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好顾渊眼疾手快的接住了周晓晓,否则她真的会摔个狗吃屎的。

  这一次的周晓晓真的被吓坏了,她都没心情去研究为什么顾渊会很奇怪的出现在这里,而且,今天一天都不对劲,还有自己在车上看到的那个带鸭舌帽的人,难道一直都是她在跟着自己吗!

  一想到有人跟着自己这件事,周晓晓就浑身发软,这真的不能怪她,在经历了很多事之后,她还是不够勇敢,依旧很怕,害怕旧事重演。

  “你怎么了?那么激动,来陵园不是祭拜家人或者亲戚朋友的吗?你怎么吓成这样,脸色苍白,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见鬼了呢!”顾渊试着用最笨拙的语言来安慰周晓晓。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鬼这个字,周晓晓的心更加静不下来,今天一天她都有些心神不宁的,仿佛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一样,还总是觉得有人跟着自己,周晓晓觉得自己又没有做亏心事,怎么可能会这样,不,不可能。

  不过对于顾渊及时的出现在这里,周晓晓觉得很安心,至少,现在是两个人,“没事,我觉得刚才有人跟踪我,还好你及时出现了,幸好,幸好!”周晓晓一边说着还一边拍着自己的胸口,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突然,周晓晓的脑海里闪过一种想法,她又听到了落叶被踩碎的声音,她突然就抬起头来,四处张望,生怕有什么东西会靠近她一样。

  顾渊对周晓晓这样的表情感到心情愉悦,这样的感觉还不错吧,幸好,他出现了,“当然了,我刚才就在你旁边来着,你却傻傻的举着一根木棍,有一种要打流氓的感觉,近距离看,以为你打蟑螂,远距离看的话,就像一个战无不胜的女孩子!呵呵……”

  听到这样笨拙的笑话,周晓晓的心渐渐平静下来,从一开始的心慌意乱到现在的波澜不惊,她这么很庆幸,今天能在这里看到顾渊,他还笨拙的讲笑话给她听。

  看来这个顾渊也不是这么讨厌,可是莫凡为什么不喜欢他呢,周晓晓一直没想通,可是后来很久很久以后她才知道,不过那个时候知道,已经晚了。

  “对了,我家凡哥哥为什么不喜欢你?”周晓晓还是问出了心里的疑惑,她这个人就是这样,藏不住秘密,自然也就不懂得隐瞒,突然她发现自己称呼不对,连忙改口,“不,莫凡!”

  说完周晓晓的脸都微微的红了起来,像一个大苹果一样。

  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周晓晓这样害羞的样子,顾渊的心情莫名好了起来,可是听到她对莫凡那么亲昵的称呼,心里还是不痛快,“那肯定是因为他觉得我比他帅,所以嫉妒我了!”

  虽然是开玩笑的意思,但是顾渊的这句话确实逗笑了周晓晓,她阴郁的心情仿佛被一扫而空。“你少自恋啦,他明明比你帅的!”

  “算了,你不是在祭拜父母的吗?快点啦,我等着你,省得你又被吓坏了。”顾渊还是一脸无所谓的表情,他笑了笑,好像遇到周晓晓之后,一切都在慢慢好起来。

  这就是喜欢吗?

  可是听到顾渊这样说的周晓晓心情突然一下就低沉了下来,她慢慢的蹲在她父母的墓碑前,上面还有她们笑的很灿烂的照片。

  顾渊识趣的走开了,不过并没有走远,就在十米的范围内。

  周晓晓坐在墓碑前,把花放下,有一句每一句,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话,顾渊听到了,仿佛就在说一年来发生的喜事咯,霉事了。

  终于,不一会儿,周晓晓从地上起来了,因为跪的时间很长,所以她起来的时候有些不方便,可是还是不影响,顾渊却眼疾手快的过来扶着她。周晓晓看了看顾渊,嘴动了动,想要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

  刚走到陵园门口,就下起了大雨,雨点就像大豆一样,纷纷扬扬的落在这两个人的身上,平时特别喜欢雨天的周晓晓这一刻却开始讨厌起雨天来,不过顾渊还是没有放开她,依旧扶着她,没有放开的意思。

  “顾渊,我没事了,公司还有事,你快回去吧!”周晓晓还是决定让顾渊回公司,毕竟人家是大boss,有些事耽误不得。

  顾渊的头发已经被淋湿了,衣服也有些潮湿,可是他没有什么感觉,依然坚毅的扶着周晓晓,“没事,我先送你回去吧,毕竟你也是我公司的员工。”

  不是吧,顾大总裁,你是在找借口吗?别的员工你都不关心啊!

  周晓晓也找不到拒绝的理由,只能任由顾渊扶着,一步一步的走着,因为她一开始被吓坏了,现在身子还是软的,顾渊只能搂着她。

  两个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雨水里,仿佛忘记了时间,好不容易走到了陵园门口的停车场,一开始载周晓晓来那个出租车司机已经无影无踪了,不过,幸好,顾渊是开车来的。

  说实话,周晓晓真的觉得,顾渊是个绅士,虽然有些时候有点流氓脾气,可是总体来说,感觉还是很不错的,他忙前忙后的,帮周晓晓打开车门,让她进去,还打开空调。

  总而言之,一切都是妥妥的,没出过半点差错。

  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窗外的雨水滴滴答答的落在车窗上,周晓晓觉得很漂亮,顾渊却说话了,“不如先去医院吧,你手上的纱布已经被雨水淋湿了,万一发炎就不好了。”

  听到顾渊这样说,好像是啊,自己手上的纱布都被淋湿了,贴在皮肤上,感觉很不舒服,可是他不说,周晓晓都还没发现,她有些惊讶顾渊的细心。

  最/新章…\节9上@n酷|匠网kX

  最后周晓晓还是同意了,顾渊陪着她去医院换了药,她也去商场从新买了衣服,因为她不想回家。

  “你给莫凡打个电话吧,和他说一声。”顾渊善解人意的提醒周晓晓,本来她不想打的,可是想了想,还是拨通了电话。

  响了一声就挂了,周晓晓的心情更加不好,顾渊却提出来去喝酒。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