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心底庆幸着自己在旅馆排练了几次,第一次实战就能如此顺利的同时,耳边传来了一声开门的声音。

  糟了!是这层的员工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上!

  我赶紧躲在其中的一个办公桌底下,同时也在不断的对着唐诗诺挥手。她也很聪明,光看我的手势就知道我要让她往楼梯那边移动。

  这个员工不断的打着哈欠,然后我听到他长吁一口气后,就开始敲打键盘的声音。

  好消息是我们的动作反应都很快,他没发现我们。可坏消息是,他的办公桌就在我们前方,我们该怎样绕过他的眼底走到对面的门?

  好考验智商,突然间我觉得束手无策,对着一旁的唐诗诺不断使眼色,她也摊摊手,表示不解。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我总不能因为要进入金库,然后把这个员工打晕吧?

  哦,或许反过来说你们才了解我——是他把我给打晕。

  这个硕大的办公室就只有他一人,看来他还挺专业的,没有一丝要打盹,或者偷懒的意思。

  实在没办法了,我对着唐诗诺使几个眼色,然后指指楼梯。

  但是她并不知道我要干什么。我只能是用口型将我的内心思想呈现给她看。

  还好我的口型表现不错,她会意,并照着我说的话去做。

  首先,她翻着背包,但是找不到无用的东西(我们不会带没用的东西进行偷窃)。

  ◇u看/正版^$章节w上%n酷匠网

  翻过一边之后,她也指了指我,意思为:你那有没有东西?

  我也摊摊手,然后指了指她的脚底。同时,她也疑惑的指指脚底,意思好像在说:这个?

  我坚定的点头,传达意思:就是你的鞋!

  她没有一点犹豫,先是爬到了楼上,避免员工经过时发现,然后趴在栏杆上探出一个头。

  同时,我也将背包小心翼翼的拎起,并缩在办公桌尾部,躲好了之后,并通过无线电小声的向唐诗诺传达信息。

  “丢。”

  话刚落,我就看到唐诗诺将自己的鞋子从楼上丢下来,并在楼梯间四处碰撞,发出滴滴答答的声音。

  紧接着,我就听到了耳边传来稳健的步伐,并听到员工一边朝着楼梯那边走,一边低喃。

  “这到底是什么声音?这么晚了谁还会在楼梯上?”

  这时候,我和唐诗诺都缩了起来,生怕被员工看见。

  事后,我就听到员工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我知道他这时候应该下楼,赶紧通过无线电通知唐诗诺。

  “快点下楼。”

  唐诗诺赤脚,急急忙忙的下楼,并朝着大门的方向而去。

  我则是跟在她的身后,轻轻的推开门,与唐诗诺并肩前行,朝着前方行去。

  在走到拐角处,我发现楼梯拐角处正有一个监视器,它盯着拐角的走廊。

  一边往前走的同时,我掏出上衣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干扰器,走近它并垫起脚尖,将干扰器放在监视器尾部,再按下万莲给我准备的按钮。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这一招到底奏不奏效,因为就连万莲本人说了,连她自己也不能百分百确定。

  这种干扰器唯一的缺点就是无法像一次成像相机做出来的图片,能每时每刻给它一个图像。我也想,因为这种方法很好用。可我生怕在拍照的途中,那个刚刚被我们引开的员工掉头走回来,他只要有点心的话,都会看到我们。

  所以我不得不使用这一招。

  在按下按钮后,我和唐诗诺迅速跑向走廊,同时也在四处张望。最后在走廊的一个十字路口确认了路径——就在我们的左边。

  因为唐诗诺说,这里有保险装置的存在,所以她确定就是这条路。

  在我们避开了监控后,为了不让那些在监视室内的保安发觉其中不对劲,我关闭了干扰器。

  关掉之后,我下意识的就像推开门进入,但是却遭到了唐诗诺的劝阻。

  “喂!你难道想回到监狱吗?”

  我有些疑惑的问她。

  “这话怎么说?”

  她隔着门,指了指镶在墙壁上的一个小东西,小声道。

  “这是一个保险装置!你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一个举动随时都有可能出发它!”

  “那该怎么办?”我问。

  她先是把这个问题置之不理,然后趴在门上,透过玻璃似乎要把那个保险装置看个清楚似得。

  半饷后,她对我说。

  “应该是个声音传感器。”

  我有些没听到她的意思,问。

  “应该?”

  “我又不是生产商家!如果我前方摆着一颗钻石的话,这么远的距离我肯定能看穿它到底是真是假!”她情绪有些激动。

  不过正如怀韵所说的那样,要是一路一帆风顺就好了。

  这毕竟是个机器,又不是人。不像我们使用一个小动静就能调走的那个傻逼员工。

  当时我正在想着:该如何解除它?但又能在不触发它、保持安静的情况下?

  束手无策,我第一次感觉机器是天衣无缝白璧无瑕。所以我把所有的希望全放在了唐诗诺身上。

  巧了,当我用一种带着希望的眼神看着她的时候,也正好发现她用相同的眼神望着我。

  那一刻我知道,靠这个“应该是个声音感应器”的人是不靠谱的。

  可她至少比我强,还知道是个声音传感器。要不是因为她的话,我或许都已经触动警报了。

  “你有什么办法?”我小声问她。

  “没有,你有吗?”她反问我。

  好像这么问是废话,于是我问外界的人。

  “喂!喂!我们遇到了一个难题,声音传感器,你们有什么办法能搞定的吗?”

  “没有。”范兴学。

  “我没接触过这样的东西。”冯文明。

  好了,连兵哥哥都不知道,还指望我们这种门外汉搞定?

  一筹莫展之时,我感觉到有人握住我的手,低头一看,是唐诗诺。

  顺着她的身子往上看,与她双眼对视半空,流露出的神色让我倒吸一口凉气。

  “喂喂,现在不是你调戏我的时候,与其这样调戏我,还不如想想怎么搞定眼前的这个传感器吧。”

  “我知道你能办到的。”她说。

  扯开她的手,有些小激动的对她说。

  “这不是开玩笑,这也不是电影里的什么激励人的话!刚才你我还是一筹莫展,现在却说我有办法!你真的是神经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