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廖菊兰放学之后,想要回家去看看,出乐府大门刚刚拐弯儿的时候就被人从脑袋后边打晕,然后塞进了一个马车里。

  廖菊兰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正睡在一铺炕上,屋子里温馨,和自己在兰州时住的屋子是一样的。看见有一个人正坐在桌子旁边看书呢?看那背影,分明是太子殿下。她才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太子给掳来了。

  她来到太子跟前的凳子上坐下了,太子抬头看向了她。

  廖菊兰极力让自己冷静,她微笑着说:“是哥哥请我来的吗?”

  “是我。”

  “哥哥想见小妹说一声不就行了吗?何必这样大费周章。”

  太子冷笑一声说道:”只怕只是‘说说’是不当事的。“廖菊兰嘿嘿地傻笑敷衍着。

  “这次旅行快乐吗?”

  “很快乐。”

  “为什么不愿意见我了?”

  “没有啊,是最近比较忙。”廖菊兰低着头说道。

  太子却不再说话了,继续看他的书了。

  廖菊兰四下溜达着,打开衣柜,见里面都是女孩的衣服,每一件都是那么漂亮,衣料的质量很好,有丝绸、有貂皮的,廖菊兰一件一件地试穿,都很合身。梳妆台上,有各种珍珠、玛瑙、玉石做成的首饰,金钗银钗的更是有一大盒子。

  “哥哥,你这是什么意思,是要把我养在这里吗?”

  “呵呵,真要养的话,我也养得起。”

  廖菊兰靠近了太子,说道:“哥哥,你不会是喜欢兰儿吧。”

  太子看了她一眼,说道:“并不讨厌。”

  “喔。可是哥哥最爱的姑娘依然是太子妃吧?”

  “是的。”

  果然是的。廖菊兰不想和太子再说话了,她到那边的书架上拿了一本小说看了起来,也不知怎么的,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梦里,自己睡在一片云彩上,“白兰兰,白兰兰!”

  廖菊兰一下子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却看见仿佛一辈子没见面的自己前世的好友李娜娜正在叫自己。

  “娜娜,你怎么来了?”

  “兰兰,是月下仙人命我来这里通知你的。”

  廖菊兰一听是月下仙人,有些害怕,问道:“怎么了?”

  “月老都告诉我了,你当初被罚下凡,俗话说‘天上一天,地上一年。’你当初下凡天后娘娘并不知道。昨日她清点天上的女仙数量,发现你不见了。月老说你被罚关在月老宫了。天后娘娘却说这样罚你太轻了,要罚你剔除仙骨,永世不得入仙籍。”

  “那可怎么办呢?”

  “兰兰,月老说现在凡间有几位上神,但具体是谁天界封锁消息太紧,他也不知道。但是如果你能够设法怀上一位上神的孩子,将来你就是小神的母亲,就不会被踢出仙界了。”

  “我哪有那个能耐?”

  “兰兰,只要你想,就一定能行的。否则,只要天后娘娘感知到你已经私自下凡,你就等着灰飞烟灭吧。”

  “可是娜娜,我不是私自下凡啊!是月老让我下凡的。”

  “傻丫头,月老那是给你重罪轻判了,是私自让你下凡来弥补过失的。要是天后娘娘发现,连我也会和你一块受罚的。”

  “那日,天后寿宴,她是那么的温柔大方,怎么会如此狠毒呢?”

  “兰兰,天后主管天界所有女仙,在天帝面前,她自然是温柔大方的,可是在咱们这些小女仙面前,她可是铁面无私的。兰兰,就算是为了我,你也要赶快怀上一位上神的孩子,知道吗?”

  “好的,可是我哪知道哪一个是上神呢”

  “兰兰,月老说了,他算出你与上神有缘,所以你一定知道该怎么做的,我先走了,要是被天后发现,我就完了。”

  “好的。”

  廖菊兰一个激灵,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是一边看书一边睡着了。她知道,李娜娜跟她说的事情非同小可。她得赶紧准备。

  她听镜子妖怪和杯子妖怪说过,太子殿下和楚王都是天神转世。而且她强烈地感觉到太子就是青华帝君转世,他在神界没有妻子,而且自己爱的也是他。算了,就设一个圈套怀上他的孩子吧。

  当天一直到傍晚的时候,太子才派人宋她回到乐府。回到自己的房间,她抱着镜子和杯子坐在床上,小声的把这件事告诉了它们。说完之后,她静静地等着它们给她出主意、镜子说话了:“菊兰,我听说天后是一个很厉害吝啬的女人。你若是怀上天帝转世的孩子,那你的小命可就要呜呼了,天后追到天涯海角也会追到你的。”

  “我可不敢,我可不敢。”

  杯子妖怪说:“这样吧,你假装中毒了,对太子说,只有你生育孩子,你体内的毒才能够得到控制,而且对孩子的影响也不大,而你不希望和别人生孩子,所以求他和你生一个。”

  “可是他怎么会同意呢?”

  “放心吧,他若是爱你,会同意的。”

  “好吧。”

  这一天,太子又派人来接廖菊兰到别苑相会,廖菊兰临走时吃下了镜子妖怪给她的一个黑色药丸子。

  ;=最新r章☆节p上{i酷匠Ph网*

  到了太子别苑的后不久,太子就发现她的脸色越来越差,不一会,竟然哇的一下子吐了一口血。

  “兰儿,你怎么了?”

  太子赶紧把廖菊兰抱到了床上,廖菊兰于是告诉他自己在乐府后山中了一种奇毒,有一位满头白发的道人告诉她只有她生育孩子才能在生产时带走大量的毒素。而她不想嫁给别人。

  “哥哥,你能帮帮我吗?”廖菊兰虚弱地说。

  “怎么帮?帮你选一个夫婿?”

  廖菊兰摇头,然后专注地看着他。

  “你是什么意思?你是想让我和你生育一个孩子?”太子诧异地问道。

  “恩,我就是这个意思。”

  “可是兰儿,我已经成亲了啊!”

  “没关系,我们还是兄妹,哥哥只要让我怀孕就可以。”

  “如果我不帮你呢?”

  “如果哥哥不能帮兰儿,兰儿就不活了。”

  “让我想想好吗?”

  “恩。”廖菊兰说完竟然又晕了过去。

  太子坐在床边想了很久,一方面,他派人找来东宫最好的大夫给廖菊兰把脉,那大夫却说她中了无解之毒。一方面,他非常担心廖菊兰,真心不想让她出事。

  等廖菊兰醒来后,发现太子已经命人准备好了酒菜,太子说道:“兰儿,我同意了。”

  “哥哥,那就让我们一醉方休吧。”

  “好吧。”两个人开始喝酒。可是廖菊兰知道,太子是一个怎么喝酒都不会醉的人。所以她只是想把自己灌醉而已。

  酒过三巡,廖菊兰靠在了太子的身上,用迷离的眼神看着他。她用双臂搂住了太子的脖子,把自己的嘴唇凑了上去。

  这时,太子发现,自己并不讨厌她,竟然心甘情愿地和她亲在了一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