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狼狈的身影划开时空,出现在半空之中,整理了一下身体上的凌乱,脸上有了些惊吓。

  “這下还真是玩过头了,万一炸死了怎么办,这九魂地人是白痴吗,竟然真的点燃了光路!我开始还以为只是能够将光路阻断,没想到直接炸成碎末。”

  就在天骄骂骂咧咧的时候一个土质的圆球在一群被震耳的爆炸声惊呆的天从谷谷人的目光中打碎了时空,蹦了出来,弹跳了砸进了地面。

  一群尽然有序的守卫顿时为了上来,将圆球团团围住,肃杀之气,震人心魄。

  “看样子是来了,而且来者不善!”

  1)酷匠网永久z◎免u费看,小说

  谷主掐指一算,她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般地步,可是那圆球之中积蓄的恐怖的煞气和杀气,让她不得不相信,一切都因为自己这一方而将事情变得复杂起来。

  圆球出现一个个裂缝,恐怖的煞气和杀气从圆球之中泄了出来,直接将一些实力弱小,或者胆小的家伙吓得腿脚发抖,不能动弹,就算是这些守卫也不由的咽了口吐沫,极为的紧张。

  圆球破碎,露出一个站立的人影,他的身后是一个个狼狈不堪昏迷的人影,堆在他的身边。而这个人身上散发着浓厚的黑气,青色的光芒从他的眼瞳之中迸射而出,入目之中,不由得心寒,后脊发冷,这个是人还是怪物!

  “阁下是何人,是人还是怪物,请阁下收回杀气,不然不要怪我天从谷无礼了!”

  一个身穿金色盔甲的貌似将领的人踏前一步,警告这来犯之人。

  “哈哈!哈哈哈!”

  那人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一样,竟然没有任何形象的捧腹大笑起来。

  “你!你笑什么!”

  人影让前一步,阳光射在他的脸上,显出了他稚嫩的脸庞,他的脸上却是充满了不屑于嘲讽。

  他开口说话了,语气之中的嘲讽却也是极为的明显。

  “当我的实力比你弱小的时候你可我是畜生,认为可以随便欺侮,当我的实力和你一般的时候,你当我是个人,不过是手中鱼肉之人,当我的实力比你强,或者你不清楚我的实力被我震慑住的时候,你会怀疑将我当作怪物。”

  詹天朝前走了一步,那些守卫就往后退了一步。

  “你说我无礼,那好!将你的老祖宗天骄叫出来,让我当面与她对峙,何为礼?何为戏弄?如果实力可以成为她戏弄我们的条件,我保证,这个天从谷会万劫不复!”

  “黄口小儿,实在狂妄,我家先祖早已去世,又其是你这小儿称呼先祖名讳,当真是找死!”

  “实属狂妄!”

  “杀了他!”

  怒骂声此起彼伏,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他们在怕,害怕詹天身上的恐怖气息,就算是詹天是一个十岁的孩童,但是他们依旧是怕,常年的安逸让他们忘记了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残忍,什么是杀戮!

  詹天身上散发的杀气和煞气,早就让他们心寒胆颤了,哪还有勇气会去和詹天动手。

  “懦夫!一群生活在桃花源被短暂的和平磨碎骨头的软骨虫!”

  詹天冷酷的说道,顿了一顿,旋即挂上了冷笑。

  “你们不配和我做对手,你们甚至连那十绝地苟且偷生的魔鬼都比不上,甚至是那你们和他相比我都会为他感到悲哀!”

  围住詹天的守卫顿时脸上一阵青一阵红,显然是被詹天气的不轻,却依旧没有勇气前去,将手中的长枪刺向詹天。

  “完了完了,这家伙这下对我的印象变得极差了,怎么办?”

  天骄忽然出现在谷主和素衣的面前,却像是一个小女孩一样不知所措的转这圆圈,来来回回的走,让谷主和素衣也是无奈的摇摇头,谁让你玩心大起,如今闯了这般祸患呢。

  “天香,怎么办啊!”

  天骄忽然捉住谷主的双手,泪眼婆娑的看着谷主,看着谷主的名字。

  谷主也就是天香,苦涩的摇摇头,她现在的心中更加的担心天从和伊人的危险,一个是她的女儿一个是她的认的孩子,两个孩子都经历了这样的伤害,她又不是铁石心肠,又会如何不担心。

  天骄知道谷主在担忧着什么,安慰道。

  “放心,那些人都没有事情的,主要是那个叫龙昊的小孩现在的情况有些危机,所以啊!那个小家伙才会这样的愤怒。”

  “你听,他在找我理论,怎么办?他以为我是那种靠武力欺压弱小的恶毒女人,怎么办啊!”

  谷主被天骄摇晃着,心乱如麻,连脸上的纱布划掉了都不没注意到。

  忽然间天骄挺了下俩,盯着谷主。

  “天香,要不你用美人计,让那小子就范好不好,你看你长得这么标志,让我都有些心动呢。”

  谷主立刻一个冷眼扫了过来,让天骄顿时尴尬的闭上了嘴,天香谷主重新遮上了自己的面纱。

  “这件事我去解决,你看看您还有一点先祖的样子没,早知道就让和其他老祖一样散去好了。”

  谷主说完就撇得天骄朝天从谷的谷口走去,天骄眨巴眨眼睛对着素衣嘿嘿一乐,然后跟了上去,身后的素衣不由得摇摇头,这天骄前辈的心智果然有时候和孩童没什么区别。

  待到天香谷主来到谷口的时候,正好看见詹天和守卫对峙的一幕,这一幕她远远能够真切的感受到在水晶之中所没有的那种傲气,是的,现在的詹天有着一种来自骨子中的傲气。

  詹天大吼着,犹如受伤的困兽一样警惕着周围人的同时,却又极为轻蔑的蔑视这周围他所看到的一切,忽然直接,詹天看到了天香,是的。看到了天香身后刚刚来到的天骄。

  詹天的心顿时平静了起来,他看着远方,深邃的让人不由得打颤,这个人太冷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恐怖在四周蔓延起来。

  终究是有人受不了这般气氛,或许是没了心智或许是给自己壮胆,大叫着抬起手中的长枪,朝詹天刺去。

  这一刺,詹天轻微的笑了,但是他确实很苦难的躲了过去,一击虽然没有的手的那个人,眼中却是被仇恨和阴毒给覆盖,原来只是一个装孙子的家伙,原来这个家伙什么本事都没有!

  那人大枪横扫而来,打中詹天的身体,却并没有任何的切口,一瞬间他对上詹天的眼睛,那双眼睛冷漠的看淡了生死。双腿顿时一软,詹天手臂一挥,本身肉体就是已经跨度到三阶困兽的强度的他岂会怕这凡兵?

  手起,枪断。

  詹天慢慢的走过那个已经吓呆的人身边,错了过去,轻轻的说道。

  “仇恨,来的太简单了,可是杀人更简单,你应该感到幸运,我不杀人!”

  那个人的眼泪顿时滑过脸颊,半跪在地上,手中拿着的是斩断的枪杆,斩断的也是他的信念。

  强大的人,并不是靠的时候手中的武器,而是一颗伟大的心,一个不灭的心。

  这个人!

  似乎没有心?!

  天香谷主疑惑的时候,却没有及时的阻止守卫和詹天的战斗。有了第一个人的试水,定当会有第二人,第三人你,然后一群人。

  詹天就看着这一群人,微微摇摇头。

  即便是此刻的他提不起一丝的魂气,但是他不能倒下,龙昊将事情交给了他,这个担子就因该是他扛起来,他倒下了,那像什么话!

  守卫围住詹天迟迟没有动手,忽然之间一人群分开,走出一身穿黄金盔甲的人,正要开口的时候,詹天确实先他一步。

  “我见过你。”

  詹天的语气有气无力的,看起来就好像要睡着。

  “嗯?阁下何时见过我?”

  金色盔甲的人有些感兴趣,问道。

  “那个哭泣的人,应该就是你安排的,你导演了一出戏,无非就是想要看清楚我的底子,然而,你便的更加的迷惑。”

  詹天很开心,这种揭露对方那种虚伪面具的感觉。

  金色盔甲的人眼睛微微收缩,脸上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将挂在腰间的长剑慢慢的放在自己的手心中。

  詹天视若不见。

  “你无须紧张,我在书中看过,你这样的人!为将者,这般手段只是平常,你愿意这样做,有人也愿意配合你,无非是利益驱使的必然结果,所以我不会说出来的。”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你是何人?!”

  那人将长剑拔出,摇剑直对詹天,杀气隐藏不住。

  “我只是一个闯过十绝地的人,一个忽然之间被算计,还被迫拘束所谓礼仪的人。”

  詹天的话越是多,那人的眉就越是紧紧的皱起来,身上的杀气就是越浓厚。

  “你身上的杀气已经遏制不住了,如果你想要动手就动手吧,硬抗着,对未来修为不好。”

  就像是说一件不相关的事情,即便对方要杀的人是自己,然而,詹天似乎没有放在心中。

  “这个小家伙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他就不怕死吗?”

  天骄的话打断了天香的思绪,微风拂过她的发丝,让她心乱如麻。

  “那就得罪了!”

  滑落,一道剑光闪过詹天的眼睛,剑光灼灼,快,快到詹天反应不过来。

  一道流光划过詹天的咽喉,却仅仅是留下一道红线,没有任何的伤痕。

  “这,怎么可能!”

  期待着金色盔甲人一击斩杀詹天的守卫顿时惊讶的说不出口来,那金色盔甲人也是吃惊的看着詹天,双手持剑,挽出了简单的剑花,剑剑夺命,直袭要害,守卫都在为金色盔甲人鼓劲。

  可是时间过了,招式也用过了,詹天身上衣服被金色盔甲人刺的千疮百孔,但是詹天没有留下一丝血迹,没有一道伤口。

  距离被拉开,詹天看着气喘吁吁的金色盔甲人,却是淡笑,从一开始他就没有任何的动作,金色盔甲人攻击他虽然伤不了他,但是力道依旧让他难受。

  “你还是用魂气吧,我承认你比我强,但是至少现在不用魂气的人不是我的对手。”

  詹天的语气平淡的让那个人愤怒,黄色的魂气瞬间布满他的长剑,凌烈的剑芒顿时逼走周围看热闹的人,就算是守卫也远远的躲开了。

  印臣高级!果然很强啊!可惜,你的心乱了既然你的心已经乱了,那么你在和我战斗的时候就已经输了,不是每一个人都是有着越战越强的命运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