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小姐!”

  就在齐虹在那被伊人的冰冷态度镇住的时候,红白和白金这个时候也是来到了她的身边,齐虹一见是红白和白金二人也就一瞬间散去了魂气,问道。

  “怎么样?那个唐文,有什么问题”

  “大小姐果然是双目识人,这个唐文果然是有些问题的,我们在和他交手的时候,虽然他很竭力地掩饰自己的手段,但是我还是在他的攻击方式之中看到了守门影子,如果所料不差的话,他有可能就是守门安插在德森堡的一颗棋子。”

  红白和齐虹说出了很是重磅性的信息,一时之间,齐虹也是忘记了伊人的事情。

  “那红白你说,这德森堡的唐家会不会也是守门的势力?”

  齐虹看起来有些兴趣高涨的样子,但是红白没有给齐虹面子,一盆凉水也是扑了下来。

  “这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德森堡的唐家在辉煌时期可是连我们门派加上守门一起都无法比肩的,唐家是骄傲的,他们就算是落魄到死,可是骨子中也是高傲的一群人。”

  “哦!那你说,这唐文为什么会投靠守门,难到他就不是唐家人吗?他的骨子中就没有高傲吗?”

  齐虹在问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因为这样涉及人性的问题,无论是红白还是白金都不会知道的,既然不知道他们自然不会回答果然红白和白金根本就没有理会齐虹的问题,而是指着伊人他们去的方向,那里是兽林寨的大门。

  “那里有着一股斑驳杂乱但是恐怖浓郁的魂气!”

  红白和白金异口同声的说道,顿时将齐虹的注意力吸引了,心中思索,难道那个高冷的小姑娘说的是真的?如果是真的话,还真是有趣,第一次被人牵着脖子走,而且还是一个小姑娘!齐虹也不在犹豫了,便带着红白等人朝着那个地方。

  就在齐虹她们前去兽林寨大门的时候,几个身穿黑色衣服的人也快速的来到唐文的府邸。在原先伊人做暂住的地方停了下来,只不过看到的确是满地狼藉,一击战斗之后残留的痕迹。

  其中一个矮个子的黑衣人黑色的眼睛渐渐变成了青色,青色快速的转动,金色代替青色,在金色还没有停留多久的时候,黑金和白金分别占据两边的眼睛。

  “说实话。我其实很是稀奇一个人的眼睛竟然还能够成为法技的施展地方。”

  矮个子双眼之中黑白瞳孔闪烁过一点点的光芒之后,一个十字架的形状在金色的瞳孔出现,然后很快的旋转起来,最后形成黑白相间的勾玉,就像是一个太极图一样的标志占据着那人的两个眼睛。同时,灰白色的就像是魂气的东西从上面和下面汇集,然后涌到眼睛之中。

  “这又是什么手段?”

  “你不知道的手段而已,其实,张亮你身边就有向我这样使用眼睛作为法技承载地方的人,而且你还很熟悉。”

  张亮微微一笑。

  “这并不是一样的。你比大哥还要神秘和神奇。而且大哥的眼睛是刻印兽魂之后,格外附加的东西,虽然大哥的那一只眼睛很强大,但是我感觉你这着一双眼睛并没有显示其真正强悍的地方,不过我相信,你会展示的。“张亮否定了詹天的话,摇摇头,看了看詹天又看向了远处,眼睛之中闪过一些莫名的情愫,有些忧伤,但是很快就隐藏了起来。

  詹天微微一笑。

  “或许是吧!”

  詹天也不再这个问题上过多的说些什么,身体一转,手朝着一个方向,露出了有些深意的笑容。

  “想不到,事情竟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张亮你感受到那个方向有着一股庞大而又斑驳的魂气吗?杀戮的气息已经能够淹没人心。看来有人不想叫我们好好的过今天晚上啊!“张亮望着兽林寨的地方,一股风吹过脸颊,忽然之间他感觉那里有着一股阴谋在无形之中张开了大网,等待着我们这群不明白真相的人往里面钻!

  t最新0!章c节@上{酷(:匠2b网

  此刻他的心在莫名的颤动。

  “走吧。“詹天见张亮没有说话,也不在多说些什么了,便带头向兽林寨的大门处走去。

  黑夜下的兽林寨很是安详和美丽,杂乱拥挤的房屋,充满了生活的气息。有的屋子并没有关掉灯火,远远的看去,入眼的就像是美丽的女郎静静的安卧在山壁旁边,细说这流年。

  然而,这一切,将要受到威胁。

  兽林寨之中响起了代表兽潮的警笛声,原本安静祥和的一幕,在詹天的眼中渐渐的变得慌乱和杂错起来。慌乱和恐惧清晰的刻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就像是先前这个寨子里的人刚刚开始见到詹天一样,他们似乎无时无刻不在恐惧着。

  可是既然他们既然这样恐惧,那么他们又是如何在这样为危险的地方生存这么多年的呢?

  张亮一直跟着詹天的脚步,他似乎懂得詹天的疑惑,不顾他人的诉说了起来。

  “这个地方以前其实并不是一个防御兽潮的寨子,只不过是先前的寨子在一次兽潮之后完全消灭了。德森堡之中能够说的上话的人再一次讨论之中就决定放弃一些普通人的安全,将防御寨子安放在现在兽林寨的地方,其实这个地方根本就不会受到困兽的袭击,当地的人们都有着一套体系能够和困兽进行交流.”

  “所以,德森堡就看上了这种方法了?”

  詹天的目光渐渐的变得有些深邃,看着这个变得喧嚣的寨子,不知道为何,他感觉都很可悲,这里面的人就像是人线操偶一样,生活中充满了危机,可是又不得不这样的生活着张亮没有说这个寨子原先的居民怎么样了,但是他依旧能够猜的出来,一方面是自己世世代代的家园,一方面是无法面对的强大德森堡,这样的选择已经很明显了。

  “所以,这个寨子才会这样仇视外来的人,就像是先前我刚来的时候,他们在害怕的同时,也要将仇视的方向转移过来,我现在似乎明白了一件事情。他们仇视的不一定是我们,他们仇视的或许是从兽林寨的大门进来打破他们生活的人。”

  詹天的话很不清晰,但是张亮是听懂了,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抬头的时候。看到兽大门已经步入眼帘了,看到詹天瞬间加速,也就跟了上去。

  詹天站在兽林寨的大门的时候,城墙上已经布满了紧张而又行慌乱的人,就算是他们拿着弓箭,可是使用先觉青瞳的詹天依旧能够清晰的看清楚他们握住弓箭和铁剑的手依旧在发抖。城墙下是数不清的大大小小的困兽,密密麻麻的将整个兽林寨全部包围,喧嚣着,嘶吼着,只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并没有在一步的朝前走去。

  城墙上,詹天看到了伊人他们,便朝着伊人的位置走去了。伊人身边的水朵儿等人清楚看到了詹天和张亮朝着这边走来,心中不由得有些紧张,但是看了看身边的伊人,又安心了下来。

  “事情如何?”

  伊人看来的人是詹天他们之后又将目光转向了城下,詹天清晰可见伊人的身上散发着浓郁的魂气波动。

  “事情进展的不是很顺利,途中因为受到了一些阻拦,那个东西似乎并别人拿走了,看来信息是走漏了。嗜血这个魂团其实暗中受到很多强大势力的关注,他们本身就像是一个被圈养的动物一样,并不是那样的自由。”

  詹天的话,虽然引起了水朵儿和他身后跟来的穆青愤慨的目光,但詹天没有在意,这本身就是一种事实,既然是事实那自己就没有必要隐藏着不说出来。

  水朵儿狠狠的瞪了詹天一眼之后,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对詹天如何,也就作罢。穆青则是很是阴冷的笑了笑,不做声。

  忽然之间城下出现了一个浑身包裹在黑色气息的人竟然从咆哮的兽潮之中走了出来,他的身边还有着一个人,这个人詹天有些眼熟,但是刀疤确是一眼认了出来,不由得失口叫了出来。

  “胡子!”

  刀疤的声音顿时将众人的目光转移向了胡子,和胡子有些熟悉的人,皆是认出了他。

  “喂!胡子,是你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个守城的一看见城下的既然是胡子,顿时吼了出来,声音之中的颤抖确是难以隐藏。

  “一群懦弱的人,我确实是胡子,但是今天的我,已经不是以前你们认识的那个人,今天我将要获得新生,而你们全部都要死!”

  胡子眼睛发着红光,阴毒的指着城墙上所有的人,大叫。然后,喘着粗气,他身边那个浑身裹着黑气的人有些鄙夷的看了胡子一眼。

  “你说什么呢该死的胡子!”

  “别叫我捉住你,胡子,我定然将碎尸万段。”

  “这胡子是嗜血的人,今天嗜血不是来到了兽林寨了吗,兽林寨的当家,刀疤就在那里,我们去问问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忽然之间指向了刀疤也就是詹天所在的位置,齐虹也是注意到了顿时被众人孤立的詹天等人,嘴角露出了笑意。

  “看到没,弱者就喜欢将一些看是没有任何用途的方法当作是救命的稻草,现如今的情况如果每一个人都能够将矛头指向兽潮,或许还有这一线的生机,但是他们却将矛头指向了下下签,这是够愚昧的!”

  詹天摇摇头和龙昊笑着说道。

  龙昊看了看城下,没有说话,只是嘴角挂上了奇怪的笑容。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