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点头,在点头的同时,我也相信唐诗诺了解我的计划,并且已经知道要怎么做了。

  “虽然我不想和他相处,可看在箭在弦上,势在必得。这件事包在我身上。”她说。

  我知道,她对任康没有好感,实际上我当时还在想:到底怎样的男人她才会看上?要如何优秀?有权?有势?有背景?

  但据我对任康的了解,他这个人有钱,而在这个时代,钱能代表一切,它能买来权力,也能给你建好背景。

  唐诗诺掏出手机时,我制止她,她不解的看着我。

  “怎么了?难道你有更好的办法了?”

  “并不是,我只是在想,现在给他打电话是不是太早了。”

  “那你认为什么时候才是时机?”

  她这话我就哑了,一旁的钟泽插嘴道。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别墅里的那些保安会在11点30分左右吃夜宵。现在距离11点30分还有两个小时。”

  “那没太大的问题,我可以牵扯他两个小时。”她说着就拨打任康的电话。

  我再次制止她。

  “先别急,保安是11点30分吃夜宵,这段时间可以说他们是松懈时刻。但那时候我才开始行动,可能半夜才能偷到宝盒。那时候恐怕你和任康相处,不下三个小时了。根据上次的相处,我知道让你和他独处半个小时你已经觉得不耐烦了。你有绝对的把握牵扯他三个小时的时间吗?”

  她看着我,沉思会儿,我相信她这时候肯定在想:只要任康离开别墅,这样他就能畅通无阻的行动了吧?这样的话宝盒肯定毋庸置疑落在我们手上了吧?三个小时换N个多小时的夜长梦多,值得!

  于是,她再次点头。

  “完全可以!绝对有把握!”

  “你还是在10左右通知他吧,别太逞强。”我说。

  她这次肯听话了,没有再逞强下去了。

  当时还是9点多钟,冯文明和万莲给我的那些工具,使得我当时自信心膨胀,竟然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因为我知道,任康肯定没料到我今晚会入侵他的别墅!在这么多的外界条件的帮助下,还想要被人知道,我想,这不太可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已经来到了10点多钟,唐诗诺如约,打电话给任康,盛情邀请他出来吃个饭。

  任康似乎受宠若惊,他一点思想防备都没有,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唐诗诺先行离开,我们滞留在原地。等唐诗诺离开半个小时后,我终于是看到一辆车子从别墅里开出来了。

  “那是任康的开的车吗?”我问钟泽。

  “不太肯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是,那是他的专属座驾之一!”

  范兴学用夜视镜边看边惊叹。

  “哇塞!有钱人就是不一样,这种车型可是需要很多钱的耶!我老早就想买一辆了!”

  任康一走,我觉得最大困难已经克服,尽管冯文明好心提醒我,柯阔也在别墅之中。

  但是我不认为他是威胁,当时他在我眼中,只是个会做做样子的小喽啰罢了!

  为了保证计划顺利进行,我让范兴学和钟泽两人,带着手电筒进入树林当中,看似在寻找野味,可你们必须要装作无意间将灯光照射进别墅里边。

  他们问我,这用意在哪。

  我说,很简单。狗一般看到不明因素以及外来人,肯定会不安的犬吠。而那些保安肯定会出来看看情况。

  狗的多次犬吠都是因你们而起的话,这样我在行动当中出现任何的意外,发出任何的声响,别墅里的保安肯定不会在意的!

  lT酷匠☆网A永久{J免费看z小Y%说e

  冯文明问,那柯阔呢?你不把他排除在外吗?

  我直接略过柯阔,不用担心他。

  说得那么清楚,钟泽了然于心,重重的拍自己的大腿。

  “哦!我明白了!你这样做就是想麻木那些保安的神经!对不对?!我说的没错吧?!”

  我点头。

  “是的。”

  万莲和冯文明两人待在车中,以防有什么万一,冯文明这个搭个在他身旁比我们任何人都要来得实在。

  最先声东袭西的是钟泽和范兴学两人,而我则是朝着他们的反方向行动。

  他们的演技非常好,走走几步会无意间把电筒照射进别墅之中。看守别墅的那些狗很快的就把这些灯光视为带着敌意的因素,整栋别墅很快就不安分起来。

  我背着一些装备,从远处看过去,总共有三条中型犬在对着钟泽范兴学的位置犬吠。如果它们的脖子处不是有项圈的话,那么很快的,它们肯定会对着钟泽范兴学扑过去。

  这种现象整整持续了半小时,狗的犬吠声从最高分贝慢慢降下来,或许是它们已经习惯了,也或许是保安们告知它们没什么大事。整栋别墅再次变得安定下来。

  看了看左手腕上的表,距离他们吃宵夜还有十五分钟,我赶紧通过无线电告知钟泽他们。

  “快点让那些狗变得烦躁起来!你们别离别墅太远!尝试性的靠近别墅!我会看准时机进去的!”

  “好!”范兴学。

  接着我很快就看到了两道灯光迅速折返,慢慢向别墅靠近。手电筒的灯光频频照射在别墅上,原先已经安定下来的狗又开始犬吠。

  它们的声音非常响亮,并且还有一丝警告气息。想必那些保安实在是听得不厌烦了,让几个人去看远处的灯光是什么情况。

  很快的,我就趁着这个机会,混进别墅之中。尽管这一路上我踩着枯枝残叶发出声响,可它们早就被钟泽和范兴学两人给吸引了。

  别墅是亮着灯的,后背贴在墙壁上,四处打量,透过窗户看向内部情况。

  我并没有看到人,可我却听到客厅里四处有电视的声音。

  冯文明这个人熊腰虎背,日常生活中不太喜欢表现,可一到关键时刻想得倒挺周到的嘛~为了略过客厅,降低其风险,我很快就用左手腕朝空发射,钩子勾到结实的东西后,我尝试下拉,确定稳定之后再慢慢爬上去。

  这过程和攀岩差不多,凡是能够够到让我作为支点的东西我是一点都没有放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