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好了,”在外头同样用着无线电的范兴学实在是听不下去了,“你们两个就别再斗嘴了。实在是想不到办法的话,你们可以现在就撤退啊。”

  撤退?我们还有的选吗?

  也许有,但是每次的任务遇到难题,我们都要选择后退吗?

  我的选择是:迎难而上,如怀韵所说的,不能每次都想着后退。

  所以我选择唐诗诺的猜疑,确定前方走廊的装置就是声音传感器。

  我问唐诗诺。

  “这种传感器检测范围有多广?”

  “应该是这条走廊,过了这条走廊就会没事。”

  “那它会检测到多大的声音?”

  “你深呼吸一口气它都能听到。”

  两个应该。第一个应该:应该是声音传感器。第二个应该:应该是检测整条走廊。

  要是其中两个“应该”任何其一错的话,我们很可能就会触动警报,那么只能是另辟新径了。

  假设它是别的传感器,那么我们这样走上去,是不是有些太鲁莽了?

  假设它是监视往下的走廊的话,那么我们的一举一动不都得放慢点?

  我正在透过前方的玻璃,思想着该如何找对策时,唐诗诺看着我问。

  “你是不是有了什么解决方法?”

  我点头。

  “虽然不是完美的办法,但总得试一试。”

  “什么办法?”她问。

  我的眼光盯在她的脚跟,很快的她就知道我接下来要做的。

  没错,就是脱鞋。在不用任何手段的情况下,尽可能的放慢脚步,尽量做到神不知鬼不觉!

  酷#0匠网*F首发m》

  我也是刚想起来的。因为唐诗诺在刚刚利用调虎离山调走那个员工时,那个员工并没有察觉到他的身边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在出发之前,我向外头警告道。

  “冯文明,范兴学!你们两人就这样在外边等着。这一小段时间内千万不要和我们说话。千万要记住了!”

  两人异口同声道。

  “知道了!”

  接着我们脱下鞋,纷纷检查身上的那些手机之类的,确保它们在关键时刻不要有任何的动静发生。

  我与唐诗诺对视,点头,表示彼此都已准备好。

  接着我轻轻的推开了走廊的门,我走在前头,唐诗诺跟在我后头。

  为了不让门回位发出声响,所以我还得等待走廊的门关掉后才能继续往前走。

  距离传感器不过5米的距离,我和唐诗诺放低身子,光着脚板在光滑的地板砖上行走。

  我们的动作几乎一致。先是后脚跟着地,然后慢慢让整个脚板接触地面。再然后盯着传感器,确保它没其他反应之后继续行走!

  距离传感器不过3米的距离。走了这两米,我感觉我的手心与后背都冒出汗来了,但不敢有任何放松的举动。

  唐诗诺也是,我看到了她的汗水顺着她的脸颊慢慢聚集在下巴处,可她连抹去的心思都没有。

  好了,我们算是来到了与传感器同一水平线上。在我们过来的这段期间,没有触动传感器,这就证明唐诗诺的猜疑是正确的!

  所以,我们只要保持这样的姿势以及心态走下去,没有任何问题。

  可是就在我们距离前方走廊的门不过三米时,我的余光看到唐诗诺张嘴又闭嘴,像是那种喉咙有痰可不出来咽不下去的感觉。

  一看到这里我连忙上前,用身体抵住她的后背,空出来的左手封住她的嘴。

  她缓了缓,点了点头,我才轻轻拍打她的后背,继续往前走。

  来到了走廊的门之后,我先是透过门板,看清前方的事物,确定没有任何东西之后,这才小心翼翼的开门,并小心翼翼的关上。

  “呼…”双手撑着膝盖,我长舒一口气,抬头看着唐诗诺,“刚才你的喷嚏差点就让我们触动警报了。”

  “这可不是我能控制,也不是我故意的。”

  听到我们说话后,声音从无线电传入冯文明与范兴学的耳机中,他俩又开始调侃我们。

  “先说好了,老大,我们刚才一句话都没说。我们只是在替你担心。”

  “对,我们只是担心你。”

  我有些不解,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你们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我们只是想说,我们并没有想老大你!想你的肯定有其他人!”

  原来打喷嚏的罪魁祸首是有人思念。这个逼装得不错,我给满分。

  暂且把这些琐事放在一旁。当时只有一条走廊,并没有十字路口。所以在我们再次右拐之后,果真就看见了那个金库大门!

  距离我们的坐在位置不过十来米。

  看到这里,我心想:什么珠宝公司?他们的防御能力就这么差,一点挑战性都没有!唯一新颖的就只有那个声音传感器!不过它在我们面前也不过是个聋子而已!真的是!一点挑战性都没有!高手啊…总是寂寞滴…

  用自己的能力通过重重难关后的我,难免会有些骄傲,它甚至让我当时冲昏头脑。

  我对着唐诗诺挤眉弄眼,并自负的说。

  “接下来就看着我们怎么把金库给打开吧!”

  我当时说这话的时候,是一边推开走廊的门并朝着外边走。可门还刚要推开,唐诗诺连忙抓住我的手。

  “你疯了吗?”

  当时她这样对我说,难免会让我心生不满,于是反问。

  “你怎么说话的?”

  她透过走廊的门并指着前方的路,对我说。

  “你没看见那东西吗?”

  我顺着她的指尖方向看过去,天花板上有有个圆形立体东西。

  在我当时的认知当中,它的样子看似监视器,可并非监视器。众所周知,监视器中有一个红点,它的存在是证明监视器正在工作。

  可是这个圆形立体东西,并非那些监视器!

  正如我之前所说,骄傲让我冲昏了头脑。当时我的眼光只容得下那个金库的门,包括它身旁的电子密码锁。

  要不是唐诗诺理智拉住我的话,我肯定会在无意间,在自己自负的时候让自己绊了跟头,触动这个未知的警报器。

  最先开始,她想加入我时,我还在心底想:她会拖我的后腿。

  但是并非如我所预料的那样,她不会拖我后腿。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