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沈新走出去了以后,沈佩走到了浑身是血,奄奄一息了的周晓晓身边,就算要走,她也不会放过最后虐待周晓晓的机会,她对着周晓晓就是结果耳光扇下去,恶狠狠的说:“这一次算你命大,我还会再回来的,你等着瞧,那时候,我要连你和莫凡一起报复,这一次算是便宜他了。”

  早已是脸色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周晓晓气若游丝的看着这个恶毒的女人,上一次她忽略了沈佩的话,这一回她记住了,等获救以后,她一定要格外小心,还要提醒莫凡也要小心。

  可是一想到莫凡,周晓晓的心里就像刀割一样的痛,他为什么没有接她的电话?他为什么不来救她?难道真的不再爱她了吗?

  绝情的莫凡让本就虚弱不堪的周晓晓更加的伤感,她的眼神越来越涣散,整个人也没有了生气,完全一副随时都会死掉的模样。

  打完了已经连说话都没有了力气的周晓晓,沈佩才在她的几个人的掩护下,不知道从哪里逃走了。

  只听外面响起了几声枪响,当顾渊冲进来的时候,周晓晓已经陷入了昏迷。

  看着浑身是血和伤痕的周晓晓,顾渊顿时整个人都惊呆了,就连走进来的苏南也一样,她虽然是警察,但是看到这样惨无人道的折磨场面,她也不由得一阵阵头皮发麻。

  原本还想好好看看能让顾渊喜欢的女人是什么样的,结果却看到了这样的情景,她一时说出话来了。

  最后,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快送医院,才惊醒了被惊呆了的顾渊,他二话不说,也不管周晓晓身上的血,一把就把她抱了起来,快速跑回自己的车上,发动车子没了命的往医院开。

  “找到人了吗?”同样惊醒过来的苏南问着身边的人,她的目光一直盯着顾渊,盯着他开远了的车。

  就算早就知道自己没有任何希望了的苏南,再第一次看到顾渊为了一个女人这样的紧张和拼命,她的心里还是有股酸溜溜的感觉,很不舒服。

  “除了被击毙的女人外,没有找到其他人。”

  “保护现场,做进一步勘察。”苏南发下了命令。

  “是!”

  当周晓晓从疼痛中缓缓睁开眼睛时,她知道自己安全了,这里是医院,就说明她被人救出来了,不然就依照沈佩那狠毒的心肠,是不可能送她进医院的。

  她无神的看着前面雪白的墙壁,她不关心是谁救了她,因为她知道一定不是莫凡,莫凡都不接她的电话,又怎么会知道她被绑架了?

  她也不关心自己身上的伤是不是严重,只是想起了自己腹部绞痛时流出来的那一滩血,才猛然间想起了自己的孩子。

  酷_匠网首1i发/“

  “我的孩子呢?我的孩子呢?”无神的周晓晓突然大声喊着。

  “晓晓!”顾渊的声音就在她的耳边响起。

  周晓晓转动没有生气的双眼看向了眼前熟悉的脸,为什么每次她有危险的时候,都是这张脸在自己的眼前出现?为什么不是莫凡?

  “晓晓,你不能激动啊,你的身体太虚弱了,需要好好修养。”看着这样苍白又憔悴的周晓晓,顾渊难过的声音里都带着哽咽。这还是他认识的那个活泼开朗,生气勃勃的周晓晓吗?

  周晓晓一把抓住顾渊的手臂,紧张的十指都深深掐进了他的肉里面:“我的孩子呢?快点告诉我啊。”

  顾渊抿着嘴,深吸了几口气以后,才说道:“孩子没了。”

  虽然早就有了这样的思想准备,但是真要听到了这样的事实,周晓晓还是无法接受,她的眼泪忍不住的唰唰直流,这可是她和莫凡孩子啊,她还没有好好爱这个孩子,孩子就没了。

  周晓晓缓缓松开了掐住顾渊手臂的双手,突然像发了疯似的,扯着被单大声叫喊着:“都是沈佩这个贱女人……我要杀了她,我要杀了她……”

  “晓晓,千万别激动啊,医生说你不能激动的。”顾渊满脸心疼的看着被悲伤和愤怒包围了的周晓晓,他能理解她此刻的心情,换了谁都接受不了,更何况她还被虐待的那么惨。

  周晓晓一把扑进顾渊的怀里,放声大哭起来,她心里的痛,心里的怨和恨统统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

  顾渊紧紧抱住她,仍由她哭着,他只能轻轻抚摸着她瘦弱的背部,无言的安慰着。

  不知道哭了多久,周晓晓的声音都哭哑了,才停了下来,缓缓抬起头沙哑的说:“谢谢你救了我。”

  顾渊扯了几张纸巾,为周晓晓擦着脸上的眼泪:“一切都过去了,不会再有人敢对你不利了,好好养伤,把身体养好。”他不愿意说孩子还会再有这类的话,他知道自己也有私心,只是这种私心他不会对任何人说。

  再经过了惨痛的遭遇,又失掉了孩子的打击,身体早已脆弱不堪了的周晓晓慢慢陷入了一种昏昏沉沉的感觉里。

  看出了周晓晓的体力不支,顾渊扶着她又躺了下去,没多久她就睡了过去。

  周晓晓刚睡着,顾诺菲就慌慌张张的跑进了病房。

  顾渊连忙对顾若菲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带着她走出了病房。

  “晓晓怎样了?有没有事啊?”一出病房,顾若菲就急不可待的问着。

  “医生说她的情况很严重,起码一星期都下不了床。”

  “这么严重?哪里受伤了?”顾渊的话让顾若菲吃惊不小,一星期下不了床,那就不是一般的严重了。

  “她被人毒打……”

  “啊?”闻言,顾若菲差点跳起来。

  “你别乱动啊,怀有身孕的人还这样不知轻重。”顾渊看了一眼顾若菲。

  “谁敢毒打她?”顾若菲不顾顾渊的警告,接着问。

  “据警方查到的线索,说是一个叫沈佩的人是主谋。”

  再次被惊到的顾若菲急忙问着:“沈佩?这个贱女人回来了?”

  “你认识这个人?”顾渊奇怪的问。

  “知道一点,那女人上回就绑架过莫凡,没想到这回又绑架了周晓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