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心情不好我们就先去吃饭,然后喝酒吧,刚好我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不知莫夫人觉得这个提议怎么样?”顾渊想了想,提出了建议。

  因为他觉得,此时的周晓晓就像一只迷路的小马驹一样,兜兜转转找不到方向,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顾渊想要帮帮她。

  其实顾渊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时候想要经常见到周晓晓,一看到她开心就会开心,而且他特别希望,每一次她遇到困难的时候都是他出现在她的身边。

  如果说公主一定要选一个王子做伴侣的话,顾渊觉得,自己可以做公主身边的一个影子骑士,不过他不会就这样放手的。

  周晓晓考虑了一下,此刻她的心情五味杂陈,今天本来陪在她身边的人应该是莫凡,可是却不是,如果今天他没有出差,而是一直陪着她走下去了,那她也不会被吓到。

  “那好吧,喝酒的事我考虑一下,现在我们先去吃饭吧,刚好上一次我还差你一顿饭呢!”周晓晓提出来请顾渊吃饭,她还记得几天前放他鸽子的事情,一直都觉得很内疚,而且那天他把挂号的单子给了自己,没看病,才会生病的。

  今天又再一次帮自己解了围,不管从那个当面说,周晓晓都觉得,自己应该好好感谢一下顾渊。

  虽然周晓晓的心情真的很不好,她很难过,可是有些东西,真的没必要表现得那么明显,她依旧和平常一样,大大咧咧的笑着问顾渊要去哪里吃东西,毕竟,感谢人家,还是要遵从别人的意见。

  顾渊考虑了一下,“我们去吃火锅吧,西餐什么都吃腻了,山珍海味吃惯了,今天想尝尝家常便饭。”

  “哈哈,我看你是大鱼大肉吃多了,想尝尝清粥小菜吧!”周晓晓毫不吝啬的打击他,对于她而言,她不喜欢夸奖别人,对于好玩的朋友,周晓晓只有一个观念,损,使劲损!

  其实周晓晓也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把顾渊也划在了她的朋友圈里,究竟是什么时候呢。是顾渊把她从会议室抱出来?还是故意把挂号单给她,陪她看病,自己却生病了?不,都不是。

  其实真正的原因,周晓晓也不知道,算了,人生干嘛要活得清清楚楚,大概就可以了!

  很快,两个人就到了A市最豪华的火锅店,看吧,周晓晓就说,顾渊怎么可能会去一般的店面呢,不过嘛,大老板就是要这么高端大气上档次!

  两个人点了单之后就坐着有一句,没一句的聊天,从喜好到生活,聊了很多很多,菜终于上来了,因为周晓晓的手不方便,她就做指挥,想吃什么顾渊都会给她煮。

  不知道为什么,今晚的月色并不好,而且天上连星星都没有,还隐隐约约看见乌云密布,可能又是要下雨了吧!但是在房间里吃饭的两个人却吃得热火朝天,不亦乐乎!

  吃到最后,周晓晓都觉得吃撑了,这一次和顾渊吃饭,她觉得很愉快,暂时已经忘记了今天的不开心,但是一个电话让她更加难过。

  是的,就是莫凡打过来的电话,周晓晓本来不想接,可是顾渊说“你还是接吧,今天他挂掉或许是在开会,你们先聊,我去下洗手间!”说完他就打开门走了出去。

  周晓晓看着顾渊走出去的背影,心里竟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她觉得顾渊的背影有些说不出的落寞和孤单,虽然坚挺,却还是有着不为人知的硬伤。

  其实这个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不够坚强,就像每个人都是肉做的,而不是钢铁,在坚强的人都会有别人看不到的脆弱。每个人都是个坚强的人,只不过,表现的方式不一样,有些人的坚强在心里,有些人的坚强在脸上。

  ,看Cq正P版x章节rw上酷{$匠=/网

  等周晓晓回过神来的时候,手机铃声还在响着,犹豫了一会,她细长的手指才划过接听键,“凡哥哥。”

  莫凡听到周晓晓的声音,他打了好几个电话都没人接,他还以为她出事了,“好了,既然你没事,就早点睡吧,我很快就回去了,就这样,不说了。”他的语气有点僵硬,让周晓晓的心有些凉凉的。

  于是顾渊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一幕,刚才他们吃的火锅已经被清理了,桌上摆满了酒。

  他一脸严肃的走过去,拿过周晓晓手上的酒杯,“你别喝了,喝酒很伤身体的,这样对胃不好!”虽然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猜测,这件事一定和莫凡刚才打过来的电话有关系。

  周晓晓刚刚喝了一点,她心里很难过,为什么,莫凡忘记了她父母的祭日也就算了,刚才说话的语气还那么生硬,自己不过就是想说几句话,可是他连机会都不给,就挂了。

  “啪……”周晓晓把喝完酒的酒杯砸在了地上,碎成了几块,顾渊的太阳穴有些疼,他没想到其实周晓晓也是个麻烦的女人,不过他乐意照顾它。

  “周晓晓,你冷静一点,难道没有莫凡你就活不下去了吗?”顾渊看到周晓晓为了莫凡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有些生气,不过,生气归生气,还不是什么办法都没有!

  周晓晓听到这句话,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很开心,“是的,你说对了,我就是这样的人,你猜对了,我没有凡哥哥我就是活不下去!”说完她就做下去继续喝闷酒,既然在顾渊的心里她是个这样的人,那就破罐子破摔好了,她没意见。

  “那好,我陪你喝!”顾渊实在是看不下去,他讨厌一个女人为了一个男人要死要活的,更加不喜欢一个男人为了一个女人连尊严都不要了,这样的人,他这辈子最讨厌。

  说完这句话,两个人就开始拼酒,顾渊不得不说,他见过酒量差的,也见过酒量特别好的,可是就是没见过周晓晓这么差的,才喝了几瓶就到在他怀里。

  看到周晓晓平静的躺在他的怀里,顾渊似乎也喝醉了,低下头吻上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