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菊兰只觉得五脏俱焚,血脉膨胀。她咬着牙说道:“先生,我难受!”

  国画先生让廖菊兰坐直,自己盘腿在她身后面坐好,说道:“凡人难以承受这血灵芝的强大灵性,却有无数人争着抢着这件宝贝,殊不知这血灵芝普通人吃了之后,因为自身无法承受这样大的灵性,会全身爆裂而死。”

  说完,他给廖菊兰运功帮助她吸收这血灵芝的灵力,疏导这些灵力为廖菊兰疗这次所中之毒和以前身上的余毒。之间他们俩身上升起一股热气,廖菊兰的全身都出了很多汗,国画先生也热得把面具摘了下来。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收功,廖菊兰由于一下子身体失去了支撑,竟然向后倒入了国华先生的怀抱。这一倒下可不要紧,她看到了此生看到过的最好看的一个男人。国华先生之前都是戴着面具的,她原本以为他定然是丑不堪言的,今日一看,他却如轩辕老师所言,好看得让人移不开目光。

  皮肤白皙,眉若远山,双目有神又很淡然的样子,那鼻子那嘴,都像是艺术家雕刻出来的一样,整个人看上去像一个谪仙一样。廖菊兰顿时升起一种莫名的熟悉感,觉得他特别像前世她认识的那个救过她命的、长得特别像天帝的男人。

  而这个男人此刻也正看着她,他说道:“看够了没有?”

  廖菊兰的脸腾的一下子红了,自己何时这样傻傻的盯着一个男人的脸看过,何况这个男人还是她的先生。她赶紧面向他坐正了身体,低着头说:“先生,我施礼了。”

  紧接着,她跪了下来,给先生磕了一个头说:“学生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不必多礼。”

  “先生,你刚刚是不是为我输真气来着?”

  “是的。”

  “那您赶紧调息一下身体吧,我保护您。”后面的半句话她的声音很小,因为她知道自己保护不了他。

  可是先生却笑了,他说:“好吧,要是有什么东西靠近了,你就告诉我一声。”

  国画先生再次运功,这次是给自己调息。修行之人平时都会掩盖住自己的气息,可是调息尤其是刚刚输出了打量真气之后,他的气息就会外泄。廖菊兰发现他的四周出现了一道光晕。过了一会儿,在他们的十米开外的地方,竟然聚集了很多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细一看,才发现这些鸟竟然都是凤凰。那些凤凰围成了一圈,看着国华先生运功。过了很久,他收功了。看到了这些凤凰。凤凰们都轻轻朝着他拜了下来。

  其中有一只凤凰身上火光乍现,然后变成了人的模样。凤凰其实是分男女的,男的叫凤,女的叫凰。这只凤凰变成了一个少年男子的样子,走到了先生面前,再次施礼,道:“属下参见上神主人。”

  国画先生和廖菊兰都是一惊。国画先生说:“我前些年虽说跟随雪域的师傅修习过仙法,可惜我还没有修炼成仙,你为何要说我是上神,我又根本都不认识你,你又为何说你是我的属下呢?”

  “上神多年前说要闭关修炼,不想如今已经转世成人,所以可能已经忘记了您前世的记忆。您刚才运功调息的时候,我们感受到了您巨大的灵力,我本是您的灵宠,所以最先找到了您。”

  “哦?师父倒是说过我可能是神仙转世,没想到是真的。那这些凤凰呢?他们为什么来?”

  “主人,因为您本来就是一位凤神,它们也都感受到了您的凤神一时兴奋,就都来看了。”

  国画先生赶紧收起了身上的气息。这时那个少年却又指着廖菊兰问道:“主人,这位是?”

  “她是我的学生。”

  “主人,我感觉到她的身上也有淡淡的凤族气息。”

  “是不是因为我刚刚给她吃了我炼制的血灵芝,又给她输了真气呢?”

  “有这个原因,但我还感觉到她自身好像也是一只凤凰,只不过她是凤凰的灵魂附在了人的身上,和人共享一个身体。”

  廖菊兰一听这话吓得脸都白了,她赶紧说道:“那怎么办?”

  “姑娘不必担心,这只凤凰的灵魂已经和你的灵魂融在了一起,所以可以说,你也是一只凤凰了。”

  “那我为何不能变成凤凰?”

  “我不是说了吗?因为你没有凤凰的身体。”

  “那你能看出和我共享灵魂的是一只多大的凤凰吗?”

  “和你一般大,你们的血都融合在了一起,特别像在你出生之前,这只凤凰就已经和你融合了。”

  廖菊兰吃惊得坐立难安,又觉得这是很新奇的一件事。她说:“这么说,我也可以修炼成仙了?”

  “从理论上来说是的,更何况你吃了主人炼成的血灵芝,那是用主人的血养大的灵芝,主人又给你输送了真气。现在可以说,你和主人的关系比我和主人还要近了,你们甚至可以互相感知,心意相通了。”

  “啊?”廖菊兰吃惊得张不开嘴巴了。

  “当然,这可能需要你再修炼一段时间。”

  “噢。”廖菊兰长出了一口气,她可不想和先生心意相通,那她想什么他不就全知道了。

  “主人,看到您安好就好,属下本不能打扰您在人间修行的,属下告退了。”那少年向着国画先生施礼道。

  “好吧。”

  那少年又变成了凤凰的样子飞走了,其它凤凰也都跟着飞走了。

  “这么说,我的身上有凤族血统了,这可奇怪了,回家后我要问问我的爹娘。”廖菊兰在心里盘算着。

  她又看向先生,说道:“先生,您长得这么好看,为什么要戴面具啊?”

  }}酷^匠eU网u唯c一正x版m",◎y其$y他.都;是l…盗C版}H

  “长得太好看了让我不得劲,以前在雪域的时候,那里的女孩子经常追着我跑,这让我不舒服,所以我戴上了面具,这样乐府的女孩子们就不会追着我跑了,明白了吗?”

  “呵呵呵……”廖菊兰捂住嘴笑了起来。

  “那您到底叫什么名字啊?您到底是什么什么啊?”

  “我叫轩辕拓。”

  廖菊兰再次吃惊,她说:“您就是那个和东陵人打仗,攻无不克,战无不胜,让东陵人闻风丧胆的楚王殿下啊?”

  “不敢当。”

  “啊?”

  “别啊啊了,以后不许一个人到这座山上来了,记住了吗?”

  “记住了。”

  “咱们下山去吧。”

  “是。”

  下山的时候,国画先生在前面走,廖菊兰在后面磨蹭着走,国画先生料想没有妖怪这会儿会再为难廖菊兰了,就走得更快了。

  廖菊兰走着走着,突然发现自己的脚边上出现了一个小破镜子和一个小破杯子,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在告诉她,这是她在海上的小岛上见到的镜妖和杯妖。它们也许是来找她的吧。想到这里,她把它们捡了起来,揣在了怀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