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天放学后,廖菊兰觉得有些想家了,就想到回家去住一晚,一进客厅,就看见父母正在聊天呢。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廖菊兰像小鸟一样跑到了母亲的门前。

  “你还知道自己有家啊?你每天陪着你轩辕老师的时间可比陪着你娘我的时间多多了,你说,到底谁是你娘啊?”廖母佯怒地说。

  “当然您是我娘了,您是世界上最好的娘。”

  “油嘴滑舌。”廖母拍打了廖菊兰的头一下,廖菊兰赶紧躲开,呵呵地笑了。

  “爹,你们在聊什么呢?”

  “在聊朝廷的事。太子这次回来就不会再走了,大臣们商议着想让皇上为太子选妃。”

  “怎么个选法呢?”

  “五品以上官员的女儿凡是适龄的都要参加选妃活动。太子喜欢谁就选谁。”

  “可是爹,我怎么听说太子妃的人员早已经内定,是自小被皇后收养的香香公主呢?”

  “是有这个说法,传说在香香公主出生的时候,本已经是深秋,花草凋零的时候,可是随着她呱的一声出世,他们整个城市里的花朵又开了,花香四溢,所以她的父母为她取名为‘香香’。在她8岁的时候,父母双亡,而皇上是她的舅舅,所以她被皇上皇后收养,封为香香公主。从小,她就和太子殿下走得很近,皇上和皇后也有意把她许配给太子殿下。”

  “那他们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不成亲呢?”

  “几年前他们就到了该成亲的年龄,太子十八九岁,香香公主十六七岁,皇上皇后本来是要宣布他们的婚礼的,谁知这时皇宫突然去了一个道士,法术很高,他说香香公主乃是仙女转世,在她二十岁之前不适于成亲。皇上和皇后不信有他,所以这桩婚事当时就被压了下来。”

  “那现在太子回来了,他们该成亲了吧。”

  廖父缕缕胡子,说:“虽然这次太子选妃是真,但是内定的太子妃一定是香香公主,听说公主还有几个月就到二十岁了,估计到时候他们就该成亲了。”

  “爹,那我大姐二姐和我也会参选吗?”

  “你大姐二姐会参选,而你因为和你表哥有婚约,你若是不愿意参选,为父会和皇上解释的。”

  “我不愿意参选,请父亲成全。”

  “傻丫头,爹自然会成全你的。”

  这次对话之后,廖菊兰的心情一直都是多云的天气,每当她想到香香公主可能是仙女转世,花香四溢,那她不就是百花仙子转世吗?听说她下凡是为了能与青华帝君有一世情缘,这么说太子殿下就是青华帝君的转世了?虽然他们的容貌已经不同,可是难怪她常常感觉他们是那么熟悉。

  前世自己喜欢上了青华帝君,今生自己又爱上了他的转世,可是他们竟然都不爱自己,想到这里,他郁闷之极,不知道该如何排解,可是这个秘密她不能告诉别人,她于是想到了喝酒。

  以前在甘肃的时候,自己经常和冯施琅出去喝酒,她觉得喝酒能让自己痛快,她来到了乐府,把自己关在了屋子里,开始喝酒。一斤陈年的女儿红下肚,她已经觉得天旋地转,可是往事却越加清晰,越发令她痛苦不堪。

  “为什么不让我早点结束我的今生呢?”这样想着,她走出了自己的房间。在后花园中溜达着,她突然看到了国画先生的背影。她偷偷跟着他,眼见他出了后门,奔着后上而去。

  廖菊兰揉揉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乐府的后山轩辕老师是从来都不让大家上去的,老师说那山上很邪性,上面有妖怪。廖菊兰心想:碰到妖怪,早早了结了我这一世才好呢?借着酒劲,她远远地跟着国画先生上了后山。

  山势崎岖,加上本来她就是远远地跟着国画先生,不一会儿她就把人给跟丢了。她就自己往山上走。“这山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吗?”廖菊兰心想。

  来到半山腰,看见前面有一个湖泊,廖菊兰坐在湖边呆着,此刻酒劲已经上头,她觉得昏昏沉沉的,刚好看到一块平滑的石头,她就躺下去休息了。

  模模糊糊之中,她闻到了一股腥味,勉强睁眼一看,竟然看到有一条特大号的绿蛇正在立起身子俯视着自己。廖菊兰一下子吓得酒醒了大半,看着那大蛇绿幽幽的眼睛,她赶紧爬下了石头,向后方逃去。

  可是刚刚跑出去几步,就看见前面又来了一直特大号的毒蜘蛛。它和大蛇前后夹击着她。她吓出了一身冷汗,猜想它们应该就是妖怪吧。

  于是她说:“二位大仙,求求你们放过我吧,我是无意闯入你们的地盘的。”

  可那大蛇和蜘蛛并没有说话,看上去可能它们还没有修炼到会说话的程度吧。但是它们已经步步逼近了,廖菊兰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把眼睛一闭,等死了。

  她立刻感觉到蜘蛛和大蛇同时咬开了她胳膊和腿上的肉,可是它们并不吃肉,它们喝起她的血来,“太好了,我终于要死了。”廖菊兰自嘲道。

  因为它们都是剧毒之物,所以她很快感觉到由肢体到整个身子的麻木和疼痛。在她即将失去知觉的时候,她看见有一个人影向这边跑来,那个人似乎带着面具。“是国画先生来了,她是来救我的吗?”

  果然他是来救她的,只见他拔出了腰间的宝剑,对它们喊道:“快放开她,否则我要了你们的命!”

  两个妖怪放开了她,转身和他战斗在了一处,刀光剑影的,廖菊兰的意识渐渐模糊,最后终于失去了知觉。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次被疼醒了。她看见带着面具的国画先生正在看着她,见她醒来后,把她扶了起来,对她说:“闭上眼睛。”

  廖菊兰听话的闭上了眼睛。他又说:“吃了它。”廖菊兰听话地结果了他递过来的东西,吃了起来。一股子蘑菇味,还有淡淡的血味。几口她就吃没了。

  这时她才睁开了眼睛,问道:“先生,您给我吃的是什么呀?““是灵芝。”

  “那怎么有一股血的味道呢?”

  “是血灵芝,要不您认为你还能活得了吗?”

  “那妖怪呢?”

  “妖怪已经被我打跑了。”

  廖菊兰这时感到五脏六腑都热了起来,想来是那血灵芝奏效了。前几天她听班里的“百事通”玲玲说道,江湖上有一种圣药叫血灵芝,是修习仙法的人用血来养着的,可是这种圣药特别的稀有,这种药有驱除天下剧毒,起死回生之效。据说天下就只有一颗。

  “难道这天下只有一颗的血灵芝被我吃了吗?”她傻傻地看着面前的国画老师,这位先生一定不是凡人,能打妖怪,还有血灵芝,又带着面具,实在是太神秘了吧。

  酷S`匠。D网正g版首x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