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廖菊兰顺利走回了海边,她不由得拍着自己的胸脯,长出了一口气,嘴里叨咕着:“好险,好险。”还好时间不长,哥哥还在练功呢。她拿来轩辕宇做的鱼竿,坐在礁石上,钓起鱼来。轩辕宇见她回来了,叫了一声“兰儿”,就走了过来。

  “哥哥,我看你的武功是越来越好了,将来,就带着妹妹闯荡江湖吧。”

  “哈哈,只怕是为兄没有那个福气呢。兰儿,秋天已经到了,天气凉了。明儿个我多打几个老虎、大熊什么的,给你做几身厚一点的衣服。”

  “恩,哥哥你真好。”

  “哥哥,你的轻功练得怎么样了?可能背着我在海上飞一段啊?”

  “飞个十来米是没什么问题的。你过来,我背你。”轩辕宇背起了廖菊兰,就在海边飞了起来,偶尔他的鞋尖会点一点水。

  廖菊兰开心极了,她说:“哥哥,如果咱们真是神仙该有多好,每天可以飞来飞去的。”

  “傻丫头。”轩辕宇又摸了摸廖菊兰的头发说。

  天气渐渐转凉了,廖菊兰用野兽的毛皮做了好多被褥和衣服,两个人也就经常有野兽的肉可以吃了。有的时候廖菊兰觉得这样杀害野兽很残忍,可是她要活着。所以在他们就只有杀野兽、杀鱼吃。

  闲暇的时候,两个人经常一起坐在礁石上看海,廖菊兰会把头靠在轩辕宇的肩头,轩辕宇会给她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

  “什么,哥哥,咱们的爹爹有好几个老婆吗?”

  “是的。”

  “他为什么对你那么严厉,让你每天不停地练武、看地图、读兵法。那他对我怎么样呢?”

  “他是为了锻炼我!男人嘛,就要负责任,有担当,有能力才行。而女孩,只要乖乖地就好。”

  “呵呵,哥哥,你是这么想的啊!我倒是觉得男人不必那样有能力,只要他对自己的老婆好就行;女人,也要能够照顾丈夫和孩子,勤俭持家才行啊。”

  “那都是对小户人家女子的要求,大户人家的女子还要端庄美丽、进退有度才行。”

  “那我肯定是不合格的了,哥哥。如果你不是我的哥哥,作为一个男人,你愿意娶我这样的女子吗?”

  “呵呵,兰儿,这件事是不能比喻的。我们的婚姻,多是由父母做主的。父母已经为我安排了合适的结婚对象,而你,也早就已经有了自己的心上人了,他是一个特别温柔而好看的男生。兰儿还是很有眼光的嘛!”轩辕宇有些逗弄她又有些嘲讽她的说。

  廖菊兰听到这里却进入了遐想。他们就这样在一起靠着,直到太阳落入了海中。

  天气越来越冷,他们的日子也不如以前好过了,为了避免野兽的攻击,廖菊兰几乎是总陪在轩辕宇的身边的。两个人一起打猎,一起找水喝。幸而他们之前找到了一处泉眼,否则真的是没水喝了。

  晚上睡觉的时候,为了避免野兽或者蛇的攻击,他们俩也总是离得很近的。有的时候,廖菊兰会拉着轩辕宇的手睡,而轩辕宇却没有廖菊兰那样贪睡,他总在想着,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个小岛,回到中原。

  等到冬天的时候,就更冷了。轩辕宇做了一个冰车,经常拉着廖菊兰在大海厚厚的冰上滑来滑去,两个人的笑声回荡在海面上。一场大雪过后,两个人把切好了的肉放在了冰里保存着。轩辕宇在洞内打坐练功,廖菊兰却来到了外面的雪地里堆起雪人来,她堆了一个男的当做她的哥哥,又堆了一个女的依偎在他的旁边。堆完之后她哈哈大笑,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哥哥也许要一直呆在这个小岛上了。相依为命的生活让两个人的感情越来越深,那个时候,对他们而言,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了彼此。

  漫长的冬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过去,有的时候廖菊兰会想起那个奇怪的山洞和洞内的几个妖怪。她几次想开口告诉哥哥这件事,都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终于挨到了春天,大海里的冰块一块撞着另一块,大鱼小鱼也都出来透气了。等到冰完全的化了,天天都刮大西北风的日子就开始了。轩辕宇等着下一批到海上寻宝的人的到来,却一直都等不到。

  他想着,要是自己做一个木筏,两个人选一个风小的天气顺着风向划,说不定能够回到中原。要是真的起了大的风浪,大不了自己再带着廖菊兰游回这个岛上。说干就干,十天之后,准备工作都做好了,他终于要带着廖菊兰离开这座小岛了。

  廖菊兰想到就要离开这里,应该去和那几个妖怪道个别,她撞着胆子又走到了那个树林子,她寻找着那个岔路口。

  “奇怪啊,这里上次是有一个岔路口的,怎么没有了呢?”她正在那儿叨咕着,岔路口就突然出现了。她撞着胆子走了过去,看到石头怪兽正在那里无聊地打瞌睡呢。

  “哎,你好。”廖菊兰说。

  “是你来了,我就知道,别人是进不来的嘛。”

  “为什么只有我能进来呢?”

  “因为你是主人的朋友。”

  “那两个妖怪呢?不,我是说那个镜子妖怪和那个杯子妖怪呢?”

  “他们睡觉呢,你不要去打扰他们了。”

  “哦,是这样的,我可能就要走了,和你们说一声再见。”

  “哦,我会转告他们的。”

  廖菊兰又对着洞口说了一声:“我要走了,你们保重吧。”说完廖菊兰就回到了海边。

  轩辕宇正在把他们的衣服往木筏上面放呢,为了不让木筏太沉,他们放的衣服特别少。两个人一人拿着一个船桨,终于划走了木筏。而他们没有看到的是,在他们的身后,有一个石头怪兽,它的手上拿着一个缩小了的镜子和杯子,似乎正在看着他们。

  两个人一直划呀划呀,可是大海茫茫,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家啊!轩辕宇也不禁有点泄了气了,本来想着就算是找到一个近一点的岛屿也好啊,可是也没有找到。正在这时,他看见远处有一个黑点,赶紧让廖菊兰看。两个人都很兴奋,因为那可能是一条船。

  在近一年来,两个人第一次看到一条真真正正的船。两个人赶紧奋力向大船划去。等到廖菊兰精疲力尽的时候,大船终于看到了他们。大船划了过来,放下了甲板,他们俩赶紧上了大船。

  “你们是干什么的,怎么会在大海上?”

  “我们是来寻宝的,可惜没有找到啊!”

  “你们是什么时候来的?”

  廖菊兰刚想回答,轩辕宇碰了她一下。轩辕宇说:“我们几天前来的,在大海上迷路了。”

  …酷WH匠nQ网%:首J发}

  “是吗,那咱们还去寻宝吗?”船上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问其他人。

  “你们也是要去寻宝吗?”轩辕宇问道。

  “是啊。”

  “大叔,我们俩反正是不想去了。您能借给我们一条小船,让我们划回家吗?”轩辕宇说着摘下了自己的玉佩递给了他。

  “你等着,我去请示一下船长。”

  不一会儿的功夫,那个中年人回来了,他说:“我们船长同意了,但是不是借,是卖。你的玉佩作为买船的钱。”

  “好的。”

  轩辕宇和廖菊兰又上了一艘小船,这回轻松多了,也安全多了。两天后,两个人终于到了中原的大海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