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摇摇头,不想知道莫凡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他只关心周晓晓:“而且,晓晓的孩子也没了。”

  “啊?”这回顾若菲再也忍不住的跳了起来。可接着,她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摸着自己的腹部。

  “怎么了?都说要你不要跳了,就是不听。”顾渊紧张的问着。

  好半天以后,顾若菲才恢复了正常,喘着气的说:“还不是被沈佩那个贱女人给气的啊,有本事她去找莫凡啊,干嘛要拿晓晓出气?害得晓晓连孩子都没了,莫凡呢?还没回来吗?”

  顾渊再次摇摇头,从救出周晓晓开始到现在,都没有看到莫凡出现过。

  “可能还没回来吧。”顾若菲叹了口气,孙冉也没有回来。

  “你还是先回去吧,晓晓刚刚大哭了一场,身体支撑不住的又睡着了,你现在又有身孕,也不易太过焦心和操劳。”

  “那我明天再过来看她吧。”周晓晓这样的受到重创,顾若菲只好不再去打扰的离开了医院。

  顾若菲刚离开,苏南就来了,和顾渊一起再病房里安静的坐着,看着还再昏睡的周晓晓。

  “案子怎样了?”顾渊轻声问着。

  苏南摇着头说:“没有抓到沈佩,现在还在抓捕。”

  这一次,苏南看清了周晓晓的面容,当初周晓晓一脸的血,她没有看清,这次看清了以后,才不得不承认这个周晓晓确实长的很漂亮,就算现在很是苍白憔悴,但仍然难掩她的娇容。

  只是周晓晓已经结婚了,顾渊还这样的痴迷,就让她有些不是滋味,从而心里那一抹从没有完全消失的希望又在复苏。

  苏南看着彻夜守在周晓晓病床边的顾渊,不免有些心疼:“要不,我守在这里,你回去睡一觉吧。”

  “我回去也睡不着,还不如守在这里安心。”顾渊看着周晓晓,视线都没有移动过。

  “你真的就这样喜欢她?”苏南的心里不是滋味,说话的语气也就难免有了些情绪,虽然她隐藏了这么多年的感情,但真要遇上了对手,她还是有些情难自禁。

  顾渊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也知道承认自己喜欢一个已婚女人,确实不够地道。

  “她的家人呢?怎么一个都没来?这也太绝情了吧,小的没了,大的也才从死亡边缘救回来,难道都不来看一眼的吗?”苏南很是不满的说着,要是有了周晓晓的家人来守护,顾渊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我不知道怎么联系她的家人,她的手机被摔坏了。”顾渊说的是实话,但也有一半是虚话,他要真想找到周晓晓的家人也很简单,只要问问顾若菲就行了,但是他没有问。

  “我去查查,然后通知她的家人。”苏南站了起来。

  顾渊只好点头,他无权反对。

  等苏南也走了以后,顾渊一个人痴痴的看着昏睡的周晓晓,他的心头也是柔肠百转一缕愁。如果周晓晓能过的幸福,他也多少会欣慰些,可是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见她过的这样惊险,他的心里也是翻腾不已。

  就这样,周晓晓再医院里连着住了一星期,后期虽然有了李叔的煲汤送饭,但是顾渊还是一天都没有离开过,他连公司的事情都放了下来,全心全意的照顾着她。

  最后,在周晓晓出院了,还不放心的接回了自己家里静养,这时候的周晓晓依旧很虚弱,反正身边也没有人关心她,她也就没有反对的住进了顾渊的家。

  也就在周晓晓再医院里住了一星期的时间里,整个A市都掀起了一股新闻热,各大媒体的报纸或娱乐频道都竞相报道着一条新闻,新闻的内容是说莫氏集团总裁的莫太太与顾氏集团总裁有着不为人知的内幕,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指的两人有互通奸情。

  由于牵扯着两大集团,所以这样的新闻也就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这股绯闻也就越闹越烈,久久都没有平息。

  直到一星期后从国外处理完了公司事情的莫凡回国,这种新闻都还没有消失,因此,莫凡一下飞机就黑着脸的直奔顾渊的家。

  这时已经是傍晚时分,街道上相继点亮了一排排路灯。

  从飞机上下来的莫凡坐在车里,他的身边就放着一份报纸,报纸的头条赫然就是一副周晓晓和顾渊两人亲密挨在一起,窃窃私语的亲密照片。

  他看着窗外灯火阑珊的画面,心里藏着一把怒火。他一星期不在家,周晓晓这个女人不仅不回家,还和顾渊混在了一起,那么之前她离家出走果然是去找顾渊了。

  要不是公司出了事情,他一定会去把这个女人抓回来。

  原本还对周晓晓有着那么一丝内疚的心情早就在这一刻烟消云散了,一星期里,除了第一天给他打过几个电话以后,就再也没有给他打了,难道她就不想他吗?她不知道他没接电话是因为工作忙吗?

  这个笨女人!

  当莫凡敲响顾渊家的大门后,来开门的居然就是周晓晓。

  “顾渊,你回来了。”原本以为是顾渊的周晓晓在看到莫凡的脸以后,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僵硬起来:“你怎么来了?”

  “我不来,你是不是打算在这里住一辈子?”莫凡阴沉着脸的问道。

  对于莫凡一来就质问的表情,周晓晓也冷下了脸,对他不理不睬。这是他该有的态度吗?她为他承受了那么多痛苦,他居然连句安慰的话都没有。

  酷P3匠*Y网永Q久免费‘Y看√m小{说bn

  “跟我回去。”莫凡说着就伸手抓住了周晓晓的手臂。

  “不行,我现在还不能回去。”周晓晓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她还不能回去,顾渊说今天会带给她警察的一些调查结果,她不能让自己的孩子白死,怎么着也要找到沈佩。

  周晓晓的话让本就脸色阴沉的莫凡更加的阴冷,他心里的那股怒火蹭的就窜了出来,抓住女主的手里也就更加用力的往外拉扯:“别忘了你是我莫凡的女人,住在一个男人家里,真是丢尽了我的脸。”

  想起自己在受折磨的时候,在住院的时候,在伤心的时候,这个自称是自己男人的人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