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U网|唯h/一W正Q版☆,_其他{-都+@是盗c版g$

  詹天微微的摇着头,然后走在整个队伍的前面,挡住了想要将矛盾的祸水指向刀疤的人们,将大成刀拿在手中,轻轻的放在地上,但是他手中的魂气却并没有轻松的使出夹杂着磅礴压缩的魂气在一瞬间释放在脚底,然后每个人似乎都能够感受到脚底下城墙的晃动,这个时候,惊慌的众人才想了起来,他们面前这个人也是和城墙底下那群困兽一样,一样恐怖和杀人如麻!

  “你们似乎很怕我啊?“詹天看众人不再说话,笑了笑,调侃道。

  这个时候,没有一个人敢上前搭话的,在队伍之中的刀疤看到詹天这样的行为,心头一动。看向詹天的背影,目光渐渐的变得有些深邃,他不知道詹天为什么要袒护他,但是可以看的出来,詹天不想将自己交出去。

  时间似乎过了很长,但是也就是几个呼吸之间的时间罢了。这是时候,人群之中终于走出了一个看似具有话语权的人,詹天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是早上自己刚来到兽林寨的时候,出来阻拦他的几个印师巅峰的之一的强者。

  “阁下,为什么非要袒护刀疤,事情明显是因为刀疤而引起的,那城墙底下,我是认识的。他是嗜血原先的成员之一,这是这里每一个人都知道的事情,而且那个胡子还是刀疤的拜把子兄弟,他们之间定然是有着一些矛盾,所以这胡子才使用这样强烈的手段来逼迫刀疤出来的,只要将刀疤交给胡子,我兽林寨定然是安全的。”

  那个人说完之后,看了看身后的人。身后的人立刻起声符合这这个人的观点,但是詹天笑而不语。

  那个顿时感受到一股凉意划过自己的脖子,顿时收缩了一下颈部,咽了咽吐沫舔了舔他此时的干涸的嘴唇,感受着身后庞大的人群,强定自己的心神,继续说道。

  “况且阁下和这个刀疤也是没有任何的情谊的,他们嗜血的事情何必将祸患牵引到整个兽林寨呢,这是一种绝对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是对兽林寨上万人命生命的蔑视。“似乎是越说越是激动和慷慨,那人说道这里的时候,等在一个城墙的墙垛上面,朝着身下的人们说道。

  一个人起头的时候,随众是一件和可怕的事情,它能够在几个呼吸之间将人们所有的情感放下,做出自己不经过大脑思考的事情,并且疯狂。

  那个站在墙垛的时候,底下的人立刻其声喊道。

  “对,不能叫我们整个兽林寨来替那刀疤来背负着被罪孽,交出刀疤!“一个和在下面喊得时候,就会有第二个。

  “对不仅仅要交出刀疤,还要交出这个兽林寨,那穆青水朵儿全部要交出去!”

  詹天看着这些自以为是的众人们,有一瞬间,他在每个人头上看到困兽脑袋,那些挂着诡异笑容的,挂着阴毒吐着蛇信的兽头的人们。这一刻,人比那看似没有感情的困兽还要可怕!

  詹天只是淡淡的冷笑他在看着那站在城垛上的人,露出自以为是的自豪和傲气的样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在这样的困境之中,还会有人回去满足这样一呼百应的快感和虚荣!那么他又会如何做呢?

  那个人似乎直接越过了詹天,越过了嗜血,越过了嗜血的态度。直接转过身来,居高临下的朝着城墙下面那个浑身笼罩黑气的人,他很享受这样被众人拥簇的感觉,于是乎和那个黑衣人说话的语气不知不觉之中也变得平淡了起来。

  “阁下,我知道,你是胡子兄弟请来对付嗜血和刀疤的,你放心,我们一定会交出他们处置的,一个也不会留的,到时候请阁下撤掉兽潮,我们行宾客之道如何?”

  不仅仅是詹天,詹天身边的张亮,伊人,就算是一直聪慧的龙昊这一刻也是被这个人那种白痴的性格所惊住,他是如何在自身实力不足的同时协调强于自己两方,并且下定决定的,而进行谈判的勇气和资格的?而且在之前,他明明还很是害怕!

  詹天想到是人在极度的恐惧之中,在得到变态过度自信的时候,从而对自己产生了一种盲目的信任,詹天将其归结于,这个人快要疯狂。

  实际上,龙昊也是和詹天想的差不多,只不过他的想法会更加的现实,这个人不是疯了只不过在自以为是的,充当小丑罢了。

  “呐!阁下如果同意的话,就说一声,我们立刻将刀疤等人给你压上如何?”

  在那人说完之后,城墙底下的困兽们停止了吼叫,风划过树叶的声音盖不过众人的心跳,每个人在这一刻就似乎屏住了呼吸。从詹天的视角看来,所有的人都在暗暗地准备着。等到那人说话说完的时候,每个人的魂气全部附着在各自的兵器上,只要等城墙下那个浑身有着黑气的黑衣人说话,他们就会立刻一拥而上将詹天一行人退下城墙。他们不是傻子,詹天一行人的实力是非常恐怖的,只要将他们推下去的时候,他们就会和城墙底下的兽潮进行战斗。

  至于后果,反正他们会从暗道逃走,结果如何已经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每个人都在等待着一种号令,而那个站在墙垛上的自以为是的人,他们则是选择忽视了。

  铮!

  一声铁器打在石头上的声音忽然之间响了起来,顿时将目光转了过来。噔噔几声之后,一大摊鲜血缓缓地流到了他们的脚下,一个浑圆的东西咕噜的滚过他们,众人定睛一看,心中骇然,这竟然是一颗人头。

  人头正好滚过侧面,眼睛死死的睁着,惊恐和不敢置信的神色全部充斥在小小的眼睛之后,冰冷的气息,让每一个看到他眼睛的人不由的心寒。

  詹天原本是看到那黑衣人出手的,本来想要阻止的,但是在出手的一瞬间,龙昊叫伊人打断了詹天的魂气。在詹天疑惑的看着伊人和龙昊的时候,那个人已经死去了。

  詹天本来想要发火的,但是龙昊的话立刻通过魂气的传入了他的耳朵之中,令詹天沉默了。

  他说“你认为,你可以救下一个心已经死去的人吗?”

  詹天一时之间沉默不语,不知道如何回答。

  龙昊这个时候走了出来,朝着发楞的众人说道。

  “你们不会真的以为,将我们交出去就会阻止城墙下面的兽潮了吧!刚才那个愚蠢的人的下场你们也是看到了,抱歉你们的打算已经失算了,是不是很遗憾呢?”

  龙昊的话很欠揍,但是没有人敢说话,詹天虽然和龙昊一样高,但是他的威压确实是一座不可翻越的高山,恐惧一旦落了下去,是很难消失的。

  龙昊慢慢的朝着城墙边上,望了下面,正好对上了那个浑身黑气的人,淡淡的说道。

  “这个人明显是朝着整个兽林寨来的,你们之所以符合那个死去的白痴,不就是为了将我们推下去,对付他们嘛!那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们,你们和那个人一样愚蠢,不,更蠢!”

  每个人都被龙昊的一席话,愤怒不止。身上的魂气不由得震动,直压压得朝着龙昊扑去,一时之间就算是被詹天伊人,刀疤和张坤四个印臣护着的他也是被众人这浑厚的魂气震撼。

  “哟哟,不错嘛,至少你们看起来不是那样的没用嘛。”

  龙昊压了压变白的脸色,镇定的说道。

  “那我就在告诉你们一件事,在来到这兽林寨的时候,我已经的都得到消息了,德森堡已经将这个兽林寨放弃了,所以你们无论是放弃这个地方还是回去,你们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我想你们也是知道上一个防御寨的人是什么样的下场吧!”

  龙昊固有其事的说道,神色极为的镇定。

  詹天很是清楚的看到每个人的脸色都不自觉的变了变,很是疑惑的看着龙昊,很是奇怪为什么龙昊会知道这些事情,还有他是如何知道的?

  “你以为你是谁啊,你凭什么这样说,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有人在质疑龙昊,但是他的口气充满了惊慌。

  “呵呵!因为我是唐家大少爷!”

  龙昊在笑的时候,也是拿出了代表唐家大少爷的象征,顿时将所有的人给镇住了。唐家内家争权,外界是很少知道的。虽然在唐家内部龙昊这个大少爷没有任何分量但是对外界来说唐家大少爷是一个很有分量的身份,一时之间,所有的都相信了龙昊的话。

  “那,那我们该如何去做。”

  “我还不想死!”

  “唐少爷,快告诉我们该如何去做。”

  “唐少爷,你就说吧,只要你能够带我们躲过这次劫难,我们就维你是从!”

  “对,为唐少爷是从!”

  一个人心中动摇,就会带动了一群人。

  龙昊看着心中动摇的众人,嘴角裂出一个弧度,事情已经成了。

  龙昊露出了微笑,这个效果正是他先要的,但是他没有想事情竟然会变得这样的顺利。这群人他倒是另有打算,就算是要救他们的前提,也要叫他们吃一点苦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