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凡将莫老爷子的丧礼安置在国内,而周晓晓也因为有不在场的证据而被释放,教父K在警局门口等着周晓晓。

  “你别挡着我的路,走开。”周晓晓严声呵斥挡住她去路的教父k。

  教父k不悦说:“有必要这么凶吗?”

  周晓晓恶狠狠的说:“莫家老爷子的死和你有关系吧?”然后推开教父K,从他身边绕过去。

  教父k一把抓住周晓晓的手,“如果我不想让你走,你还能走得了吗?”然后紧紧拉着周晓晓的手不放开。

  周晓晓拼命挣扎,却挣脱不了。有些不耐烦的说:“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害的我进牢房还不够吗?难道是不是要害的我成为黑道的人?你才开心!”

  教父K冷笑着:“你以后就会明白我的良苦用心。”

  话音刚落,就狠狠拉住周晓晓的手,然后捂住周晓晓的嘴巴,不让周晓晓出声,随后就将周晓晓塞进汽车的后备箱。

  “你到底要干嘛?”周晓晓用拳头捶着教父K,然后一边找机会准备逃出去。可教父K却说:“晓晓,我们现在可是要回去参加莫家的葬礼。”

  周晓晓呸了教父K一口,“晓晓是你能叫的吗?”

  教父K用手摸了摸脸,调戏说:“你的口水真香。”然后捏住周晓晓的下巴,将她下巴抬起,凑近周晓晓的嘴唇,低声威胁道:“你要是再不听我的话,我就狠狠的亲上去,彻底尝尝你的口水。”

  周晓晓识趣地偏过头去不再说话。

  周晓晓心里盘算着:“教父K现在要去参加莫老爷子的葬礼,接下来一定会对付莫凡。可是,莫凡现在都不愿意相信自己,该怎么办?”

  “你在想什么?”

  周晓晓哼了一声,不搭理教父K。

  “哈哈,我觉得你这个丫头特别可爱。”教父K点了周晓晓的头,然后又说:“晓晓,你觉得我和莫凡谁会赢?”

  周晓晓依旧用沉默去回答教父K。教父k平淡的说:“莫凡确实很有才华,但你要相信,我一定会让她家破人亡的。”

  周晓晓吃惊的问:“你和莫凡有什么仇?”

  “杀父之仇,这个答案满意吗?”教父K漫不经心就像在说无关精要的话,神情很平淡,只是眼底浓浓的悲伤,刺激着周晓晓的神经,周晓晓看到他想到了她自己。

  原来被仇恨控制的人,都会是这样无助,觉得世界是孤独的。

  周晓晓用手抚平教父K的眉间,劝慰道:“放不下仇恨就是不放过自己。”

  教父K握住周晓晓拿开时候的手,看着周晓晓苍白的脸,那灵动爱惜的眼眸还有那感同身受的表情,教父K的心中滑过丝丝暖意,原来这就是被别人关心的感觉。

  这是暖流吗?为何会觉得那么温暖。

  周晓晓有点受不了这样暧昧的环境,将手抽回,“你不要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感同身受罢了,但是,我不会因为恨,然后去伤害不相关的人。”

  “你觉得你善良吗?你若是善良,在知道莫凡是你的杀父仇人的孩子,你依旧选择和顾渊联手,其实,你很爱莫凡。可是你还是选择了仇恨。你自己认为你很纠结,其实在两者之间,你选择的都是仇恨。你和我没什么区别。我们才是一个世界的。”

  “不,我和你不一样,最起码,我不会害莫凡。”周晓晓很笃定的说。

  教父K坏笑道:“若是葬礼上,我们一起出现,莫凡会做出什么举动?”

  周晓晓无语的看了教父k一眼,“你错了,莫凡只会想杀了我,这么快就办理葬礼,因为他坚信,是我害死了他父亲。”

  教父K洋洋自得说:“在识别女人好坏上,我觉得我比莫凡聪明多了。你说是吗?”

  周晓晓闭上眼睛没有再搭理教父K,教父K也不觉得生气,时不时讲着笑话,逗周晓晓开心。周晓晓全程保持沉默,不说话。

  很快就到了莫氏别墅。

  教父K的出现,已经够震撼守在别墅外面的记者了。看清他身边的女伴,正是莫家少奶奶。以前因为偷情上了头条的周晓晓,现在被教父K用手牵着,两个人看起来看亲密的样子。一时间外面的记住全部沸腾起来。

  甚至有些女记者很瞧不起这样的女人,水性杨花,朝三暮四。可大多数是羡慕嫉妒,和周晓晓闹出绯闻的都是金龟婿。怎么不让人羡慕嫉妒?

  周晓晓忍受所有人质疑的目光,很坦然的走在教父K的身旁。在下车的时候,教父K就俯在周晓晓耳边提醒周晓晓,要是不配合他,他就会搅得葬礼办不下去。

  顾渊吃惊地跑到周晓晓面前,拉住周晓晓,“晓晓,你怎么可以和他在一起?是不是被威胁,你和我说!”

  宋楚楚心中欢喜不得了,但是嘴上还是假装关心周晓晓,“周晓晓,你这样做,是不是有什么苦衷?”其实她的心理是想说,最好没有苦衷。这样她就可以和莫凡在一起了,光想到这一点,宋楚楚的眉间就染着笑意。

  周晓晓看着瘦了很多的莫凡,心里很是心疼,可是她现在却不能走向莫凡,站在他的身边。其实,教父K想错了,即便莫凡真的是她的杀父杀母的仇人之子,她也会为了她放下仇恨。只是以前的她,不敢承认她是个不肖子孙罢了。

  “周晓晓,你有何脸面过来?”莫妈妈很生气地指着周晓晓的鼻子说。

  !酷m匠网}永O久e免z费!看小b说

  周晓晓很歉意地看着莫妈妈,无论如何,有些事情,真相不重要,过程不重要,只看结果。教父K很生气地指着莫妈妈的鼻子,说:“我的女人,谁也不能用手指着她!”

  只见莫凡身子一晃,嫌弃站不稳。

  顾渊更是吃惊地看着周晓晓,周晓晓无视他们两个人探究的眼神,只是缓缓走向灵位,恭恭敬敬地行了儿媳妇的礼。

  莫妈妈上前推开周晓晓,大声骂道:“你有什么资格行这个礼,我儿子要和你离婚!”

  一时间灵堂的人全部傻眼了,莫妈妈这样的要求确实让在场的人不敢置信。周晓晓点点头,“好,明天,九点,民政局见。”

  说完便转身准备离开,莫凡悲鸣说:“你一定要离婚吗?”

  周晓晓回过头笑得很明媚,“我现在要追求属于我的新生活,伯母不是说了吗?我不配!莫凡,九点,别迟到。”

  教父k得意地拉过周晓晓的手,两个人潇洒地离开了丧礼。

  莫凡颓然地坐在地上,他后悔了!不该按照信上的内容去做,甚至不该回国内办理丧事,最起码先将周晓晓从警察局接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