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久不见啊,老朋友!”

  似乎是在倾诉,又有着难以名状的苦涩。一阵微风拂过那人的眼前,将他额头的发丝吹起,却露出令人后背发凉的深深白骨,犹如坏死的巨大寄生虫一样百死不僵,慢慢的蠕动着,时不时的有着滴滴鲜血从脸庞滑下。

  对此,那人似乎并没有在意什么,只是嘴角露出邪魅的弧度,眼睛之中暴发出阴寒而又疯狂的笑意。那没有那只兵器却是白骨的左手散发着浓浓的黑气,一手握住虚空,对着任常,似乎握住就是任常一样。

  “哈哈哈哈哈!好久不见啊,老家伙!”

  那人猛地将左手攥住,发出瘆人的怪笑。身后长长的黑发无风自舞,眼中寒气泠泠的看着任常,却如同老朋友一样阴阴的回答道。

  不过,他的话似乎没有说完,在发出坏笑之后,忽的将头低了下来,眼中暴发出血红的光芒,浑身颤抖,声音低沉,犹如九渊之声。

  “好想好想,将你这老朋友撕个粉碎,啊!哈哈哈哈!”

  +S看MH正版c_章C节Mu上_《酷5匠,网S7

  涛泰的话虽然微小,但凭着任常的耳力却是一清二楚。任常的表情并没有多大的变化,不过紧握牙刀的左手却是不自觉的握住,紧紧的!

  涛泰不断地发出恐怖的怪笑,瞬间便携带着浓浓的黑气扑杀而来,雷霆之势的举起手中的怪刀,猛然劈下。

  任常却是瞳孔一缩,心中大惊“小位须弥!”,他没想到这许久年的老朋友竟然会一见面就痛下杀招,一点也没有以前的情面,心中不禁有些心痛。

  但是任常很快就反应过来了,浑身紫光一闪,就像那涛泰一样在他的心中话语刚刚展开之时,他便像虚烟一样快速的消失在涛泰的大刀刀口。

  没有承受之力的斩击越过任常狠狠的轰向大地,暗红色刀气竟然拉扯开周围的空气,露出破碎的时空碎片,显露出哪深邃的黑暗。

  一刀之力,恐怖如斯!

  不过就在哪巨大的刀气将要将大地也化为碎片的时候,地面却是诡异的一动,又好像没有动,那恐怖的刀气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

  不过,很明显所有人都没与在意这些,这边是天与地的威能,无论你有多么强大,也是无法给大地与天造成什么伤害的。

  涛泰一击不成,忽的猛地转头,眼中的红光在空中化出两道流光。右手向上一抬,原本成落下之势的大刀却被他生生提起,由下而上斩向他的身后。

  “呛!”

  一声兵器的碰撞生忽的出现,一道爆炸的气息瞬间讲周围的空气打碎,天空之中下着不停的磅礴大雨也被尽数蒸发,先露出百米的无雨地带。

  涛泰将头靠向大刀因不明力量停止的位置露出狰狞的牙齿,咔咔的大笑起来。

  “该死的老家伙,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见不得人啊!”

  涛泰忽的提拳砸向眼前的空气闪耀着刺鼻的血腥,不过却又向先前的大刀一样停滞在半空之中。不过拳头的上方却发出丝丝的兹叫声。

  “你又何尝不是呢,真是一如即让的让你恶心啊!法技!雷动九霄!”

  半空之中忽然出现任常的声音,紧随着天上的乌云瞬间滚动,一道百丈之粗的巨大雷霆轰然落下,带着似乎可以湮灭一切的气息暴虐的冲杀下来。

  “|啊!”

  雷霆落下,涛泰身上弥漫着恐怖的雷霆不断的撕裂这涛泰的身体,那黑白的骨头慢慢的转化为紫色,巨大的灵魂浸染即便是身为兽主的涛泰也不禁凄惨的咆哮起来。

  雷柱之中,那停滞的大刀面前,也渐渐的浮现出与其气势不差的牙刀。任常的身影也慢慢的浮现,只见他的右手死死的拿住涛泰的骨拳,一双坚韧的双眼同样靠近牙刀盯着涛泰的眼睛。

  被雷电压制的涛泰看到显现而出的任常,嘴角忽的露出诡异的微笑。原先变化为紫色的骨头瞬间被黑色所反噬,血色的气息猛地从大刀之中爆发而出,竟然将那周围恐怖的雷电给见见吞噬掉。

  雷电被吞噬似乎对任常照成了巨大的伤害,不禁闷哼一声嘴角露出一丝紫金色的鲜血。涛泰像是见到什么兴奋的事情,不由得大笑起来。

  “老家伙,我可不是被人控制的呀!我的一切都是有着自己的意识的啊!”

  涛泰不住的大笑起来,神色之中尽是可怖与狰狞。

  “你!”

  任常难以置信的怒喝一声,生生将空中的逆血吞了回去,身上顿时爆发出难以注视的威能,握住涛泰的右手瞬间发力,苍白的头发暴舞起来。整个人如同愤怒的狮子,左手化为粗壮的龙爪,身后的十万八千颗龙珠震慑出强大的波动。

  “咔擦”直接将涛泰的右手给捏个粉碎,在涛泰难以置信的眼神之中,他的整条右臂直接化为虚无。任常双眼暴发出恐怖的寒光,牙刀猛地化为无数的流光,一条条粗壮的雷蛇在空中狂舞的肆掠起来。

  “砰!砰!砰!”

  三声直接可以震碎心脏的巨大响声在地面卷起巨大的尘埃,在漫天的雨中久久不散。地面不是的不着巨大的力量撞击着,不断地向下沉去。

  在最后一声所卷起的巨大尘埃之中,两条巨大的龙臂不断的轰下地面,每一次都有一次巨大的震动传荡开来,不堪的陷了下去。

  忽然那不断传出声响的灰尘中化为了沉默,一阵疯狂的笑声传了出来,一道黑色的身影爆射出来,不过浑身流了大量的黑金色鲜血,身上的左臂消失的无影无踪,如泉水一样的鲜血不要命的流了出来。样子极为凄惨,不过他的脸上却露出深深白骨,还有肉块不住的往下掉去。

  整个人阴寒而又残酷的看着见见从雾中走出的任常,不住的发出古怪的惨笑,让人心寒。

  “是你做的那件事吗?”

  任常的脸上此刻没有任何的温度,给人感觉如坠冰窟,冰冷的直接化为无尽寒气,将着漫天的雨幕变化为冰雹利剑不断往下落来,撞击的路面发出清脆的声响,特别是此刻这万物都在任常的寒气之中失去了声息的时候,更是格外的寂静与可怕!

  “你说呢?”

  涛泰似乎不为所以,身上黑气与红气爆发出来,整个人都给人以死亡的感受。浑身凄惨的样子也瞬间变为正常,仿佛刚刚的根本就不是他一样。眼睛之中尽是不屑与讽刺,身上渐渐的展开起八只巨大的骨刺并化为阴寒的翅膀,一股黑气猛地冲天而起。

  风云变色,周身波动的黑气直接将周围的土地变为粉末,巨大的力量涌入身体,痛快的让涛泰不住的狂笑起来,这个时候再看向地面上的任常时,心中微微生气的恐惧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回答我!”

  任常如同没有感情的冰块一样,慢慢的抬起头,白色的头发划过眼睛,那是一双什么样的眼睛呢!没有人能够看懂,即便是强大阴冷的涛泰,此刻也不过感受的一个字!

  冷!

  一股刺骨的寒意萦绕心头,挥之不去。不禁发出胆颤的声音。

  “是,是我又如何!”

  涛泰在回答之后,整个顿时恼羞成怒,双手舞起大刀,疯狂的向任常劈去,这一击,落实,足以!

  开天辟地!

  “那么……”

  任常缓缓的举起手,看向向他飞来的涛泰,嘴角微微一动。

  整个世界渐渐变为平静,没有雨声,没有打斗。方圆千里的树林依然生机勃勃的生长在这,变化的不过是那座风光秀丽的龙雷山,在天罚的轰击之下变化为深深的巨坑,如同洪荒巨兽的大嘴,摄人心魂。

  八个方向的残破骨兽雕像,眼睛皆是看向这深深的天罚陨坑,散发出威严的气息,镇压于此。

  以及那空气中似乎存在,有恍如没有的声音“你便去陪他们吧!”

  淡淡的悲伤,奏响了死亡,谁也不知道这份悲鸣是为谁而准备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好了关于主角的来历,这里就交待到这里了,外传的存在就是为了交待一下主角的存在,以及后来,各位可能不知道的一些布局,以至于出现的不是太突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