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法,可勘他人之法,观其道德之事。我断你双臂之时,你之前所做荒诞无谬之事,这法便已经给了我的脑海,而我却得到了一件极为确定的事情。”

  詹天站在六法的面前不远处,双眼浮现了金色,黑白色的光点竟然一点点的在他的眼瞳之间循环的旋转,犹如漩涡,有着吸人魂魄的力量。

  不过宽大的斗篷倒是将詹天的整张脸围住,看不透詹天此时的神色。但是,一旁的龙昊却是听出了詹天的怒意,这份怒意让龙昊心中惊奇。

  詹天不认识六法是肯定的,不认识也就是詹天并不会去在意六法,而且,詹天说他有一法可以知道六法过去的事情,无论如何,能够在不认识的情况中知道对方的事情,而且詹天透露这是一种法技,虽然世界法技有千万种,但是可以再接触的情况中知道对方的过去的情况这是很稀奇的。

  龙昊不由的对詹天的法技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即使詹天手段极为狠毒的残害了六法,但是,并没有影响詹天在龙昊心中确立的形象。

  在这个人不是人的世界中,残忍不过是仁慈的代名词。

  詹天的话,也引起了张亮等人的兴趣。这种法技他们闻所未闻,而且张亮可以肯定的说就算是他们师傅在这也没有听闻过可以知道一个人过去事情的法技。

  一个印师巅峰的魂师可以打败印臣吗?张亮以前绝对会笑谈,就算自己刚刚将一个印臣杀了,但是其中的手段他是极为清楚的,这并不是实力,可是他今天确实见到了,一个按照合理猜测只有十岁左右的半大孩子有着恐怖的印师实力,而且还将一名专研数十年的老牌印臣打的毫无反手之力。

  一个可以知道一个人过去的法技,你听过吗?不要说听过了,就算是让你去想有没有这样的法技,你都不一定想到,可是眼前这个人却说他会。

  张亮的世界观在同一天时间里,被一个人渐渐革新,一种新鲜的感觉顿时在他的心海之中,埋下了发芽的种子,躲进了阳光。

  詹天的眼睛出现黑白金色,金色的眼瞳慢慢的滑向眼睑,竟然慢慢的流了出来,詹天此刻竟然‘哭’了出来。

  龙昊顿时感觉莫名其妙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詹天说他知道六法的事情,到底知道了什么?为什么他会突然间流出眼泪,而且还是金色的眼泪,真是匪夷所思。

  六法却是凌乱的发丝在空气中随着风,一上一下的舞动着,狼狈的身影,斩断的手臂,,苍白的发丝裹着犹如沟壑的满是皱纹的老脸以及浑身满是鲜血的形象,确实让不知情的人忍不住心酸。

  然而,当詹天开始说话的时候,张亮等人的眼神却是慢慢的变得深邃而又鄙夷。

  “六法,森德城中有名的大家族,唐家的大管家,印臣中级实力,在森德城有着极为出色的声望,辗转于唐家下任家主中间,对唐家有着极为显赫的功劳。因实力心性皆获得唐家老家主的喜爱,在唐家有着深厚的地位。“龙昊在詹天说出这些话的时候就已经相信了詹天却是会知晓一个人过去的这样的法技。因为,唐家家族争取只有他和唐七两个人脉的人参与,其他唐家的人无论地位如何,是不知情的,就算知情也是不敢泄露半分,因为当代家族也就是龙昊的亲爹,还正值壮年,而且实力深厚,这般事情说出来有损唐家声望,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够让他人知晓与插手的,而且,詹天说六法参与其中,龙昊也是在六法出现在这,并且袭击他们的时候,才知道的,所以,詹天在一开始说的时候,龙昊就信了。

  张亮却是眼中先说一丝精光,对詹天的法技也有了几分信任,不由的热切了起来。

  詹天说话的同时,也在慢慢的逼近六法。六法在詹天说出自己来历的时候,整个人犹如心魔冉升,大量的魂气,无限制的疯狂涌了出来,原先暗淡的魂印,此刻一些些的复原了起来,在六法几近疯狂的眼神中,出现在六法身后的魂印疯狂的涌出了无尽的滕曼。

  一丝丝不是属于黄色魂气的气息慢慢的从六法的身体之中出现,并变化为丝线,在六法狰狞的大笑中缠绕在越来越现实的魂印之上。

  滕曼出现的时候,张亮等人顿时反应了过来,快速的朝后面快速的跳开,在距离数百米之外的一棵树上停了下来。

  刚刚一停住,张坤就转头问向了龙昊。

  “龙昊,难道你就不准备帮助你的那个便宜大哥吗,就算如今的六法被斩断了手臂,可是他在燃烧生命,释放的魂印与直接接受兽魂没什么区别啊!就算六法在魂气燃烧后会消耗大量的生命力,但是这期间所爆发的力量,和那些舍弃自身接受兽魂的魂师来说没什么区别。而且这还是一名印臣,一名印臣燃烧生命,恐怕现在的六法已经是印臣高级的实力!”

  龙昊面色平静的看着远处的詹天,却是没有回头,直接说道。

  “这是大哥叫我离开的,他说让你们好好看着,特别是二师兄,大哥说他要教你一套法技!”

  当詹天叫龙昊暂且离开在远处观战并且暗中询问张亮的时候,龙昊就觉察到詹天的想法了,他是想将张亮等人也拉入自己的行列之中。

  龙昊无所谓不聪明,当他还疑惑詹天是如何这般隐匿的传音到他的耳朵中,并向他打听张亮的事情的时候,他就知道詹天的打算了。

  当然,龙昊也在这个时候有将张亮张坤张炎三人拉入自己行列之中,虽然他们四人是师兄弟,但是并不代表,他们会将自己的前程赌在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身上,这其中还需要他的帮助。

  于是乎,龙昊就这样说了出来。

  j最+新X…章}节上酷8匠(网::

  张亮有些诧异的看着龙昊一样,龙昊朝张亮一笑,张亮便收回了目光,看向了詹天,一套法技,这可不是说说这般简单。

  张亮似乎冥冥之中知道些什么,却又说不上了。

  詹天看着无尽的滕曼向他涌了过来,直接盘腿坐了下来,手指上的紫色戒指这个时候忽然闪现了一道紫光,然后紫色的气慢慢的笼罩了詹天的身体,向四周扩散开来。

  紫色的气一出现的时候,就夹带着闪电的霹雳啪啦的声音,不时的闪现一丝电弧。紫色的气大约向四周扩散了大约一米的时候,就不再蔓延了,紧紧的将詹天包围在这里面。

  外面的滕曼瞬间涌了上来,却被紫气隔绝在外面,难以攻进丝毫。

  “六法,在还不是唐家管家的时候,花了十几年的时间修炼成印师,得意一时。后因为调戏天从谷谷外编制人员被废弃二魂,留有二道残魂。但是却因此心怀歹毒,杀害天从谷下属村庄十二庄,共计一千三百人口。取其魂魄,补全自身,到达印臣。”

  詹天看着六法,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的光彩。

  六法却犹如雷击,不住的摇头,神色时而慌张,时而狰狞。

  看着詹天,突然间哈哈大笑了起来。

  “你怎么会知道,那些知情的人我不是已经杀完了吗?”

  话锋一转,却是神经兮兮的阴着脸庞,眼中满是大仇得报的快感。

  “他们是活该,我不过是取点利息,我不过是去点利息。”

  詹天可怜的的看着六法,却是摇摇头,叹息。

  可是有人却是格外的震怒。

  “什么!一千三百余人,这该死的老妖物!”

  张炎顿时怒火中烧,震惊之余杀气滔滔。

  张亮一把拉住张炎,摇摇头。神色却是格外的沉默。

  “你与五鬼有仇,百般算计他,对他心有戒忌。设计陷害他的妹妹,导致十岁的小女孩终生的闭上自己的眼睛,然而这一切不过是为了验证你的猜测。你为了保证你在唐家的地位,设计陷害龙舞灵,为了保证水北月的地位,勾结北缈宗之人,杀害唐龙昊一脉。”

  詹天一点不陌生的说出来自己并不熟悉的人名,不由得唏嘘默叹。

  “龙昊!你没事吧!”

  张亮在听到龙昊母亲的名字的时候及立刻看向了龙昊,却发现龙昊格外的安静,即使知道自己母亲的死因的时候也格外的平静。但是,却让张亮感到一种不安。

  “我,没事!”

  龙昊呼了一口浊气,转过脑袋看着在那疯癫痴狂的六法,眼中闪现深邃的杀意。

  唐七!水北月!北缈宗!

  “哈哈哈!你全知道了,你竟然全部知道,就是你全部知道那又如何,你能拿我如何!”

  实力暴涨到印臣高级的六法,被狂暴的力量冲昏了头脑,急急密密的滕曼变成了无数的大手,一圈圈的向詹天砸去,激起了漫天的尘埃。

  “我不知道你在骄傲着什么,但是你在藐视生命,这是我非常痛恨的一点,就算今天我做了我痛恨的一类人,我也要杀了你!”

  詹天沉重的话语穿荡在森林中,弥漫着无尽的寒意。

  同时,一点琴声也缓缓传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抱歉,几天来的有些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