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阵?一己之力布局百人千人,立于不败之地,诛杀强与自身十倍百倍之人的困法便是阵!

  那何又为阵眼呢?就是只需一子不到其子永存的那个存在,便是阵眼。

  那又何以解阵呢?最直接,最有效的方法便是激怒阵法,引起阵法最大功效,引出阵眼,再一举破之,这边是解阵。

  而此刻的八方杀阵除去化为阵源的金睛,那八只最为强大的骨兽之中,这慢慢走出来的且实力难以估测的涛泰便是阵眼,而任常的一系列的所作所为,皆是为了这传说之中拥有杀死兽主的八方金睛杀阵,为了这传说之中已经达到兽主可以提升魂气平介的涛泰、为此不惜与那灭绝凡血之主脉的上血摊牌,这一切,都将看此战了!这一战不允许失败!

  任常的双手不禁握紧,空中模糊的珠子状的气团也慢慢的隐去遮挡,露出去锋芒,十万八千颗龙珠!

  万辰守护!

  百万年的韬光养晦,如今是时候显露锋芒了!任常心中笃定,眼睛之中暴发出狂热的战意。即使他已渐渐衰老,即使对手已经不是当年,但是,既然有再次对决的时候!那么,当年的那场唯一的败笔,今日将要改写!

  “喝”

  任常大喝一声,手指飞动,以及其快速的手法瞬间打出万道法决,在旁人看来不过是仅仅懂了一次手势而已。

  一道道恐怖的气息从任常的手中震荡开来,瞬间威慑住那些奔驰而来的七只骨兽,即使这些骨兽皆是踏入魂天境的兽王,但是兽主与兽王仅有一只之差,但是这一字却可以让一名兽主屠灭世界所有兽王!

  魂天境,大魂天境!一字之多,便是天与云的差别,地与尘的差异。

  天地浮游,力量的差距,是不可能弥补的。

  任常手中华光大作,手指上的紫色明线瞬间狂舞起来,宛若神话之中的那美杜莎的头发,带着令人胆颤的寒气,没有目的的飞舞起来。随着舞动的次数逐渐变多,一个忽隐忽现的紫色光膜渐渐地出现在任常的百米之内,不是的传出一环环的冲击波,狠狠的撞向那几只骨兽。不过,效果似乎并没有多大的明现,每一只巨兽皆可以将其砸个粉碎。

  但是,一次两次也就罢了,这漫天飞击而来的紫色弧线数量实在太多,一环接着一环的,环环相扣,打破一个另一个又来了。着实让你烦躁!

  很明显,那本就暴躁的骨兽,在经过这无数次不痛不痒的攻击之下。眼中的凶光更是大甚,紧接着一道道冲天的怨气化为护身的黑色光柱,直接并作流星之态,杀意寒寒,洪流之势,向任常暴掠而来,所过之处,身上的黑气光柱,皆将向他们划来的紫色弧线撞个粉碎,变为点点紫晶弥散在天空之中。

  看着袭来的骨兽,任常如同没有看见一样,依旧是不断地划着紫色的弧线冲击波,手指上的十根紫色明线却在不知什么时候变为紫金之色,隐隐的透着难以名状的晦涩气息。一眼望去如有摄魂之力,不过这七只骨兽哪能注意的到呢,即使知道了也会不知所谓的冲杀而来的!

  不过,这一切似乎都在任常的算计之内。看着面前那即将砸下来带着恐怖拳风的巨大骨拳,以及周身那些红眼暴怒的其余骨兽,所化作的粉碎手段,很显然,它们是下了决心要抹掉眼前这个‘矮小’的异类了。

  任常的嘴角慢慢的浮出抹抹的微笑,眼睛看向那仍在远处没有一次动静的涛泰,仿佛没有注意到他此刻的危险处境一般。

  一只与他的面容很不相称的宛若白玉般的手臂单一之处,嘴唇微动,一股已成定局是的话语瞬间闯荡开来。

  “万辰一荡,龙视眈眈!”

  话起之时,洪钟一般的声音慢慢的回荡,任常眼睛之后忽然闪现一抹紫金之色,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禁止下来。七只骨兽的拳头生生的停止在任常的面前,仅仅只有一厘之差!任常举起的手臂食指与中指并立起来,那两指瞬间光芒大作,噼里啪啦的呼呼作响。

  两道快比闪电的紫金明线蜿蜒窜来,直接无视哪七只骨兽强硬的骨质,犹如一条毒蛇,喷射出紫色的闪电,“咻咻”的穿过七只骨兽的头颅,竟然将那骨兽像肉串一样的传来在一起,两条紫金明线接着猛地一绷直,横并在空中,原先被打破的紫色弧线所化为的紫晶如同潮水一般向那攒在一起无力垂下四肢的骨兽狂涌而去。

  那七只骨兽似乎遭受到极大地刺激,在紫晶涌入之时,纷纷发出痛苦的咆哮,一个个不安的扭动起来,浑身上下剧烈的都动起来,连发出的咆哮之中也有着无尽的惧意,与不安!

  随着紫晶的疯狂涌入,那些原本无色或者黑色的骨兽慢慢的变为紫色,一缕缕紫金色的丝线慢慢的从任常的手指之上断裂开,纷纷涌入骨兽的头颅之中,那血红色的眼孔也慢慢的变为温和的紫色。

  “咔嚓”

  “咔嚓”

  “咔嚓”

  酷y匠网I永久K…免RZ费看${小说

  “咔嚓”

  “咔擦”

  “咔擦”

  “咔擦”

  足足七个令人牙酸的骨爆声接连出现,于此同时那狭长的紫金明线也完全涌入通身变为紫色的骨兽脑颅中,接着串联起骨兽的两条丝线也咻咻的拉扯开,一息间涌入任常的身体之内。

  没有束缚的骨兽如流星一般坠落在地面之上,激荡起漫天的尘埃。不过,,瞬间寒意便起,那灰尘之中忽的闪现七双紫色的眼睛,再也没有先前的狂暴,犹如新生一般朝着天空之中的任常感激的一看,之后,便露出好战的神色,注视着不断散发出华光的八座雕像,纷纷一脚奔空,直指那八座野兽雕像。

  任常似乎感受到其中骨兽眼睛之中感激之色,只是微微一笑,那些骨兽毕竟是兽族的前辈,让他下杀手显然不可能,幸好这百有一成的万辰守护之中的拥有净化威能的‘一荡’成功实施,要不然只好痛下杀手了!

  但是!

  任常看向涛泰眼神之中闪现复杂之色,以前的兽主之皇级的大人物,如今却落个了神魂被困为他人之奴的地位,哎!世事沧桑啊!

  不过,任常并没有一点同情他的感受只是兔死狐悲有所感及罢了。

  现在,只剩下最后一步了,这阵眼,必须拿下!任常看向涛泰的眼神中先露出决断的意愿。

  “涛泰,不知你还记不记的我了,但是今天你必须死。”

  任常的语气很是平淡,但是却又包含这一中难以名状的孤殇,放在袖口之中的双手不经意之间死死的攥住,特别是他在说‘死’字之后,身上的气息竟然有些溃散之意,不过,一瞬之间又回复了过来。

  “吼!”

  那浑身包裹在血雾之内的涛泰如同没有听到任常的话一般,双眼渐渐变化为血红,与先前没有神智的七大骨兽一般一样,但是身上确却是的爆发出即使是那千百只骨兽也没有恐怖气息。

  周身包裹的血雾慢慢缩小,一道阴冷散发着无尽寒气的人影慢慢的从血雾之中走出,或者说是那些浓郁的血雾像是臣服一般纷纷退避开来。其手中拿着一柄远超出自己身高数丈之长的巨大兵器。

  黑色骷髅摆列在一起,睁大着血红的骷髅眼,发出凄惨的哭声。缓缓的转动着,一股股摄人心魂的诡异气息慢慢弥漫开来,所组成的长长的骨柱,一头握在那慢慢走出的阴冷的人影手中;而另一头如荆棘倒刺一样顺着骷髅骨柱狰狞起来,如同膨胀一样一只巨大的骨爪并列为手刀形状,发出恶心的血腥之气,闪烁着刺眼的寒光。

  任常手掌一吸,那分散在空中的牙刀瞬间组合,一柄不输于那人影手中的诡异兵器的巨大牙刀赫然出现,同样也散发着危险而又炽热的气息,分割出一片天空,与那阴冷的气息分庭对峙,暴发出浓浓的战意。

  而任常也终于看清了血雾之中现化的人影的脸,眉头猛地皱起,又有些愤怒的松了下来。

  忍不住说道“许久不见,吾的老朋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