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不用再住在那个让廖菊兰不开心的王府了,她的心里也好受多了。离过年越来越近了,搬家的当天家里就来了一个管家,他好像和她哥哥很熟的样子,他身材不高,说活的声音有点细,身体也有些发福。他管她哥哥不叫“大人”,而叫“少爷”,管自己叫“小姐”。

  快过年了,管家来的当天就让人买了很多年货回来,都是顶好的东西。管家对廖菊兰还特别好,一口一个小姐的叫着,就好像她真是他们家的小姐一样。廖菊兰一看管家这样关心自己,也知道自己并不是他们家的小姐,所以就总是叫管家:“大叔”。

  “小姐,你可不能这样叫老奴啊!会折煞老奴的。”

  “大叔,您也知道,我并不是哥哥的亲妹妹,算不得小姐的。”

  “小姐,就算您不是少爷的亲妹妹,可是干妹妹也是妹妹啊!再说了,少爷让老奴这么叫您的,老奴就得这么叫您。”

  “那我叫您管家大叔吧,只能这样了。您在我面前要说‘我’,而不是‘老奴’。要不,我会生气的。”

  “好吧。小姐你可真是一个好姑娘啊!”

  “管家大叔,没别人的时候,您就叫我‘菊兰’就行,我不想当这个小姐的恶”

  “好吧。菊兰,咱们有自己的府邸了,喜欢什么东西就告诉我,我叫人给您买去。”

  “我啥也不缺,大叔。”

  “那也得填些东西啊,这样吧,我估摸着给小姐给小姐填写衣物吧。”管家说着就走了。

  廖菊兰发现皇上给她哥哥派来的二十个人都非常地害怕她的哥哥,而且家里和那个管家一起出现的还有几个家丁和一个丫鬟。

  晚饭的时候,管家找到廖菊兰说:“小姐,过去和少爷一起吃饭吧。”

  “管家大叔,我还是和哥哥分开吃吧。”

  “哎,家里就你们两个主子,分开吃我们也麻烦不是?再说了,这个习惯也不合大户人家的规矩啊!”

  “好吧。”廖菊兰有点害怕地来到了餐厅。

  那个小丫鬟正在摆桌子呢,看到廖菊兰,说:“小姐,奴婢是少爷派来伺候您的,以后,奴婢就是您的贴身丫鬟了。”

  廖菊兰一看这个小丫鬟长得挺水灵的,看着也特别机灵,就说:“好吧。在我面前不用自称‘奴婢’,称‘我’就行。”

  “小姐,这样不合规矩,少爷会罚奴婢的。”她一脸委屈的样子。

  “你叫什么名字?”廖菊兰问她。

  “奴婢叫小环,十六岁了。”

  “哦,和我同岁。”

  。酷匠¤%网P正版M首,发

  这时候,轩辕宇进来了,管家赶紧给轩辕宇拽椅子,丫鬟小环则赶紧低下了头。廖菊兰坐在了轩辕宇的对面。好多天没和轩辕宇说话了,她更加不敢和他说话了。

  轩辕宇给廖菊兰盛了一小勺松仁玉米,说:“吃吧,这是你爱吃的。”

  廖菊兰当时有点感动,低声说:“谢谢哥哥。”

  “跟我客气什么。前段时间一直很忙,明天正好有空,我带你去买点年货。”

  “哦。可是哥哥,我上午要去学画画。”廖菊兰终于抬起头看了轩辕宇,轩辕宇也看着她,两个人看上去对之前的事情都已经不生气了。

  “要过年了,你们那个私塾还不放假?”

  “小年正式放假。”

  “大后天不就是小年了吗?那就大后天去吧。”

  “恩。”终于和哥哥说话了,算是和好了吧。廖菊兰心里也就释然了。

  晚上的时候,轩辕宇在院子里练剑,廖菊兰从房间出来站在一旁观看,她其实是有些话想要和轩辕宇说的。半个时辰之后,轩辕宇收起剑回屋,廖菊兰也跟着进了屋。轩辕宇擦完脸之后,坐下来休息,廖菊兰就给他倒茶。

  廖菊兰说:“哥哥,其实有一件事我一直想对你说。”

  轩辕宇看着她说:“说吧。”

  “哥哥,你真的认为我是故意要杀彩虹郡主的吗?”

  “难道不是吗?当时大家都看见了。”

  “哥哥,我怎么会那么做呢?是你不相信我吧。”

  “我是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哥哥,你说是妹妹重要呢,还是女人重要呢?”

  轩辕宇盯着廖菊兰看了一会儿,说:“彩虹不是我的女人。兰儿,你当时犯了错误,我作为你的哥哥,必须要管教你!还好彩虹没有追究你,否则你会坐牢的。”

  廖菊兰听他这么说,笑了。她说:“哥哥,你是喜欢彩虹呢,还是喜欢你家里的未婚妻呢?”

  “我对彩虹只是欣赏,她很漂亮,无论在哪里,总能吸引人的眼球。仅此而已,而我家中的未婚妻,和我是小时候就相识了,自然是对她的感情要深一些。”

  廖菊兰其实想问问他,那自己和她们俩比起来,谁更重要呢?可是她转念一想,当然自己是最不重要的了。所以硬是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

  前文说道,廖菊兰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她总觉得她哥哥让她十分熟悉,她不禁双手托起腮帮看着轩辕宇,想从他身上找到她前世在仙界时认识的人的影子来。

  轩辕宇一看她这样看着自己,走了过去,拍了拍廖菊兰的头,说:“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是不是好久没看我了,忘了我长什么模样了?”

  “呵呵……”廖菊兰笑了。她想,自己早晚都是要离开他的,估计是等他们回京城的时候就要分开吧,既然早晚都要分开,不如珍惜在一起的时间好好相处。于是她拽着轩辕宇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又靠在了他的胳膊上。

  轩辕宇一看她这个样子,心里想:小丫头就是小丫头,这不就又来黏糊他了嘛!可是他并不讨厌她靠着自己,他说:“兰儿,以后还跟我闹脾气吗?”

  廖菊兰没哟抬头,她想说:那要看你惹不惹我了,可是她没敢这么说。她没想好该怎么说,索性就不说话。

  轩辕心想:小姑娘可不能惯着,于是就推开了她。廖菊兰贪心了,她又拽住了他,继而扑到了他的怀里,她心想:你要是再推开我,就再也不黏糊你了。

  轩辕宇一看她投进了自己的怀抱,竟然不由自主地抱住了她,此刻他才知道:这段时间,自己是真的想她了。廖菊兰想到早晚都要离开他,哭出了声音。

  轩辕宇怕她哭,忙说:“是我太凶了吗,兰儿?上次哥哥打疼你了,你还疼吗?”

  廖菊兰一听他这么说,更觉得委屈了,她说:“哥哥,兰儿害怕。”

  感觉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廖菊兰哭湿了,轩辕宇的心里也不好受了,他说:“怕什么?”

  “我怕哥哥早晚有一天会不要兰儿了,我怕我们再也不能在一起呆着了。”

  轩辕宇的心孟地一阵抽痛,他说:“孩子长大了都要离开父母,你长大了,是要嫁人的,我也会给你找大嫂,再说,等你恢复了记忆,等你们家的情况好些了,你也好回家啊!”

  “恩,我知道,可是我不想和你分开。”

  “傻丫头,”轩辕宇推开廖菊兰看着她,说:“时候不早了,回屋睡觉去吧。”

  “兰儿想和哥哥拉着手睡觉。”廖菊兰摇着轩辕宇的胳膊说。

  轩辕宇一听,噗嗤地一下笑了。他说:“别傻了,我送你回房间去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