詹天看着提剑便冲上来的金色盔甲人,青色的眼睛瞬间变成了金色,七字迅速的消失没然后变成一个六字,但是六字出现的时候,詹天的眼睛猛地刺痛,一股鲜血流了出来,那单独露出的左眼下面,有一道明显的血痕划过他的脸颊。

  金色盔甲人不知道詹天有着什么诡计,但是他并没有在詹天的身上感受到一丝的魂气波动,而且在他的心中,只要实力足够强大,再多的诡计也只是泡沫。

  所以金色盔甲人提着长剑刺了过来,他的身后也慢慢的浮现一柄金色的小剑,他的魂痕竟然也不是兽类的印痕!

  这个战士的魂痕是在魂痕之中所占比列比较少的物件类魂痕,和动物类的有着本质的区别。

  白色的符文盘绕在他的手臂上,手臂瞬间和手中的长剑融为一体,剑既是他的手,他的手也是剑。

  为了对付我,连魂印都使用了,你还真是小心啊,但是为什么不是使用法技呢,印臣的你应该觉醒了法技才对啊,实在忌惮着什么吗?

  詹天身体微微一侧的时候,长剑也刺了过来,而詹天就像是知道下一刻剑的华东轨迹一样,很快的蹲了下来,威力巨大的剑芒划过他的头顶,直接将遥远的山头斩了下来。

  这怎么可能,金色盔甲人难以置信这詹天既然如此轻易的躲过了自己蓄势一击,就在他还在云中雾里之时。

  詹天瞬间立刻站了起来,这个时候他的双手才使用了魂气,金色盔甲人可以很轻易的看见詹天的眼睛是闭着的,然而当他站起来的时候,睁开的眼睛是夺目的金瞳。

  双手灌满魂气,一丝丝土黄色的魂气也被詹天混迹在仅剩的魂气之中,一股剧烈的震荡震荡出来,四周的空气都渐渐的向四周发出强烈的空爆声音。

  一直强势的金色盔甲人竟然被詹天一掌击飞,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

  詹天收了魂气,有些头晕,摇摇坠坠的晃了晃身体,捂住酸涩发胀的眼睛,半跪在地上,重重的喘着粗气,好一会才稳定下来。

  詹天似乎恢了一些,慢慢的站了起来,朝着远处走去。

  詹天也不再看金色盔甲人了,这个人在他的生命之中,始终是一个过路人而已。

  “当你自己将自己当一回事的时候,没有人会将你当一回事,只有当别人将你的实力认识到的时候,他们将你当回事的时候,你才真正的是这么一回事。”

  像是在自言自语,詹天看向了站在不远处一个高地,上面有着三个美丽的女子。

  “我说对吗?各位前辈。“

  冷芒,让人不寒而栗。

  詹天的目光所向,询问的声音也是传了过来,但是天香谷主和天骄看着极其虚弱的詹天,没有说什么,只是看着詹天,或者他们不知道该去说说些什么。

  轻微的风拂过每个人脖子,但是即便是旭日阳光,但是每个人都能够感受到一股寒冷袭来,不由得缩了缩脖子。

  “或许是对的?”

  天向谷主始终是开口了,但是没有人听到,她只是将声音用魂气传入詹天的耳中,一瞬间对上詹天的时候,她竟然不敢去说出声来。

  詹天的眼神太过犀利了,这般如刀一般的眼神,让天香极为不自在,她看了看躲在自己的身后的天骄,一瞬间似乎知道她到底在害怕着什么了。

  微微的叹了口气。

  “你且随我来吧!”

  这一句话并不是在对着詹天说的了,整个天从谷都听到了自己谷主的命令,扭头一看,皆是震惊的看着谷主,顿时跪了下来参见自家谷主,他们都忽略了天向谷主为何来到这里,唯有那坚持着爬起来的身穿金色盔甲的人似乎想到了什么。

  “将那些昏迷的人好生的照顾,这里面有我的女儿!”

  天香声音有些颤抖,有一瞬间她很想亲自去看看自己的两个孩子到底情况如何,但是她不行,也办不到,因为她是一个种族的族长,为大局,私情不可得有。

  一只温暖的手抚在她的后背,一暖暖的感觉回荡输入了她的身体之中,天香知道是天骄在给她梳理气息,嘴唇动了动,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天骄摇摇头。

  “这下知道,为何我将这族长的位置轻松的就给了他人了吧,这般承重的担子始终不是一个女儿可以随便扛起来的!”

  天骄望着屹立的詹天,一抬手便将詹天提到身边,这个时候詹天的神色是仇视,而天骄的表情是严肃,他们只是对视,没有任何的言语。

  谷中有人不知道天骄是谁,可是有人知道,那金色盔甲人显然是知道的,刚刚站起的他忽然之见看到了自己熟悉而又不敢相信的人影,顿时惊骇地跪了下来,众人皆是不知为何。

  “先祖,现世。后辈恭迎!”

  这一拜,引发山洪般的震动,一瞬之间所有人都朝着女子下跪,没有任何人敢去质疑。

  “你瞧,他们都在向你致敬呢。”

  任凭这天骄将自己攥在手中,没有反抗,也没有力量去反抗,天骄的实力他太模糊了,太神秘了!

  “那是他们的事情,一群古怪而又死板的后辈罢了,思想太过呆板,很难有所建树。”

  这个时候的天骄和先前的那个人就像是两个人,这个天骄是詹天知道的,而那个詹天也是知道的,太长时间的存在,让这个拘于一偶之地的人,太无聊了,无聊到性格都有些扭曲变化。

  詹天只是笑笑没有说话,天骄没趣,舍下了詹天将他丢给了一旁没有动作的素衣。

  天骄亲自将龙昊那群人带走了,詹天就跟在素衣的身后,坚持着身体的剧烈疼痛,这是一场没有刀剑的战斗,詹天并不像因为自己的伤势而变得弱势。

  素衣在前面带路,对沿途看见的每个人点头示意,詹天看的出来,面前的女子这天从谷有着很高的地位。

  一路的风景很美,但是詹天无心欣赏,沿途遇到的人都会对詹天指指点点,詹天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落魄的流浪汉,衣不遮体不说,头上还裹着脏兮兮的纱布,而且似乎是一个独眼龙,浑身上下散发着让你不禁皱这眉头的气味,对詹天都是进而远之,哪怕詹天是一个十岁的孩子。

  詹天将每个人嫌弃的神色看在眼中,不由得嘴角浮现冷漠的笑意,跟在素衣的身后,一句话也没有说。

  素衣重头到尾都在暗暗观察着詹天,詹天让她极为的好奇,一个半大的孩子身上竟然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深厚感,就便是自己这样活了不知道多少岁月的人了,看到詹天的一瞬间都会被詹天深厚的那种厚重的气息给深深的吸引。

  就像是那种经历了无数岁月沧桑遗留下来,被时光打磨的,酝酿的极为窖香一个男人!

  很奇怪的感觉。

  而且他是如何保持这般看似绝望的处境依旧如此淡定的?或许是第一次,素衣为自己没有去学习天从族的推算之法而懊悔。

  “前辈,为何会这般注意小子。”

  詹天仰头看着走在前面没有回过头的素衣,他感觉到这个充满魅力的女子是在观察他,詹天没有让女子回答。

  “是在好奇,为什么我会在这般可以说敌我不明的场所之中也是这般淡定自若,有持无恐的样子吧。”

  素衣惊讶的转过身来,脸上的吃惊之色没有丝毫的掩饰,他为何知道。

  “其实前辈也不需要费这般无用的心思,你自己想象一下,一个羔羊走进屠宰场的时候,他的命运无非就两种,一个事被杀,一个是羔羊有问题,杀不得。"

  素衣被詹天的话给镇住了,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詹天的羔羊说法让她新鲜的同时,却又感觉浑身难受。

  ●A酷xJ匠7.网y正版!首发

  詹天错过素衣,独自走在前面,他的前面是一个庞然大物,一颗足以遮蔽半个山谷的大树,而在这棵大树上有一个绿色的宫殿一眼的建筑悬挂在半空之中,宫殿的下面有着一群群的守卫者,他们在保护着那个宫殿。

  詹天在这个宫殿上面看见了天香谷主,所以他已经不需要那个对自己似乎有着浓厚兴趣的人带路了。

  “你好,尊敬谷主,我多有打扰,请原谅。”

  詹天微微的弯了弯腰,向天香谷主敬了一礼,,看起来他们似乎没有什么矛盾。

  “你难道没有觉得你这样很虚伪吗?”

  天香看着一个半大的孩子,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这个孩子这样的行为,着实让她感觉到恶心,极为的讨厌。

  詹天看到了天香脸上的表情之后,也是明白了为什么会有着这样的神态。

  顿时哈哈的大笑起来,笑得很夸张,弯下了腰,蹲在地上,竟然有些乏力,笑得天香谷主莫名其妙,笑得一旁的素衣心中冷寒。

  詹天一下子止住了笑声,就像是一切都没有发生,看着高高在上的谷主,向前走了一步,距离天香却是更加的近了一步。

  “虚伪,不正是你们所需要的吗,爷爷于我说过,这个世界上的人都很虚伪,那些不虚伪的人只有两种。”

  詹天顿了顿,看了看周围。

  举起一只手,细白的手臂扯住自己的身体上的衣服,露出了这细小的身体上数不清的伤口,触目惊心。

  “一种是我这种的,虚伪的是人但不是心,第二种是?”

  詹天撇了撇周围的所有人,手中的龙戒闪烁了一丝的光芒,一件黑色的大袍出现在他的手中,重新披在自己的身上,遮住了露光的身体。

  “第二种是那种表面看起来很是正经,但是内心确实虚伪的。很辛运,我詹天刚出来不久,就遇到到爷爷说的第二种人。”

  詹天的话中讽刺的意味不言而喻,但是周围的人只是脸色大变,却是没有任何反驳的,他们反驳不了,一旦反驳就是直接承认了,他们就是虚伪的人。

  对于这样的场景,詹天摇摇头。

  ”看来还有人连虚伪都比不上。“

  叹了叹气,詹天也不再说什么。

  天香的眉头挑了挑,有些生气,詹天的话就像是剑针一样让她极为的难受,虚伪?

  其实,并不是不适合她这样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