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的好几天,轩辕宇都没有给廖菊兰好脸色看,彩虹郡主这几天和轩辕宇走的更近了,她有时会和轩辕宇下棋,有时给轩辕宇泡茶,而轩辕宇对她也总是很客气。而廖菊兰自觉得哥哥开始讨厌她了,所以她就没有靠近他。

  这一天,廖菊兰又和施琅一起去仁义村里体察民情,村长的母亲留他们在家里吃饭,这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廖菊兰一见到这位婆婆就觉得特别投缘,而这位婆婆也特别喜欢廖菊兰。那位婆婆说:“兰姑娘,我一看见你就觉得特别的投缘,好像我们认识了好久一样。”

  “婆婆,我也是,觉得特别投缘。”

  临走的时候,那位婆婆对廖菊兰说:“孩子,有空的时候来婆婆家住几天吧。”

  “婆婆,我有空一定来。”

  刚回到王府,彩虹郡主就来找她了。“兰儿,兰儿,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啊?”

  “今天飞宇哥哥带兵剿灭了城外的一个土匪窝,收缴了很多的珍珠。他挑其中最大的三十颗珍珠找人给我做了一条项链,你看看。”

  说着,彩虹郡主把珍珠项链拿了出来,只见那项链光泽白润,每一颗都是那么耀眼,戴在彩虹郡主的脖子上,更是把她衬托得美丽无比。

  看着哥哥送给彩虹郡主的项链,要说不羡慕那是假的。廖菊兰的心里有些不舒服,可还是强作笑颜。哥哥有珍珠没有给她做项链,却给彩虹郡主做项链了,可见自己在哥哥的心中是远远不及彩虹郡主的。

  从那天起,她更加刻意地躲着轩辕宇了,彩虹郡主更是以要和廖菊兰住得近些为由,给廖菊兰在她自己的院子里找了一个房间住。

  彩虹还是看出廖菊兰和轩辕宇之间有些隔膜了,她对廖菊兰说:“兰儿,你说现在在飞宇哥哥的心中,是你重要还是我重要呢?”

  “是你重要吧。”廖菊兰说。

  “可我还是有些不确定呢。兰儿,不如我们打一个赌如何?我知道在你的心中,是喜欢飞宇哥哥的,如果这个赌我赢了,你以后便要放弃飞宇哥哥,不要再和我争他了。”

  “我不想赌,也没有要和你争他的意思。”

  “好兰儿,咱们俩是最好的朋友,我不想让咱们俩因为男人最后反目成仇,所以还是咱俩之中有一个人趁早退出来比较好,你说呢?”彩虹郡主看上去满脸的诚意,而廖菊兰也想更加明确地知道到底她们俩谁在轩辕宇的心中重要。

  当时她们俩正坐在湖边的一个亭子里,这个湖里面有很厚的冰,正对着亭子的冰上面彩虹早就找人在上面放上了一层的软垫子,那些软垫子是为了她每次在冰上跳舞累了的时候,坐在上面休息的。那垫子里面都是羊毛、鸭毛和天鹅绒的,特别地柔软。

  彩虹郡主拉着廖菊兰来到亭子的边上,如果人从这里跳下去正好落在下面的垫子上,虽说会疼一些,但不会出太大的事情。再说她早就让一名高手呆在了湖里的冰上面假装整理着冰块,她对廖菊兰说:“待会飞宇哥哥他们过来的时候,咱俩假装吵架,我只想看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行不行?”

  廖菊兰这几天本就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她说:“好吧。”两个人看着轩辕宇和施琅他们从那边走了过来,就假装吵了起来。

  彩虹郡主说:“兰儿,你不要污蔑我,我没有勾引你哥哥!真的没有!”说着,她把廖菊兰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然后自己使劲往后一仰,就从亭子的边缘掉了下去。

  轩辕宇他们听到喊声一抬头,就看到彩虹郡主掉了下去,而廖菊兰的手还停留在刚才的位置,因为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之前彩虹郡主可没有说还要她掉下去啊?自己也根本就没有拥她啊!

  说是急,那时快,亭子也是高了点,轩辕宇立刻运功,飞身急速俯冲飞到了湖上,在彩虹郡主快要掉到湖面的瞬间抱住了她。因为轩辕宇的武功实在是已经非常高了,当世高手中,也没有几个能比他更厉害的了。

  彩虹安排的那个冰上的高手本来也是要出手的,可是他一看轩辕宇已经出手了,自己就没有出手,这也是之前彩虹郡主吩咐好的。

  彩虹郡主假装惊魂未定的样子,他依偎在太子轩辕宇的怀中,说道:“飞宇哥哥,我以为自己再也看不到你了。”美人边说边落泪了,那个楚楚可怜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会动心的。

  “没事了,没事了。”轩辕宇安慰着她。抱着她飞了上去。

  太子当时也是气坏了,大家都看到是廖菊兰把彩虹郡主拥下去的,他觉得自己必须给彩虹一个交代。

  他问廖菊兰:“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彩虹不是朋友吗?你是疯了吗?”轩辕宇终于发怒了,自从廖菊兰有记忆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对自己发这么大的火。本来两个人就已经好几天没有说话了,想不到哥哥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这句。

  廖菊兰木然地看着轩辕宇,看着他的怒火,他相信彩虹郡主了,没有相信自己。她感觉到自己的眼泪流了下来,她又把眼泪强忍了回去。

  “飞宇哥哥,兰儿说你对我比对她好。”彩虹郡主说。

  “什么,”轩辕宇听到这句话更生气了,“你就算再嫉妒我对彩虹好,你也不能动了杀心哪?你,你简直——”轩辕宇说不下去了。只听“啪”的一声,他打了廖菊兰一个嘴巴,这一下打得特别狠,一下子就把廖菊兰打得摔在地上了。

  酷◇匠kc网●n正版首H发?

  廖菊兰这回可真哭了,她捂着脸跑了。这边彩虹郡主还在说着:“飞宇哥哥,不全是兰儿的错,我也有错。”

  “没事的,你没有错。”轩辕宇说道。

  廖菊兰觉得四周的房屋、墙壁、土地和她路过的人们全都被冰冻上了,其实是她自己的心冻上了。她疯狂得跑着,施琅在后面追上了她,在王府门外抱住了她,说道:“兰儿,别冲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