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以为你是谁,莫凡,你别异想天开,我讨厌你就是讨厌你,你不相信我何必假惺惺的关心我!”周晓晓言之凿凿的说着话,她真的很讨厌这样的莫凡,自高自大的样子。

  莫凡恶狠狠的盯了周晓晓一会,就放开了她的手,既然她想要自由,那就随她去吧。“你走吧,去追求你想要的自由,只要有一天,你不要哭哭啼啼的回来告诉我,你受不了了!”

  最后他还是妥协了,可是他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如果你想要自由,而我想要你,那我就会亲口折断你的翅膀,让你飞不起来,这一生,你都只能在我身边。”可是这些话他不想说出来,因为没有必要,有些事,太多人知道了真的很不好。

  周晓晓听到莫凡这样说,以为是自己伤害了他,她有点心软了,想要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可是,想了一想,没必要,而且,顾渊还在医院呢。

  “你好好冷静一下!”说完这句话周晓晓就头都不回的离开了,她也就没有看到莫凡那冷若冰霜的脸上的邪恶的表情,他勾了勾嘴角,总有一天,他会让周晓晓心甘情愿的留在自己的身边。

  周晓晓出了门就打车赶往医院,她的心都还有些颤抖,她一想起刚才的事情,心里就撕心裂肺的疼,疼得她都喘不过气来。

  她真的不明白,不过就一个月的时间而已,为什么莫凡变成了这样,难道自己受伤的事情他真的不知道吗?还是说他知道了也不想说。

  一想到这些事,周晓晓就觉得很难过,她把头埋在膝盖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所有人都只看到她坚强的那一面,可是根本没有多少人看到她脆弱的样子,她的心也不是铁做的。

  刚才她和莫凡吵得那么激烈,只是因为自己真的很生气,而且自己本来就是有恩必报的人,顾渊一次又一次的帮助自己,周晓晓怎么可能看着他的名誉被毁掉。

  不一会儿就到了医院,周晓晓付了钱就匆匆忙忙的去找,问了几次,终于在vip特护病房里找到了顾渊。他已经醒过来了,可是他似乎在和周叔说着什么。

  周晓晓想了想,深深的吸了口气,推开门就走了进去,“对不起啊,这个时候才来看你,刚才有事情耽误了,所以没来看你,你不会怪我吧!”

  一连串的话,让顾渊有些懵,周叔自然也识趣的退了出去,把空间让给周晓晓他们。

  “当然不会怪你,你还好吗?是不是又和莫总吵架了?”顾渊没有提自己的伤势,反倒是一脸轻松的样子,还硬撑着从床上坐起来,仿佛一点事都没有似的。

  周晓晓听到这些话就陷入了沉默之中,她想过很多很多种场景,却独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一种,顾渊不但没有怪她,而且还好心的问她和莫凡的情况。她真的认定了,顾渊就是好人。

  两个人朝夕相处了这么久,周晓晓觉得,顾渊真的是个很好的人,工作负责,有责任心。在生活上也对她很好,处处都照顾她,不让她难过。

  “顾渊,你是个好人,谢谢你帮我那么多!”周晓晓想了想还是决定道谢,这么多天来,她已经习惯了叫顾渊的名字,而且仿佛习惯了他在自己身边。可能顾渊真的是一个很温暖的人吧,有他在自己身边,周晓晓都觉得特别有安全感。

  顾渊笑了笑,看来,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而周晓晓完全是个计划之外,他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在朝夕相处中喜欢上她,但是,既然喜欢了,那自己就不会放手。

  他故意笑了笑,“不用谢,你说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照顾我,你看,我都被里家凡哥哥给打了毁容了,在我痊愈之前,你就照顾我吧!”说完他就看着周晓晓。

  被顾渊轻松的话一说,周晓晓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很多,看来,他真的很有哄别人的本事,“好,为了报答顾总的照顾之恩,这几天我照顾你!”她的脸上都是笑意。

  顾渊看着一瞬间开心起来的周晓晓,他的心情也好了很多,不知道为什么,只要他看到她灿烂的笑容,自己阴郁的心情都会好很多。

  是魔力吗?

  不,不是吧!是一种吸引力!

  后来的这几天,周晓晓一直都在医院照顾顾渊,而莫凡也因为公司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没空理周晓晓的事情。

  看◇+正版章…节上酷3匠☆网》Q

  总有一天,他会折断她的翅膀,让她再也飞不起来,哪怕她恨他也没有关系,只要好好的留在他身边就可以了。

  顾渊一天一天的好了起来,本来他的身体就没有什么大碍,其实那天的事他一直都没好意思说,他倒下去一方面事因为没力气,一方面事因为他有点低血糖。

  后来周叔发现了他,急急忙忙的把他送进医院,还打电话给周晓晓,不知会儿,他就在医生的各种抱怨中醒了过来。可是一看到周晓晓自责的表情,他就想继续装病。

  培养一下感情也是很好的啊,可是他一直没有说出真相,因为实在是太糗了。依周晓晓的性格,她要是知道了,肯定一直都会笑个不停。

  直到今天为止,顾渊觉得自己装不下去了,在床上在躺会的话就会变成植物人了,而且公司的事还需要他去处理,反正周晓晓还没有辞职,他还是可以见到她的。

  “走吧,谢谢你照顾我,我请你吃个饭吧,明天就要照常上班了!”顾渊站在医院的门口,看着天上刺眼的阳光,他发出邀请。

  周晓晓心里的有些东西还是不能消失,例如莫凡这几天总是夜不归宿,她心里虽然气愤,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一切就这样吧,顺其自然。

  “好啊,我要吃最贵最好的,补偿一下这几天以来陪你吃白粥的艰辛,你都不知道,那种粥,现在我一闻到就恶心!”周晓晓边走边说,两个人笑着走了,却没有想到,他们后面有一个人一直在跟着他们。

  手中的相机里都是偷拍的照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