡极境的实力,若是同样的修为那岂不是可以直接跪下来认输了?

  对于这一切,或许不久的将来就会上演吧!卫无忌感慨,直接将风尘在心中定位为了不可招惹的人。

  “风少!你没事吧?”思勇志排众而出,独自出现在了众人身前但却没什么不满。

  感受着全部目光锁定自己,思勇志表情毫不在意的大摇大摆的走到风尘的面前,那样子可谓是极为欠扁。

  那老小子在干什么?竟然是在炫耀……那副鼻孔朝天的样子诉说的并不是“老子天下无敌!”众人明白,他是在说着“老子的主人天下无敌!”

  可那并不是你!众人顿时都有股骂娘的冲动了,小人得志啊!众人索性的就各自转头或看风景或看风尘,再没有人理会思勇志。

  风尘的脸色发黑!这老小子的本性不改啊!竟然仗着自己是他主人而四处炫耀。

  这些都是他的师兄师姐们思勇志竟然在摆架子,活腻歪了吧?

  “思勇志……你干嘛呢?”风尘直接压低了声音的对着思勇志说道,神情有些尴尬。

  瞬间,思勇志也似是意识到什么,赶忙的走了过来讪讪的立在风尘的身旁,也不说话,头低着沉默不语。

  看着风尘眼角处的血痕,直欲贯穿风尘的整张脸,暗红色的很是狰狞。

  “风尘,你没事吧?”

  陈月有些担忧的上前问道,他真的太震撼了,风尘刚才所释放出来的力量,那股褪凡九重天的极境力量。

  不可阻挡也难以阻挡的映像烙印心头,风尘和云琅交手的画面依旧清晰浮现,隐隐的令她有种无力感。

  风尘的眼睛已经痊愈了,为何这样问?

  大家清楚风尘一样很清楚陈月的话是什么意思。很明显的事,从风尘主动攻击云琅来看,想来风尘的神识也有些不正常了。

  神识是一个人精神意念的凝实它的作用则相当于眼的延伸和无限的扩展。修者一旦踏足褪凡之境就会凝练出神识,而他的强弱则是由修为与意念的强弱成正比的,修为与意念越强,神识也会随着越强。

  然而刚才的风尘双目失明,神识却也没有发出它应有的作用,很明显,众人知道可能是受到重创蛰伏了。

  “我没事!”风尘面色平静的抚了抚额头,然而他的表面却也没有看起来这般平静。不经意的扫了了众人一眼。

  看到各位师姐一个个‘奇特’的目光和近前陈月关怀的目光,他直接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了。

  只可惜不能,没这么大的地缝。风尘扭头,内心感慨:帅也是种罪过。

  不对劲啊!风尘突然心有所感的向后看去。扭头瞬间,几道带着些许嫉妒的目光迅速的收回,虽然动作极快,但还是被他捕捉到了。

  “……”

  不远处风尘立刻就发现了云琅长老的脸色十分怪异,面色充满了惊恐之感,可怖至极,两颗老眼也是炯炯有神的盯着风尘。

  几乎所有人也看到风尘目光所至的地方,瞬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云琅,云琅也正怔怔的看向这里,双目炯炯但却有些失神。

  “长老!”

  “长老……”

  突然,云琅回过神来了,在他的面前是陈月一双好奇无比的大眼。

  “我竟然失神了!”云琅有些不可思议的摸了摸鼻梁,有些哑然的自语道!随后看向距离自己很近的陈月睁着大眼,他顿时有些好笑的说道:“丫头,你这是干嘛?回去!”

  “长老又是在干嘛?”陈月退步反问,看到云琅想要掩饰自己的失神的转移话题,顿时就更加感兴趣了。

  “说嘛……”

  陈月不依不饶的问道,而不远处的众人也是一副极为感兴趣的样子,除了风尘。

  “为什么我有种不好的预感?”风尘心中略一咯噔,有些不安,他那无往不利的直觉告诉他云琅长老的失神和自己有关。

  “这……像极了!”云琅有些无措的瞥了一眼风尘,口中喃喃自语。摸了摸陈月的头,一点也不生疏,毕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孩子。“你们随我来吧!”

  似是下定了决心,云琅直接带着人群往回走,风尘也是急忙跟上,他的神识没有散出,故此许多比较小的声音他也听不见,只是他却能看到云琅时不时的看向自己,他就明白这件事和自己有关。

  一路上的风景依然很美,不愧云苍宗,四处灌木密集,其间由许多灵性很高的灵兽窜来窜去,玩的不亦乐乎。

  风如水,潺潺流淌,灌入他的耳中。这时风尘突然觉得自己看到了极远处的灌木丛轻轻摇动,树木轻颤,叶片间相互交蹭。

  天空中,广阔无比,他看到些许尘埃轻扬着,有片片羽毛随着清风飘飘然的落下,落在平静的水面上敲起点点涟漪,微微荡漾。

  花朵中的花蕊上的花粉轻轻的顺着柱头滑落。

  ……

  “这是……神识!”风尘惊喜,整个人显露前所未有的兴奋,因为他的神识不仅恢复了,而且还有那种前所未有的强大之感传来,他知道自己的神识彻底的被强化了。

  心中一动,一念间,风尘的神识瞬间放开了他的神识,任其扩散开来,笼罩了极大的范围。

  “应该能有方圆十里的范围吧!”隐隐的风尘能够估算神识所覆盖的范围,真的很广,他极为满意的闭上眼睛自语。

  神识,就算之前的他全力覆盖下也仅仅能够覆盖下方圆五里的范围,现在神识遭到那具死尸的冲击后不仅没有受到重创,而且还将其足足增强了一倍。

  “嗯?”

  “好强大的神识,这股气息是……”走在前边的云琅突然脚步一顿直接转过头来看向后方。

  风尘瞬间睁眼,两目对视。

  “不错,很强大的神识,不必我的弱下多少!”云琅微笑着颔首,以神识波动赞了句风尘,只是他心中对风尘的震惊又岂是‘不错’两字可以概括的。

  风尘不语,只是同样的有些惊喜。“原来十里的神识覆盖范围就已经快要赶上灵境五重天的修者的神识了”他有些唏嘘,他的肉身和神识的进境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就连修为也一样,要知道他从可以修炼直到如今也方才三天的时间,这段时间里他还从没有主动吸纳过天地元气就已经达到褪凡四重天的修为了,他自己也不敢相信。

  “那些修炼个近百年的老头们是怎么修炼的?”风尘疑惑。

  ……

  片刻之后,云琅便带着众人来到了五峰试炼之地的入口处。

  一口黝黑的古洞被封存,仿若一张巨口般狰狞。云琅来到了那块被淡淡雾霭包裹的记录碑前,风尘经过思勇志了解到这是块试炼记录,并且告诉了风尘,他已经破纪录了。

  轰!

  云琅一抬手,迷幻般的雾霭顿时散去,石碑终于显现出来了。顿时众人包括风尘都是一副带若木鸡的样子。

  “怎……怎么可能!”风尘呢喃,他的表情也是第一次如此的复杂不安。

  更1新5W最J◇快{a上7。酷匠%网W!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