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诺在任康那得到的信息少之又少。除了知道他的保险箱在主卧之外,别的什么都不知道。我只能靠自己了。

  在这里先给你们个提示。我当时忘记了曾在任康的另一栋别墅盗窃过的事实,我忘了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就是打草惊蛇。

  0看正y《版=章节上`酷匠?,网-n

  这点我原本想过,距离这件事都已经过去三个星期了,任康会有所松懈。可接下来的事实证明,我并不了解他,任康并非和常人一样。

  这也验证之前我所有的猜疑。任康并非如我们所见的那般,他并非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呢。

  唐诗诺回来之后,我们短促的商定了计划进行就在第三天后。这期间我们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当时我腹部上的伤早就愈合,如果没有人故意要触碰我的伤口的话,基本上感觉不到任何疼痛了。

  第一天,我担心意外发生,想锻炼下身体,所以气得特别早。更碰巧的是,凌晨五点钟所有,我下楼的同时,也看到唐诗诺一副邋遢的走出自己的房间门。

  她是穿着睡衣睡觉的,内衣是黑色,睡衣为粉红色。两种颜色相当不搭调,身为男人的我、并且对她有好感的我不由得从头到脚的扫描她全身上下。

  她并不属于那种前凸后翘类型,可身材却是苗条有致。特别是她那双腿,让我联想翩翩…

  或许是她刚起床,还没回过神来。等我看她的双脚正上瘾时,她大叫一声并捂住自己的三点,朝我大吼。

  “你这个色狼!你在看什么?!”

  她这个尖叫犹如一巴掌一般,打醒了我,很快我强行让自己变得自然一些,收回眼光,支支吾吾道。

  “呃…没看什么…嘿嘿,没看什么…”

  “还狡辩?我刚刚明明看见你死死的盯着我!”她大声的说。

  “嘘…”我对她做一个闭嘴动作,“你说话那么大声,莫非是想惊醒整栋楼的人吧?”

  她稍微整理自己松散的长发,可对我依然有所警惕,捂住自己的三点,背靠墙,问我。

  “你起那么早干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锻炼锻炼身体,”我恍然大悟,看着她问,“哦!对了!我记得你之前也有早起锻炼晨跑的习惯,怎样?要不要一起?”

  她脸上抹过一丝绯红,这是她第一次在我面前呈现稍微有一种女人的气息。

  她并没有正面回应我,而是急匆匆的躲回自己房间,重重的关上门。

  唉,看来她是误会我意思了。不过我还是赚的,知道她的内衣是什么颜色的了。

  有人说,空腹晨跑目的在于减肥。因我需要调解身上的胃病,自然而然的把这些理论当成放屁。我不会刻意去留意我这个人有多重,或者身材怎样怎样,我只知道我不能饿肚子。

  在厨房里简单给自己做了碗面,正在食用过程当中,我看到唐诗诺神不知鬼不觉的也进厨房。

  不仅如此,她还换上了的粉红色紧身运动服。就是那种露肚脐眼露大腿的那种运动服。

  因为紧身的存在,正面看着她的上围,本身就不是怎么大,可一穿上这种紧身服装,简直和飞机场一样。

  当时她的出现让我忘却自己正在进行中的事,也就是吃早点,眼神死死的盯着她。

  我没有掩饰自己的目光,她一眼就看出我正在看她。但这次她并没有表现得那么过格,不冷不热的说。

  “我没想到你对我们女性这么痴迷。”

  我干咳两声,随后赶紧低头吃面。她吃的是速食类的东西,也就是面包外加一瓶牛奶,坐在我旁边。

  加上刚才我光明正大的看她,这会儿又是坐在一张餐桌上,对彼此不闻不问,气氛异常尴尬。

  为了打破宁静,我打开了话匣子。

  “呃…对了,你这身打扮是要去哪?”

  “你说的是废话。”她连看都不看我。

  的确是废话,因为我知道,她这是要和我一起晨跑。

  想想好兴奋!

  可我不能表现得那么全面对不对?我得装作自己不在意的样子对不对?

  于是,我又偷偷的八卦了一下。

  “你要是睡不够的话,你可以重新回房休息一下。听说女人的皮肤需要充足的睡眠才能保养得白白嫩嫩的。”

  这会儿她终于正眼看我了,可她说的话却是带刺的。

  “黑曼巴,你允许我指点你的不是吗?”

  “欢迎~”

  “你这个人真的很蠢。”

  “……”我当时真没反映过来,缓了缓后,试探性的问,“你刚刚是不是说我笨?”

  “不是笨!是蠢!你这个人很蠢!”她再次重申,吐字清楚。

  “我靠!你这个人怎么说话那么直白,难道就不能说我笨吗?”我当时有些不乐意。

  “笨是可以挽救的,蠢则是更深层度的低智商,这需要长时间的补救才可以挽救的。”

  “我哪里蠢了?我一点都不蠢!”我抗议。

  “不蠢?”她挑眉看着我,反问,“那你告诉我,是谁说的女人的皮肤是需要充足的睡眠,才可以白白嫩嫩的?”

  “我…我…”当时找不到理由来给自己辩解,干脆破釜沉舟,“难道不是这样?”

  “牛头不对马嘴!这两者虽说有微妙的关系,但并非有直接关系!”

  她好像不清楚我要说的是什么,我其实想说的就是她皮肤不够白!

  算了,我相信这种蒜皮小事她不会放在心上。

  我吃完了早餐之后,刚刚六点整。回头一看还在低头细嚼慢咽的她,好奇问道。

  “要不要一起出去晨跑?”

  她瞄了我一眼,随意回应。

  “随便。”

  实则上,我在大厅里点上两根烟的时间等她吃完早点才一起出去晨跑。她也不问我为何要等她一起出去晨跑的理由,而理由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

  是的,我想多了解了解她。

  实则上,我内心深处还住着一个人,那就是舒雪。

  她对我的影响很大很大,大到我至今还没能把她完全忘记。或许她无意间成为我身体的某个内脏,也或许我不想忘记她的缘故。

  但是…我当时却把她忘得一干二净,我不知这算不算三心二意。我只是坦诚告诉你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