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早上九点,莫凡和周晓晓就到了民政局。

  “为何一定要离婚?”莫凡张口就问。丝毫不给周晓晓任何喘气的机会,他将周晓晓抵在墙上,眼睛里面的火苗噗噗的烧着。

  周晓晓避开莫凡炽热的眼神,含笑道:“莫凡,我是你杀父仇人,你是我杀父仇人的儿子,你觉得我们能好好的活下去,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吗?”

  莫凡愤恨的说:“你明明知道,不是这样子的,为什么偏偏做出这样的选择,你知不知道我有多心痛!”

  周晓晓嘲讽的笑着,然后说:“当老爷子死的时候,你第一个怀疑我,将我抓起来。当所有人以为我和教父K有私情,你站出来了没有!当你妈妈说,让你和我离婚,你站出来反驳没有!一向冷酷霸道无视别人看法的莫凡,居然在别人怀疑你老婆给你戴绿帽子的时候,选择相信别人,不相信我!”

  周晓晓推开莫凡圈住他的膀子,无力说:“我们还是就此分开。”

  “你觉得我会放过你吗?”莫凡一把抱起周晓晓,也不管周晓晓如何挣扎,如何喊着救命,他就强行将周晓晓带走。

  到了周晓晓原先租的房子里面,周晓晓狠狠咬住莫凡的肩膀,莫凡将周晓晓朝床上一扔,愤恨的说,“你不是说我不相信你啊,现在我就让你看看,我是不是嫌弃你,不爱你!”

  周晓晓见惯发怒的莫凡,没见过这样满眼情欲却带着浓浓怒火的莫凡。

  她下意识的往后缩,莫凡一把抓住周晓晓的脚,将周晓晓往腰间一拉,周晓晓惊呼一声啊,然后准备挣脱莫凡。奈何莫凡的力气大的很,一把就撕坏了,周晓晓的裙子。

  周晓晓胆怯说:“莫凡,你疯啦,这是要干什么,我可以告你犯法的!”

  莫凡彻底怒了,要说刚才只不过要吓唬周晓晓,而现在周晓晓的话刺激了他的神经,莫凡控制不住心中的欲望,压制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将挣扎的周晓晓双手禁锢在一起,用左手压住,绕过周晓晓的头顶,俯身而上。

  荷尔蒙充斥着整个房间,莫凡不顾周晓晓是否情愿,强吻住周晓晓的嘴巴,右手在周晓晓身上四处游走,莫凡只觉得身底下的周晓晓动的十分厉害,他的下身也是难捱的很。他右手松开他的裤腰带,灵巧地脱下了周晓晓和他的衣服,身子亲密地贴在一起。

  这个时候的莫凡根本没有听见周晓晓哭着说:“你要是敢对我怎么样,我一辈子不会理你。”可是莫凡哪里还能忍住,一个挺身,就进去了,周晓晓吃痛的嘶喊着。

  声音刺激莫凡的脑袋,他只有一个念头,冲刺冲刺,一下又一下。圈住周晓晓双手的左手松开后,便扶住周晓晓的腰间。

  从早上一直到晚上,莫凡就像一头精力充沛的牛,一点不觉得累。

  而周晓晓只剩下盲目空洞的眼睛,看着莫凡的脸。

  ,'最-新,章X‘节上tv酷“匠kD网

  “晓晓,不要离开我,好不好?”

  “晓晓,我爱你,很爱。”

  “晓晓,再来一次,受得了吗?”

  “晓晓,给我生个孩子吧。”

  周晓晓浑身疼痛,骨头像散架了一样。耳边还回荡着莫凡俯在耳边的情话,身体里面流着莫凡的血液,可这样的结束仪式,未免也太过浮夸了吧。

  她轻手轻脚地找来换洗的衣服,去浴室又仔细地洗了一遍,换上衣服,便离开了。

  莫凡醒来发现床边早已经冷了,整个房间没有周晓晓一点影子,除了地上的衣服还提醒他,昨天他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情。

  一遍遍打着周晓晓的手机,莫凡就快急疯了,周晓晓一直处于关机。顾渊也没有遇见周晓晓,莫凡毫无表情地说:“周晓晓,我一定要你回到我的身边,我要让教父K永远不得翻身。

  周晓晓自和莫凡分开,便打电话让教父K接她。教父K接她的时候,发现她身上和脸上有明显欢爱后的痕迹,教父K便嘲讽周晓晓,都快离婚,还有去私会。

  周晓晓难得没有反驳教父K,只是到了教父K给她安排的房间,便再也没有出来过,就将她自己关在屋里面。

  教父K立马打电话给莫凡,他要搞清楚,为什么周晓晓回来后就像死了一样。“你对晓晓做了什么?”

  莫凡一听到周晓晓的消息,也不管对方是他的仇人,“你让周晓晓接电话。”

  教父K很严肃的说:“莫凡,你记住,周晓晓现在是我的女人。你若是再动她一下,你信不信,我会换各种不同的姿势,再要她一遍。”

  莫凡骂道:“混蛋,放了周晓晓!”

  “喂,喂,喂!妈的。”莫凡将手机狠狠摔在地上。他恨不得现在就去教父K身边,将周晓晓带回来。

  可是他现在却不能,因为他知道周晓晓是不会再想见到他,甚至是不会和他走的。

  周晓晓回想着莫凡无助的样子,心里很痛苦,她觉得现在的她就像是在赌博,博得教父K的信任,然后扳倒教父K。

  她不敢奢求她以后都会有人记得她,只希望爱她和她爱的能够长长久久的活着,没有任何伤痛,没有任何烦恼。

  这样她的牺牲才更加值得。

  教父K站在门口,“你打算一辈子在里面吗?”没听到里面有任何动静的教父K,又敲着房门,周晓晓仍旧没有反应。

  “老大,莫氏集团现在有新的动向。”教父K的手下将一份新的报告递给教父K。

  教父K快速阅览一遍,“现在我们集团还有多少筹码?”

  教父K手下的人看了看房门,指了指门,又指了指自己的耳朵,示意教父K隔墙有耳。教父K笑着说,“没事,说罢,以后说不定就是你们的大嫂。”

  手底下的人笑着汇报:“从股份来说,我们上市的点和莫氏集团几乎打成平手。我们身后有沈家以前遗留的秘密资产,还有海外的商户投资。但是,现在的莫氏,不仅仅有顾渊,还有沈家大部分财产。还有宋家这个不定的因素。所以,我们不能掉以轻心。”

  教父K笃定地说:“莫凡要想得到宋家的支持,就必须和宋楚楚结婚,所以宋家可以不考虑。”

  “老大,你这次可猜错了!”

  教父K不解地看着对方,对方小声说:“宋楚楚已经和顾渊解除婚约了。”

  屋里面响起杯子摔碎的声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