轩辕宇笑着说:“我对这位郡主倒是真的颇有好感,但是并没有要娶她的想法。不如你去追求她吧。”

  “得了吧,他都先认识你了,还能看上我吗?”

  “别把你自己说低,全京城有多少姑娘小姐甚至于公主,排着队要嫁给你呢?”

  “哈哈哈,她们都太俗,太俗,我没看上。”

  “你就吹吧。”

  第二天下午,郡主又和轩辕宇一起下棋,看着两个人在一起郎才女貌的样子,廖菊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觉得自己真的是看不下去了。正巧这时施琅说要出门去逛逛,廖菊兰就跟着一起去了。

  两个人到现在他们现在呆着的兰州城附近的天水城去体察民情去了。那里的人们生活得不好,可以说是水深火热的,常年战乱,总是征粮,当官的再贪婪一些,老百姓还剩下什么了呢?

  他们俩看见有一个男的正轮着鞭子在追一个女的呢,一边追他还一边喊:“你这个臭娘们,让你去给吴员外缝补点衣服怎么了,怎么就去不得了?今天老子非扒了你的皮!”

  前面跑着的那个妇女说:“那个员外,他对我没安好心!”

  “没安好心怎么了,啊?给钱不就行了吗?咱们家都要揭不开锅了!”

  说话间,他就追上了那个女的,他挥着鞭子打了起来,那个女的抱着头蹲在了地上,说道:“救命啊,救命啊!”

  “我叫你喊,叫你喊,越喊我就越揍你!我打死你!”

  廖菊兰看不下去了,她看了一眼施琅,施琅也看不下去了,他大喊一声:“住手!”

  那个男的衣服一点都不整齐而且很破旧,他抬头看了看骑在马上的施琅和廖菊兰,说:“我打我自己的老婆,你们管得着吗?”

  “今天这个闲事我还就要管了,你做为一个男人,自己不去挣钱,倒是让自己的老婆出去受人欺负,你还是不是人?”施琅喝到。

  “你们有钱人知道什么,家里年年出的那点钱还不够给我老娘看病的呢?我有什么招挣钱哪!我挣一个月的钱还不如我老婆跟地主睡一个晚上挣的多呢!”那个男的倒是振振有词的。

  “你家中有孩子吗?”

  “有两个孩子呢?都是她能生,要是她没生孩子,家里也不至于穷成这个样子?”

  “给你生孩子还是她的错了?再怎么说你也不该这么打她了,打伤了打死了你不得后悔吗?”廖菊兰问道。

  “别假惺惺地装好人,你要是真善良,你就把他们娘仨买去得了,我一点意见都没有。”

  “这样的男人,嫁了你,一辈子都不会有好结果。好吧,你说个数吧,不要太多,如果我们能接受就把他们买了。”廖菊兰说。

  ¤c更新●最快XE上◎酷匠网m

  “三十两。一分都不能少。”

  “你把那两个小孩抱来,我看看值这些钱吗?”廖菊兰说。

  那个男的赶紧回家抱孩子去了。

  施琅说:“兰妹妹,你把他们买下来也不是办法啊!我看不如给那个男的在衙门里找一个活干,这样还能看着他点,省得他再欺负他老婆。”

  廖菊兰听施琅这么说,她下了马,来到那个妇人面前,问道:“这位大姐,你看呢?”

  那位妇女被打得皮开肉绽,她说:“这位小姐,他不是人,就算在衙门里给他找一个活干,他白天累着了,气着了,晚上回家也会打我出气的。”

  “你放心吧,他不敢。”施琅说道。

  过了一会儿,那个男的领着一个孩子,抱着一个孩子来了,他说:“孩子我抱来了,你买走吧!”他说着留下了眼泪。对妻子他或许不心疼,对孩子他还是心疼的,可是卖给有钱人起码能混口饭吃,想到这里,他狠狠心决定卖了。

  施琅说话了:“你听着,我可以借你一点钱度过你家暂时的难关,我还可以给你在衙门找一个工作,只要你以后善待你的妻儿。”

  那个男的看看自己的妻子,再看看自己的孩子,扑通一声,跪在了施琅的马前,他说:“多谢恩公,只要恩公能为我家谋一条出路,我以后一定会善待我的妻儿的。”

  “你以后再也不许打她,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施琅说。

  施琅随即从兜里掏出了十两银子交给了这个男的,并让他明天到铁帽子王王府去找施琅。那个男的一听铁帽子王府这个地方,差点没吓死,他知道要是得罪了王府是铁定没有好结果的。他连磕头再作揖得谢谢施琅。施琅和廖菊兰一踢马肚子,离开了现场。

  两个人去了酒楼,廖菊兰想起刚才那个打老婆的男子,为那个妇女难过。再想起轩辕宇和彩虹郡主一起下棋的样子,心里更是不好受。她给施琅倒了一杯酒,又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径自喝了起来。

  这是她第一次喝酒,辛辣的酒穿过她的喉咙和食管,她紧锁着眉头,差点没吐出来。可是这种痛苦似乎能把她心中的痛苦减少一点。于是她一口一口地喝了起来,其实施琅已经看出她对太子的感情了,她也没有劝廖菊兰,不一会儿,廖菊兰就喝多了,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施琅把她抱了起来,出了酒楼,把她放上了马背,自己坐在了她的后面扶着她,另一只手牵着廖菊兰的马,就这样回到了王府。为了掩人耳目,他们是从后门进去的,轩辕宇刚好出去办公去了,施琅赶紧把廖菊兰抱进了她的房间,给她脱了鞋,盖上被子,然后就出去了。

  轩辕宇办公回来,闻到满屋子的酒味,一进廖菊兰的房间,见她醉睡在炕上,就知道她一定是和施琅喝酒去了,当时就很生气,不好找施琅发作,他就一直坐在炕边上,等着廖菊兰醒来。

  一直等到半夜的时候,廖菊兰的酒才醒,她捂着脑袋坐了起来,自言自语地说:“头好疼啊!”

  轩辕宇递给她一杯水,说:“喝水。”

  廖菊兰被轩辕宇吓了一跳,她说:“哥哥,你怎么在这里?你怎么不睡觉?”

  轩辕宇没有回答她,反问道:“你怎么喝酒了,是不是和施琅一起喝的。廖菊兰我告诉你,女孩是不应该喝酒的,你明白吗?以后不许喝酒了,记住了吗?”

  廖菊兰这才反应过来哥哥是在等着她醒来,而且已经生气了。她赶紧说道:“兰儿知错了,哥哥,你别生气了。”说着她就蹭到了轩辕宇的身边,靠了过去。轩辕宇正在气头上,没有让她靠,说:“我回房间了,你早点休息吧。”

  廖菊兰一看哥哥没有原谅她,眼睛里闪出了泪花。整个后半夜,她都在默默地流着泪,根本就没有睡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