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廖菊兰的房间,轩辕宇扶着她躺下,轩辕宇刚要走,廖菊兰却拽住了他的袖子说:“哥哥,我腿疼。”

  轩辕宇大惊失色,赶紧说:“怎么不早说,来,我给你施针。”

  “不用,哥哥,还没到那个程度。我就是疼得睡不着觉,你能在这里陪我一会吗?等我睡着了,你再回去。”

  ◇酷0n匠KO网.U首发j

  轩辕宇看着廖菊兰可怜巴巴的样子,心想:明天再针灸也行,毕竟晚上看不清。他也不忍心离开廖菊兰了。廖菊兰死命得拽着他,他只好躺在了廖菊兰的旁边,没想到早上还互相视而不见的两个人,晚上就和好了,他也觉得实在是好笑。

  轩辕宇靠在枕头上坐着,廖菊兰靠在他的肩膀上。廖菊兰抓着轩辕宇的手不肯放松,其实她并不是腿疼,她只是预感到自己就要离开他了,她想能多和他呆一会就多呆一会。

  “哥哥,你拿兰儿当外人吗?”

  “当然不是外人。”

  “那我们这么躺着你怕什么,府里都是家里的人,他们不会说什么的。”

  轩辕宇抚摸着廖菊兰的头发说:“兰儿,我不怕,可你是女孩子,将来是要嫁人的,你的名声很重要。要是你的未婚夫知道你和你的干哥哥在一个房间睡觉,他会怎么想呢?”

  “哥哥,我真的有未婚夫吗?”

  “当然有。你很爱他。”

  “是吗?可是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哥哥,你会和你的未婚妻成亲吗?”

  “我当然会了。”

  “那等你回京城之后要是想念彩虹郡主了,怎么办?”

  轩辕宇乐了,他说:“不怎么办,我未必会想她。”

  “那哥哥这两年来想嫂子了吗?”

  “没怎么想。”

  “你可真冷血。那等你回家之后,会想我吗?”

  “也许会想吧。”

  “哼。”廖菊兰假装生气了。沉默了一会儿,她又说:“你知道吗,哥哥,有时候我希望你没有未婚妻,我也没有未婚夫,那样你就可以娶我了。那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分开了,我会为你生一大堆孩子的。”

  轩辕宇轻笑了一声,没有说话。廖菊兰一直过了好久,也没有睡,她怕自己一睡着,他就会离开,她不想离开他。而轩辕宇也没再提起想走的事。不知道廖菊兰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当第二天早晨,她睁开惺忪的睡眼时,轩辕宇已经不在身边了。

  她披了一件棉袄出去了,见大雪之中,轩辕宇正在舞剑。他的身姿像仙人一样飘逸、灵动。廖菊兰明白了:自己已经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

  一晃儿就过了年,她忙了一个下午包的好几种馅的饺子,哥哥吃的也还是很开心的。为了陪哥哥,她也喝了一小盅酒,那白酒是上好的女儿红,酿了十八年呢。她突然想象到自己过了年毛着就十七岁了,也像这坛酿了十八年的女儿红,正是醇香呢!

  轩辕宇问她在笑什么,她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之后,他轻轻地笑了一声,说:“少女自然是美好的,可是岁月是一把刀,会把少女变成老太太的,妹妹,你可要珍惜自己的青春啊!”

  “哥哥,你也要珍惜你的青春哦!”

  “我的青春就是用来平定战争,让百姓过上好日子的,我哪里有心思想你们那些女孩子想的事情?”

  “那不是该皇上想的吗,你想那些干什么啊?”

  轩辕宇怔了一下,心说:我就是将来要当皇上的人,可不就是该想这些吗?想是这么想,可他可没说出来。他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哥哥好志向。”

  “兰儿,过了年之后,我给你找个大夫,开点药,治治你的失忆。”

  “恩。”

  过了几天,真的有大夫来给她看病了。每天喝着苦苦的汤药,廖菊兰都要烦死了。因为生轩辕宇给她找大夫,让她喝这么苦的药的气,她决定做饭给轩辕宇吃。她开始每天给轩辕宇做饭,有时跟着厨师学,有时自己研究,因为是初学者,可想而知,她做的饭好不好吃了。

  可是轩辕宇并没有嫌弃她,而且还鼓励她,让她学更多的东西来充实自己的生活。廖菊兰就又学起了做衣服,做鞋子。她想:反正有哥哥掏钱,不花白不花。而她做的最多的衣服也是给轩辕宇做的中衣。后来她又迷上了织毛衣。那个时候已经有了用羊毛或是其他动物的毛纺成线,廖菊兰把线买回来后,又找人给染好颜色。而因为她已经恢复了前世的记忆,所以,她也就知道是怎么织毛衣的了。

  她上午学画画,她喜欢画画,可是从到甘肃以来到现在,自己学了也有半年多了,画得却仍然很差。“还好我只是把画画当成兴趣,要是指望画画养活我自己,怕我早就饿死了。”她如此自嘲的想到。下午做饭给轩辕宇吃,晚上轩辕宇坐在客厅看书或是公文的时候,她就坐在旁边织毛衣,做靴子等。反正一天过得是特别充实的。

  这样的生活是美好的,这一天,她织好了一件深蓝色的毛衣,要给轩辕宇试穿。这件毛衣是套头的,她说:“哥哥,我总算织好了一件毛衣,你试试呗。”她极力把自己表现得很可爱。

  轩辕宇说:“很少听说有织毛衣的,兰儿,你这项手艺是和谁学的?”

  “呵呵,自己研究的。哥哥,你就试穿一下,给个面子。”她哀求道。

  轩辕宇站了起来,把外衣脱了,把毛衣穿上后,动了动胳膊,照了照镜子,说:“哎,还挺得劲的。”

  “那当然,没看看是谁的手艺?”廖菊兰得意地说。

  “可是现在已经快春天了,这羊毛捂在身上,热啊!”

  “没关系的,哥哥可以等到再到冬天的时候穿嘛!”

  “好吧,那你帮我收起来吧。”

  “恩,好的。”廖菊兰觉得特别有成就感。

  静好的岁月总是过得特别快,这一天家里来了一位老熟人,廖菊兰一看是冯尚冯施琅来了,她赶紧张罗了一桌子好菜招待客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