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渊看到这样的场景,心里都是扑通扑通的跳,周晓晓就那样躺在那里,没有一点生机的样子,脸色都是苍白了,还有一些地方都是血迹。

  昨天周晓晓穿着的白色衣服还没有换下来,上面都是血迹,这一切足以证明房间里的血都是她的。

  难怪啊,难怪所有的人都找不到周晓晓,原来是被丢在了花圃里,顾渊这个西式小洋楼的建筑风格就是这个样子的,四周都是草坪,然后有一圈花圃围在外面,这样看起来很美观,而周晓晓被扔的这里,种的都是一些没有什么香味的灌木丛,绿油油的,而且也没有人想的起来。

  “少爷,还是快吧周小姐送去医院吧,她脸色苍白,可能是昨晚那个女的伤害了她,如果真的是昨晚就躺在那里的话,现在可能已经面临生命危险了!”看到顾渊迟迟不过去,周叔只能走过来,没想到,却看到周晓晓就这样平静的躺在这里。

  是啊,听到周叔的话,顾渊一副大梦初醒的样子,现在的周晓晓已经很虚弱了,必须尽快送去医院,他刚刚究竟在想些什么啊,他连忙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周晓晓,眉头紧皱着就赶忙赶往医院。

  所有人都陷入了慌乱之中,顾渊把周晓晓抱起来的时候,也没有休息到她手上的一个洞,却不知道,远远的有一个地方有一个人一直在看着这一切,她一直都冷眼旁观。

  是顾渊亲自开车把周晓晓送进医院的,他不知道怎么描述自己此时此刻的心情,心好慌,看着周晓晓没有颜色的脸庞,顾渊仿佛觉得一瞬间她就会消失不见一样,而周晓晓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急坏了他。

  这一刻的顾渊恨不得把车当做火箭开,他已经闯了很多个红灯,平常觉得医院很短的他今天却觉得医院好远好远,远得他都看不见。

  已经是最大的时速了,可是还是于事无补,离医院还是很远。

  终于到了医院,当看到医院这两个大字的时候,顾渊觉得仿佛就像一个失去了光明的还在在寻找光明一个样子,找到医院了他,也就像盲人看到了太阳光一样。

  (T最!@新d{章"#节`上酷¤C匠M网"

  顾渊急急忙忙的抱着昏迷不醒的周晓晓就跑进了医院,“让一让,让开这里有病人,医生,医生快来!”他的声音很大,跑得很快,额头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

  经过顾渊这么一喊,医生纷纷都赶了过来,顺利的把周晓晓送进了抢救室,顾渊本来要进去的,可是看到门口的家属止步,他就只能坐在门外干等着,什么也做不了,看着红灯亮起来,顾渊觉得现在的周晓晓就是在和死神斗争,一定要坚强啊。

  周叔不久后也赶来了,看到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的顾渊,他觉得很陌生,也觉得很欣慰,至少,他终于会担心别人了,也就意味着他懂爱了,以后不会再孤单,那就算自己走了也有个人能陪他说说话了。

  真好,不用担心了!

  “少爷,你还是先回去休息一下,周小姐这边我来守着,她出来了我告诉你您吧,而且,公司那边……”周叔还是在劝顾渊,毕竟他一个晚上都没有合眼了,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

  可是周叔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顾渊打断了,“周叔,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还是想亲眼看着他平安的出来,我不希望她在受到伤害,您也不用劝我,您还是回去休息一下,你也是一个晚上没有睡觉了。”

  周叔觉得自己就像狗咬吕洞宾一样,不识好人心,不过体会一下顾渊的心情,他也能理解,就是觉得被碰了一鼻子的灰而已,“咳,没事,既然少爷不回去休息了,我也不回了,我在这里陪少爷。”

  顾渊只是深深地看了周叔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他额前的头发落了下来,看起来很像一个落魄的大学生,深邃的眼神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最终,顾渊还是叹了口气,什么也没说,不说话就是默认了吧,周叔这样想。

  于是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中,外面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大雨,瓢泼大雨,让顾渊觉得这仿佛是一场不好的征兆,他总是心神不宁的,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周叔,你觉得我是不是特别没用,晓晓居然在我的别墅里出了意外,究竟是谁,想要伤害她,这样的一个弱女子,究竟是谁,居然忍心下这样的毒手!”周晓晓被送进抢救室已经两个小时了,可是她还是没有一点消息,顾渊就想找个话题让自己的心平静点。

  周叔叹了口气,“少爷别这么想,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不过恕我多嘴,我已经查到了周小姐的资料,他可是莫凡的妻子,你真的……”

  周叔自然没有在继续说下去,因为他也深深的明白隔墙有耳这个道理,他不会用这件事来冒险。

  顾渊一点儿也不觉得惊讶,周叔的性格他很了解,“周叔,我都知道,可是没办法,你懂的,而且,我决定的事我一定会做的。”

  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之中,安静的等待着周晓晓脱离危险。

  “你们谁是家属,过来签字,签字之后我们在继续,手术可能有风险。”一个医生走了出来,拿着病危通知书让顾渊签字。

  不知道怎么地,顾渊一下子就生气了,眼睛红红的,“你们一定要救活她,否则,否则我让你们这家医院倒闭!”他揪着医生的领子,就像一只发狂的狼,随时都可能咬人。

  医生自然也是很紧张,他当然知道眼前的这位是顾氏集团的总裁,“顾总,你想要救她你就快些放开我,病人大量失血,你要做的就是签字,然后去化验血型,对的话就抽血,血库的血型已经不多了,而不是在这里生气浪费时间,你要知道,对于生命垂危的人来说,多一分钟就多一分钟活命的机会。”

  是啊,想到这里,顾渊就放开了手,匆匆在病危通知书上签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