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生命本来与我无关,可是我却是遇见了你的故事,悲伤也好,幸福也罢,可是你并没有珍稀自己的生命,杀人的时候,你是否想过自己也会被人杀!”

  詹天娓娓道来,手指上闪烁一片光宏之后,出现一把奇异的古琴,古琴在出现的时候,就像是饥渴的旅人忽然之间遇见了沙漠的水源一般,极为迅速而又大力的吸收着周围六法挥散的属于滕曼的黄色魂气。

  于此同时,振振的琴声也由此传荡开来,而且随着魂气的吸收,琴声的范围和威力也随之变大。

  张亮手指挽住袖子,扶住周围的树枝朝着詹天的方向尽力一望,不由得惊道。

  “这人手下之琴竟然可惜吸收魂气,而且看起来没有多大的限制!可真是了不得!”

  相比张亮的惊奇,六法却是惊恐了。

  眼看着詹天拿出一柄琴之后,自己的魂气竟然开始慢慢减少,要是魂气被吸光之后,这对于他来说无疑是灭顶之灾!

  不行!一定要阻止这样的事情发生,用全力杀了他。

  六法眼中的暴戾神色浓郁的几乎可以杀人,大吼一声。吼出来的声音竟然变化为肉眼可见的声浪,夹杂着浓烈的魂气,直接向詹天炸去。

  声浪在接触詹天紫色气雾的一瞬间,便产生了巨大的能量,顿时,那紫色的屏障开始不安的颤动起来。

  詹天眼睛微微一凝,双手按住琴弦,手指犹如流水一般拂过琴弦,一声声清脆的琴声顿时回响在森林之中,琴声美妙,如果没有这般残酷的战斗痕迹,也是一分享受。

  六法在吼出之后整个人直接被藤蔓托了起来,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詹天,至于詹天的琴声他虽然觉得蹊跷,但是自己并没有发现什么,直接亮起身后的魂印,魂印亮起来的一瞬间,所有散布在四周的滕曼开始向六法聚集,滕曼聚集在六法的身旁,直接变化为一只尖锐而又巨大的长枪,长枪弥漫着黄色的魂气,魂气在一点点的压缩,这不是法技,却也有着堪比法技的强悍压迫力。

  这样远处观战却无法插手的张亮龙昊等人心中颤动,这!难懂就是印臣高级的实力,实在是恐怖,一个普通的一招直接有着印臣中级使用法技的力量!

  “死吧死吧!哈哈哈!”

  六法愤怒的大叫,身体一斜,头顶的巨大长枪呼啸而下,破空之声,撕裂耳鸣。

  詹天没动,身上的紫色雾气顿时会散,拟具。竟然变化为一块紫盾。

  嘶啦!

  没有金属的交鸣声音,滕曼化为的长枪直接划破紫盾,但是却是偏离了攻击的轨道,滕曼插入詹天左侧的地面之中,便失去力量,软趴在地。

  一击不成,六法头发狂舞,原先只是青色的发质,竟有些枯燥犹如树叶般。

  魂气在压缩,六法身边这次出现了三只一模一样的长枪,而且长枪的规模比之先前还要宽大,枪身长于四米,在太阳的光辉下,去有着慑人的寒气。

  喝!

  咚!咚!咚!

  三只巨大的长枪在第一支长枪落地不久,便接二连三的砸下地面,目标便是下面的詹天。

  长枪激起巨大的烟尘,但是在长枪落地的时候,琴声也嘎然而止!

  琴声一听,直接让六法高兴的疯狂大笑,身后的魂印顿时激荡着耀眼的光芒,足以见出六法此刻的心情。

  “怎么没有琴声了,不会出什么事情了吧!”

  琴声停止的时候,原先信心满满的龙昊,也有着一丝担心,虽然詹天已经屡屡给他一种看不透的感觉,但是六法的攻击毕竟是相当于连发法技!可不是一个连印臣都不是的人能够随便抵挡住的!

  “龙昊?”

  张亮作为从头到尾一只观察詹天的人,在琴声停住的时候,却是第一时间想到了龙昊,看到龙昊竟然罕见的有了一些着急的神色,不由得有些惊讶,顿时出声问道。

  “我没事。”

  龙昊微微摇摇头,他明白张亮为什么这般语气,只是自己的心也是有些微乱,这里面有詹天方面的原因也有自己方面的,龙昊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相对于詹天,龙昊此刻的心中竟是有着一种天然的好感,并且随着时间的慢慢变长,对詹天的实力的了解,自己心中的那种归属的感觉确实越来越强烈。竟有着一种一类人的想法,而这种想法在他的脑海中出现的时候,便一发不可收拾。

  龙昊摇摇头,将这样的想法放在脑后,仔细的看着战场上的情况。他相信这个神秘的大哥是不能打没有把握的仗的。

  反观场中,除开了六法投放的巨大的长枪软化为的藤条,旋起的烟尘被六法一口气吹来,渐渐散去。烟尘朦胧,却没有那开始极是显眼的紫色气雾,一个貌似矮小的人影,一影一现的夺取了龙昊等人的注意力。

  六法眉头却是立刻上扬,然后重重的锤了下去,显得极为的恼怒。

  身后的魂印有立刻亮了起来,魂气超负荷的运动起来,原先只是出现一只大手的滕曼巨手,在出来一只的情况后,另外一只也浩荡的伸了出来。

  两只由魂气变化为现行的滕曼兽魂的一部分,随着魂印向六法移动的时候,慢慢的紧贴着六法原先双臂的位置,代替了六法的手臂,巨大的手臂散发着骇人的力量,一握一张之间便是破的巨响。

  龙昊的脸色顿时变了,不仅是他,就连一旁的张亮张坤脸色也是极为的难看。

  “大哥,这六法看样子燃烧了大量的生命力,实现了半兽化了。这可是只有那个等级才可以拥有的能力,这可怎么办?”

  张亮看着脸色沉默如水的张坤,却是一时的心慌意乱。

  张坤没有答话,只是他那紧握的双手彰显着其内心的极度复杂。

  是立刻逃离还是帮助那个就他们的人?他拿不住主要,张亮之所以这么问,也有着这个意思,不过背负着大哥的责任,这样的判断,他却是无法做出来。

  逃了!便是背信弃义,为小人,一辈子心中不安。不逃,去帮忙,这可是那个境界啊!就算是他的师父,也不过这般实力!去,只是送死!如何是好?

  龙昊看着脸色变化不断的大师兄和二师兄,心中缓缓叹了口气。

  “要走你们走吧,我在这等我大哥凯旋!”

  龙昊小小的脸上没有什么迟疑,就算他知道詹天一旦死去,自己也会立刻被杀死。无所谓了,生死面前,自己还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也是值得的。

  酷匠x网wc唯0一T!正:版“,其L\他t都q)是√/盗《版*

  龙昊的话顿时让张亮张坤二人脸上一红,不由的羞愧难当。他们也不再有什么多余的思想了。

  “你这是在赌啊!”

  张亮慢慢的俯下身子,坐在树枝上,靠近龙昊,目光不动的看着战场。

  龙昊顿时一笑,藏在袖子的手紧紧的握住。

  “人生,从我出生的时候就开始了赌博!”

  就在龙昊这般人对自己的未来无尽感慨的时候,场中却是再度响起了熟悉的琴声,琴声滔滔入耳,却并不躁扰,反而犹如醍醐之态,让人清醒不少。

  可是六法却是极为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别弹了,别弹了!吵死了!你这混蛋!我杀了你,我杀了你。”

  六法双手捶地,顿时悬起了飓风将烟尘散尽,眼中闪烁着噬人的红光,看着露出位置的詹天,立刻如猛虎下山般扑了过来。

  呼吸之间便来到了詹天的头顶,巨大的手掌,在六法怨毒的目光中,狠狠的拍下。

  詹天扶着滕默琴,在六法来到的时候,手指弹动的速度顿时加快,嘈嘈杂杂,如溪水入涧,斑斑驳驳,好似银落水珠,滴答雨水。

  琴声在快速的荡漾,终于,那声波变得实质起来,拨动着周围的空气,一环环的一詹天为中心向四周传播而来。

  仔细观看战场的张亮等人顿时惊讶的发现,那原先属于六法投射在地上失去力量的藤蔓立刻‘活’了过来,随着琴声舞动起来。

  “作恶多端,用你的东西对付你,也算是自食恶果!”

  语落瞬间,无数青色的藤蔓在六法难以置信的目光中拥护在詹天的身边,变化为巨大盾牌,托住自己双手。

  六法眼中闪现了一丝惊骇,怎么可能?

  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六法发狂的狠狠的砸在护住詹天的藤蔓盾牌上,可是去无可奈何。

  攻击无果,六法阴毒的看向了藏在远处的龙昊等人,直接腾空而起,巨大手臂变化出一柄长抢,化作流星之火,朝着龙昊等人的方向袭杀而去。

  “贼心不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姬无雪说:

  各种求,酷匠来看,各位看书的朋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