匆匆签完了字,顾渊又火急火燎的拉住了医生的手,“医生,你一定要帮我救救她,尽量,救活她多少钱都可以,求求你们。”他说话的时候,语气都带着一丝的悲伤。

  医生重重的叹了口气,“哎,顾总,救死扶伤是医生的本职,你不用担心了,静静等待就可以,你还是先去化验,血型一样的话就可以输血了。”

  说完医生摇了摇头就走进了抢救室,没想到顾渊还有这样悲伤的一面,果然,有些人是你一辈子都看不透的。

  医生才走进去,顾渊就对周叔说:“周叔,你快点回去,做一些有营养的东西过来,等她出来了就可以吃了,我去化验,我不能看着晓晓失血过多不闻不问。”

  他丝毫没有考虑周晓晓会不会醒过来这件事,说完还没等周叔回答,顾渊就匆匆忙忙的朝着化验室跑过去,如果让他查出来昨晚究竟是谁冒充丫头伤害了她的话,他绝对不会放过她。

  如果周晓晓知道这件事的话,一定会很感动的。

  微博上不是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吗?你若折了我爱人的翅膀,我定费了你整座天堂。

  “医生,哪里可以化验,我的朋友失血过多,我要给她抽血。”找不到路的人只能向护士站的小护士询问,本来小护士在玩手机,只是抬了抬头,看到是顾渊之后,立马就换了一副喜气洋洋的表情。

  “顾总,你说什么,我有什么可以帮您的?”这句话说出来,顾渊咬牙切齿的,难道这个小护士是耳朵聋了吗?不过算了,“我说化验室在哪里,我要输血!”

  这句话,顾渊几乎是咬着牙齿说的。

  小护士却笑了,很灿烂的那种笑容,还整理了衣服,“好的,顾总我马上就带你去。”

  刚好走到化验室门口,顾渊就淡淡的瞟了一眼小护士,“你笑起来真好看,不知道你为什么笑得这么开心?”

  小护士听到这句话更加开心了,喜笑颜开的,“人家当然是因为看到顾总了,顾总这么帅,看到还能不开心吗?”小护士很开心,还一心幻想着能够结识顾渊,是多么好的机会,这个经常在报纸上看到男人,和她说话了,等会和小姐妹有得说的了。

  “呵呵,我觉得医院在多几个你这样的人的话,这家医院就快要倒闭了,而且,你这样的人,不配做护士,懂吗?给我滚!”顾渊说完就转身进了化验室,他对于这样的小姑娘是真心的无语,难道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这么花痴么。

  而且,对于无关紧要的人,顾渊的字典里从来没有谢谢,知恩图报这几个字,可用就用,不可用就扔了。

  很快就确定了血型,幸好,顾渊觉得很庆幸,他的血型和周晓晓的是一样的,幸好,这一次他还可以帮忙,这就是最好的结果。

  这边的顾渊在想办法救昏迷不醒的周晓晓,而身在国外谈生意的莫凡却什么都不知道,其实他不是去出差,因为公司出现了问题,需要外援,他才远赴国外求援的。

  顾渊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点,他拿着化验单过去的时候,正好和一个前来孕检的女人擦肩而过。

  是的,来孕检的就是顾诺菲,孙冉也和莫凡一起出国了,本来她想让周晓晓陪她来的,可是她的电话居然打不通,她就只能一个人来了,一向没心没肺的她根本不知道周晓晓已经出事了。

  医生看了顾渊的化验单,同意输血,正好血库的血也不够了,顾渊换了病号服就跟着医生走进了抢救室,抢救室里有很多医生,周晓晓平静的躺在那里,脸色依旧苍白,身上还都是血迹。

  这样的周晓晓让顾渊的心狠狠的疼了一下。

  开始输血了,顾渊因为太累了,而且为了避免抽血的时候出现晕血的情况,他还打了麻醉,现在已经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当顾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VIP特护病房里,守在床边的人是周叔,“周叔,我怎么在这里,我睡了多久,晓晓醒了没有?”

  顾渊刚醒过来就一连串的问题,让周叔不知先回答哪一个,“咳,少爷,你睡了一天,可能是因为你太累了吧,”说到周晓晓的时候,他的眼神暗淡了下去,真是……

  顾渊的精神已经好了起来,红光满面的,周叔这样的表情自然瞒不过他,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周叔,你告诉我,晓晓她怎么样了,究竟怎么样了,你说啊!”

  看着顾渊这么激动的样子,周叔摇了摇头,“少爷,你别激动,我告诉你,周晓晓她已经脱离了危险,不过……”说到这里,周叔就没有在说下去了。

  有时候啊,人就是这样,说的那个人怕听的那个人担心,可是听的那个人却一直焦急的等待着说的那个人。

  “周叔啊,你说话就一次说完吧,听着这样我可以接受的,你这样说,我真的快要被你逼疯了。”顾渊一脸无奈的表情,周叔就不能痛痛快快的说完吗?

  周叔叹了口气,自己是不想让他难过啊,算了,不理解就算了吧,“好吧,周小姐已经脱离危险了,不过体内的余毒未清,还要再进行观察才可以出院,而且,”周叔说着还抬头看了一眼顾渊,看到他那种眼神,他还是决定继续说,“余毒未清是因为我们的花圃里有蛇,周小姐在那里躺了那么久,被蛇咬了。”

  说完周叔低下了头,生怕顾渊怪他不好好打理花圃。

  可是顾渊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安安静静的坐着,坐了一会,他就起身去看周晓晓。

  最新…章节6上酷匠网dG

  周晓晓就在抢救室的旁边,因为这个病人真的很特殊,浑身都是被玻璃划伤的痕迹,手腕上还有一道很深的伤痕,如果在深一点可能连静脉都断了,还被蛇咬,哎!

  听着病房里的小护士在讨论着周晓晓的病情,顾渊觉得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而且苍天啊,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她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