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为什么,听到周晓晓说顾渊晕倒了的时候,莫凡很开心,他甚至希望他就这样死了,那自己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何乐而不为呢!

  可是,一看到周晓晓为顾渊来责怪自己的表情,莫凡就咬碎了牙齿,他不允许,不允许自己的女人为别人说话。“周晓晓,死了正好,我告诉你,我巴不得他早点死!”

  说完他就径直越过一脸痛苦的周晓晓走了过去,在沙发上坐下,拿出烟抽烟,很烦躁的甩了甩头发。

  周晓晓愣了几秒钟,她去转过头去看莫凡的背影,她觉得这样的莫凡好陌生,陌生到她都不认识了,从前那个说完一辈子对她好的莫凡哪里去了!

  “莫凡,我觉得我眼睛瞎了,嫁给你就是我人生中犯得最大的一个错误,你就是个骗子,你丧心病狂。我告诉你,我不会让顾渊有事,他死了我就给他陪葬。”周晓晓气急败坏的说出这些话,刚说出来,她就觉得头晕,于是她扶住了墙。

  莫凡听到这些话的时候,没有抽烟了,一把捏灭了烟头,额头上的青筋都暴起了,也可以看出来他究竟有多生气,他走了过去,按住周晓晓的肩膀,就深深的吻了上去。

  莫凡压根就不顾周晓晓的伤,可以说,他根本不知道她受伤了,他狠狠地压了下去,仿佛是一种惩罚,让周晓晓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他不断地深吻着她,咬她柔软的唇瓣,手肆意的在周晓晓的衣服里探来探去。

  周晓晓使劲的推开他,可是莫凡的力气太大了,渐渐的,她也就放弃了挣扎,有一种心死如灰的感觉,心凉到了极点,一句话也不想说,就像只不会说话的小狗。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莫凡仿佛来了兴趣,直接一把抱起周晓晓就进了卧室,他的眼睛红得像只兔子,有一种说不出的可怕的感觉。因为他真的很生气,他一次一次的折磨着周晓晓,让她求饶。

  可是到了最后,周晓晓已经没有力气了,她还是不说话,紧紧的抿着唇瓣,对于莫凡这样的行为,她只是觉得自己在履行义务而已。对,履行义务,履行她作为妻子的义务。

  酷}l匠Lg网"唯5一正W\版5,C其他fr都Hn是o盗√C版

  “从今天开始,你不准在去顾渊的公司上班,你必须好好的留在我的身边,不准离开,为我做饭,为我生孩子。”莫凡的话说的理所当然,他的额头上都是汗珠,脸上就是刚做那种事之后的潮红。

  周晓晓一点力气也没有,她就那样静静地躺在床上,眼睛就这样盯着天花板,一脸反应都没有,眼珠都不转一下。看起来,真的很像个木偶,不说话也没有表情。

  可是听到这句话,她忍住了全身的酸痛坐了起来,“不行,我不会放弃我的工作,我要证明我自己,我不想做被你关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我不想,一点儿也不想。而且,你没有资格!”

  “谁说我没有资格,我是你的老公,在法律上我们是合法夫妻。总之,就算你说破了天我也不会让你去上班,好好在家做你的莫太太,哪里都不要去,也不准去。你和顾渊的事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我们还是和从前一样。”

  莫凡甩了甩头发,走进了浴室,不一会儿,浴室就响起了哗哗的水声。

  周晓晓一脸茫然的靠在床头柜的地方,这一次她和莫凡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真的回不去了吗?不,不要,可是他都不相信自己了,该怎么回去!

  一切都回不去了!

  两个人之间只要出现了裂缝,一点一点的扩大,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有,还会彼此伤害,这就是周晓晓想要的结果吗?不,不想。

  可是如果真的不想让这段婚姻关系破裂的话,难道真的要听莫凡的,好好在家里待着吗?不,一想到刚才那个电话,是周叔打来的,他说顾渊在医院,昏迷的时候嘴里叫着她的名字,让她过去一下。

  不,周晓晓想到了顾渊救自己的时候的奋不顾身,她不能让顾渊有事,一想到这里,她就忍着全身的疼痛从床上起来,找了衣服穿上,她打算去医院看看,总之,自己决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拦。

  莫凡刚好从浴室出来就看到了这一幕,他走过去一把抓住了周晓晓的手,“你要去哪里,我不是说过了吗?从今以后你不可以去上班,在家里待着,我养你!”

  听到我养你这句话,其实还是挺感人的。微博上不是这样说的吗?一千句我爱你都比不上一句我养你。可是如今真的听到了,周晓晓却没有了那种兴奋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束缚的感觉。

  她知道,莫凡的意思就是让她不要在出去丢人了,好好的待在家里,也就是像主人和他刚抓来的鸟说,你好好在笼子里待着,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一切,只要你别飞走。

  可是周晓晓真的很想说,你给我造的金丝笼我不想要,很多时候,这样富裕优越的时候她真的不想要,她只想要自由。

  “你做梦,莫凡,你放开我,发泄你也发泄过了,我要去上班,我不会同意你所说的,你给我的金丝笼,我不想要,我也要不起。”说完周晓晓就拉开卧室的门走了出去。

  莫凡第一次觉得周晓晓这么不听话,他觉得自己身为男人的权威被挑战了,他的心里都是很不爽的感觉,他走上去紧紧的捏住了周晓晓的手腕,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这里是我家,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你还说不要,周晓晓,你不觉得自己很能装吗?”

  周晓晓觉得自己的手都要被捏碎了,莫凡今天一次一次的折磨,让她有点接受不了,为什么会这样,“莫凡,你放开我,好啊,房子是你的,那我搬出去!”她真的有点忍无可忍了。

  从来她都是一副乖巧的样子,因为她知道,莫凡在外面打拼很辛苦,她愿意体谅他,可是她不希望莫凡拦着自己,她也想有自己的事业,哪怕她每天的工资还不够她买一件衣服,可是这样她才会开心。

  可是,这一切莫凡都不懂。

  他就是那种自负的人,就是我给你的东西你必须要。而且他就是这样的人,周晓晓明明只是想要一个苹果,而莫凡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给她买了一车梨,然后周晓晓却没有收下,莫凡就对全世界说,自己花光了所有的钱给她买东西,而她却不要。于是,最后的结果就是,全世界都被感动了,然后谴责周晓晓冷血,可是她只想说一句话,她明明只是想要一个苹果而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