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饭后,两个人回头去看这个岛,岛很大,上面的树木不少。两个人撞着胆子往小岛的上面走去。沙滩前面是一大片树林子,里面有好多的鸟。各种各样的,有名字的,没名字的,有一些是廖菊兰看也没看过,听也没听过的鸟。树叶都不中原的高大。

  廖菊兰紧紧地拽着轩辕宇的胳膊,她总觉得这里面会有可怕的野兽。树林子里面的松鼠、兔子、狐狸、狼等动物们都出来看他们两个了,估计它们是很少能够看到人这种动物吧。

  两个人自东向西地走了五里多路,出现了平缓的大片土地,沿途所见,除了一些高树和小山包之外,都是一些奇怪的花和草。他们经过的地方,会惊起一些小动物。前面有一座石山,山脚下露出一个石洞。两个人刚到洞口,里面就冲出了一头大熊来。

  那熊毛长身巨,竟然和大牯牛相似。廖菊兰吓坏了,那熊却不懂得怜香惜玉,它立了起来,提起巨掌,便往廖菊兰头顶拍落。轩辕宇赶紧抽出宝剑,和大熊战在了一处。任那大熊力气再大,它也毕竟没有轩辕宇灵活,没有轩辕宇聪明。不一会的的功夫,大熊就葬身于轩辕宇的剑下了。

  轩辕宇往洞里面扔了几个石头,里面都没有动静,两个人这才小心地进入了洞中。见洞中很是宽敞。遗憾的是没有被褥。廖菊兰开始动手收拾洞里面的脏东西,轩辕宇则在检查洞内外的情况。

  轩辕宇说:“兰儿,看这情形,咱们暂时就得住在这个洞里了,等海上来了船只,我们才能回到中原去。”

  “没关系的哥哥,只要能够和你在一起,在哪里都是好的。只要咱爹娘不担心咱们就行了。”

  “放心吧,兰儿,我上次给爹娘写信告诉他们咱们在药王谷养病呢,他们是不会担心的。”

  “那就好。”

  轩辕宇剥下了熊皮,两个人把熊皮拿到海边清洗。廖菊兰用随身的针线把熊皮缝成了一个褥子。晚上的时候,两个人吃了香喷喷的烤熊肉。然后两个人找了一些相对柔软的草抱到了山洞中铺上,熊皮还没有干,所以两个人只能躺在草上睡了一夜。

  这次海上之行,真是把两个人折腾了够呛,两个人在洞内生了火,这样野兽就不会进来了。两个人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快要到中午的时候。吃完熊肉后,两个人再次来到了海边。

  “兰儿,你看那是什么?”轩辕指着海面上飘着的一些黑色的东西让廖菊兰看。

  “啊,真的有东西。哥哥,我们快点去看看。”

  “你不要去,我去吧。”说完了,轩辕宇就往海里趟去,捡回来了一些木板。

  “太好了,兰儿,风把船板子吹过来了!”

  “是啊,太好了!船板要是能吹过来,那船上的东西也兴许能够吹过来啊!我们快点找找吧。”

  两个人沿着海边找了起来,找到了一些船板子和衣服等物品。最好的一点是他们在第三天的时候捡到了他们带去船上的准备做饭用的小锅。那个小锅虽然不大,可是对于做饭而言,作用却特别大。两个人开始用小锅做一些野菜汤、蘑菇汤喝。

  在以后的日子里,两个人就在小岛上生活了起来,轩辕宇有时会到海中去游泳,顺便找些船上飘过来的生活用品。平时的时候,轩辕宇就认真地钻研武学,有的时候他也会教廖菊兰游泳。可是廖菊兰却不愿意学武功,她倒是更愿意用那些轩辕宇杀死的野兽的毛皮来做些衣服、被褥之类的。

  有一次,廖菊兰开玩笑的对轩辕宇说:“哥哥,要是你不是我的亲哥哥该有多好。我就会嫁给你,咱们生他十个八个孩子,在这个小岛上白头到老。

  太子听廖菊兰这么说,不由得一愣,他说:“尽扯淡。我们是一定要回去的。”

  岛上的生活很平静,轩辕宇感觉到了自己从来没有这样轻松地活着过,廖菊兰也是如此。可是两个人还是常常站在海边的礁石上,眺望远方水天相接的地方。

  这一天,轩辕宇又在海边练功,廖菊兰到树林子中去采蘑菇。她看到了一条以前没发现的小路。她鬼使神差地就走了过去。这条小路一直通往一座大山,廖菊兰发现这个地方以前她也没发现过。

  山下有了一个山洞,里面似乎发出了淡淡的白光。廖菊兰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向山洞走去。刚要进洞,里面蹭的一下窜出了一个石头怪兽,怪兽手拿石枪,说:“你是谁?来这里做什么?”

  廖菊兰一看这石头还能成为怪兽,还能会说话,还拿着武器,吓得转头就往回跑。她跑得大汗淋漓,上气不接下气。以为自己安全了的时候,抬头一看,那个怪兽竟然站在她的面前,“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吗?”

  “那你想怎么样?”廖菊兰问道。

  “跟我回去。”

  “哥哥,救我!”廖菊兰大喊。可是那个怪兽说道:“你已经进入了结界,外面的人是听不见你的声音的。”

  廖菊兰只好又回到了那个大山洞前面。“进来。”里面传出了一个青年男子的声音。

  廖菊兰尽管害怕,可还是进去了。见到里面有一面特别大的镜子立在洞壁,洞内有一张石头桌子,桌子上放着一杯水。

  廖菊兰刚才跑了一大阵子,现在是又渴又累,她没有多想,直接把杯子中的水喝了。喝完之后,她惊起地发现杯子里的水又满了。她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在看那镜子,也不像刚才那样光滑并能照出人了,现在上面凹凸不平,很很脏的样子。

  “是妖怪,一定是妖怪!”;廖菊兰大喊,然后大声说道:“你们是什么妖怪,想要怎么样?”

  “你说什么,我们是妖怪,哈哈,我们本来就是妖怪。”那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杯子中。

  “你们想怎么样?”廖菊兰问道。

  酷Az匠'J网》永U"久免/费看:T小K@说

  “姑娘,是你闯入了我们的结界,喝了我们的水,就说明你和我们有缘。怎么样,交个朋友吧。”那个丑陋的镜子说。

  “我从来没有过妖怪朋友,这样吧,我回去问问我的哥哥。”

  “姑娘,我必须告诉你,今天你来到我们这里,看到我们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别人,即使是你的哥哥,也不行。”

  廖菊兰一看,自己要是不同意做这几个妖怪的朋友,估计根本就出不去。于是就说:“好吧,我同意做你们的朋友。我已经出来很久了,可不可以回去啊?”她边说边走出了山洞。

  洞内传出了一阵闷笑声。石头妖怪说:“好吧,你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