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我把第二个可能性给忽略掉了,把全部的赌注都赌在第一个可能性上。

  “你…你觉得我这个人怎样?”

  “什么?”她问。

  我想或许是我之前说话声音太低的关系,这次我把音量调高。

  “你认为…我这个人怎样?”

  这次她终于肯正视我了,而且还仔细打量我一番。久许后,她道出自己对我的看点。

  “落伍。”

  “什么?”

  “我说了,你很落伍。”她重申。

  我不知她口中所说的“落伍”指的是什么,可是我清楚她的潜台词,就是“看不上,不符合我的胃口,不是我的菜”等等之类的。

  她的话如同一桶冷水,直接从头部浇遍全身,好凉。

  也就是从这晚之后,我从她空中知道她对我没兴趣之后,我就不再对她这么挑剔,胡闹,也不再有过多的暧昧举动出现。

  但是这并不代表我们之间有隔阂,因为我们之间什么都没发生,这是实话!

  她这个人表现得很到位,隔天大早她就把昨晚的事全忘得一干二净,什么都没有发生。她伪装得如往常一样。我也为了配合她,不再继续纠结在这个点上。

  哦,还有洗衣服,也是我自己洗了。这不是为了吸引她的注意力,而是如她所说的,我不能做一个无能的人。

  钟泽和冯文明两人在下午时分就已经去目的地监视任康,而我们正在别墅里商讨着计划。

  我说,经过上次的事情失败,我相信任康肯定会对我们所有耳闻,他肯定会戒备,这次我们要小心一些才能不被发现。

  范兴学说,这次我们的工具比较齐全,不像上次草草出发,狼狈收场。

  唐诗诺说,他们会在外头等待着我,这次一定要把宝盒拿到手。

  此外,万莲还给我个东西,一个小小的东西,体积大小还不到巴掌之大。

  她跟我解释,这是金属探测器。如果任康的别墅大宅里有其他的保险箱的话,那么肯定是有金属成分在其中,我能快速的找到它,帮我节省很多时间。

  我当然是欣然接受了,有了他们的帮助,我对这次的行动有相当大的自信心。

  可就如我之前所说的,我提前剧透,我栽在任康手上。

  事后我们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出发。在范兴学的驾驶技术下,不到半小时,我们就来到了任康的另一栋别墅。

  这栋别墅建设在半山腰中,属于半山别墅。

  我居高临下打量他的这栋别墅。坐落位置在半山腰,具有乡村风情的精致房屋建设在苍翠树林的掩饰之中,置身其中恍如隔绝了都市的繁华喧嚣。

  即便我位置于高处,可树林遮掩住了别墅的大半部分,我只能看见房屋顶,其他的少之又少。

  不过我通过钟泽和冯文明这几天监视他的情况得知,任康的这栋半山别墅没有围栏,只有保安,他还养着几条狗。

  我一听到狗,当时全身哆嗦。

  为什么?

  因为狗这个物种很机灵,敏捷,它能感觉到周围的一举一动,任何风吹草动都逃不过它的法眼!

  不过想想也是,任康既然没有围栏,他养着狗就代表他用狗取替围栏。而且这种巡逻狗比围栏有效多了!

  但是我能活动的空间非常大。因为别墅建立在树林当中,只要夜幕降临,这片树林都是我的逃跑之地!任何一个角落都能成为我的藏身之处。

  当然,除了狗能找出我,否则人就别想了。

  简单来说,我要入侵任康的这栋别墅,选择性非常多。无需经过大门,我可以选择入侵点设立在别墅的四面八方!任何一个方向都有可能成为我的突破口!

  计划已经在我脑海里形成,身边的冯文明对我说。

  “黑曼巴,这次你还需要戴上装备,就是我之前跟你说的。这次你无需冒着风险进入大宅都能安全抵达任康的主卧。但是你一旦被发现,这些装备会成为你的累赘。”

  “我知道,有什么意外的话,我肯定会义无反顾的把这些装备给丢下。”我说。

  他点头,表示我了解就行。

  接着我们继续蹲守在高处,远处监视着任康的别墅。经过钟泽和冯文明两人得知,任康已经一整天不出门了!

  这成为了我最大的障碍。

  之前是处理他的看家狗,我已经想好了打发它们的计划。可任康不出门,他今晚有可能会在主卧里休息!这就代表着,我得一边防着他,一边打开保险箱还要拿走宝盒。

  这相当于什么你们知道吗?

  这就等于在警局里偷东西,还要抱着一种侥幸的心理希望他们不会发现。

  毋庸置疑,我的B计划再次产生,那就是退缩。于是我把自己的计划给说出来了。

  “各位,我想这次的任务有一定的难度,我想,明天,或者后天大后天再进行吧。”

  “什么?”我的建议让唐诗诺有些不服。

  “任康在主卧里,这使得我的任务增加了难度。”我说。

  其他人都把眼光看向唐诗诺,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她拿定主意。但是我并不保证,即便我把自己的困难之处道出,这些人会不会理解我的处境。

  酷7!匠#网f7永2+久免费)“看小说T

  久许之后,唐诗诺说。

  “我们不是说好了,今晚一定要把宝盒拿下吗?我们现在连装备什么的都端出来了。”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我百口难辨,“这就等于走高空走钢丝绳一样!我可不敢冒这样大的风险!况且我也不相信任康睡像头猪,雷也打不动。”

  唐诗诺的表情无奈夹杂着怨恨。她无奈的原因是如果我不主动进攻的话,这几天的训练等于白费。怨恨是我每次刚要动手时,问题总是这么多。

  但是身为局外人的你们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来说危险成份到底有多高。

  “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钟泽问,“既然现在意见有产生分歧,难道你们就没别的选择…能够一举两得的了吗?”

  “有是有,”我说,“但是需要…”

  “需要任康离开他的主卧,对不对?”唐诗诺抢过话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