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就是我们的慢跑时间。

  凌晨六点多,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天刚蒙蒙亮,标志着新的一天即将开始。

  凌晨六点多钟,这时候早就有不少的店铺刚刚开张,店铺外冒着热腾腾的蒸汽,也有一些私人卖早点的。虽说私人没有店铺那般,从外表上看上去如此高大尚,可同样也吸引了不少的顾客。

  这些顾客并非上班族,凌晨六点钟很少很少有上班族的出现。排除昨晚加班,或者今早有什么紧急的事情外,否则你不会看见他们的身影。

  所以,凌晨六点钟,大多数都是一些小孩,也就是学生。

  沿着人行道慢跑,一边留意着唐诗诺的同时,我一边在注意腹部上的伤。过了一会儿后,我便开始追上唐诗诺,和她勾搭起来。

  “诶,你这个人都晨跑的习惯吗?”

  唐诗诺用肩上的毛巾抹去脸上的汗珠,随后回应我。

  “没有,只是偶尔早起又睡不着的时候,会出来溜达溜达。你呢?”

  “我在测试自己的身体,确保在行动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

  “别担心,有些事情别老往着坏的去想。”她说。

  清晨,我们看到不少出来晨跑的一些老夫妻,或者一些小情侣。

  跑得差不多时,我们选了一处公园落脚。我则是去买早点,而她则是在公园里等着我。

  “喏。”我把早点递给她,“我不知道你喜欢吃什么,直接点了两份相同的。”

  “没关系。”她毫不介意的就接过来。

  我想知道关于她更多的事情,于是继续想打开话匣子。但我不想表现得太多明显,我得拐弯抹角。

  “对了,你多大了?唐诗诺?”

  “二十出头。”

  “年纪轻轻的,就成功成为了董事长的秘书,的确不错。”

  说到这里,我感觉到有一道炽热的眼神盯着我看。转过头来,这双眼睛正是唐诗诺。

  “别误会我的意思,”我连忙挥手,“我不是暗指什么,只是想说你很有能力。和我们同等年龄的人或许还是受人指使的上班族,而你却是一间公司的老板。很有成绩了。”

  她没有微笑,也就是说并没有觉得有半点的成就感。而是低头,一脸的忧郁,随后对我说。

  “这没什么好骄傲的。公司只是李先生给我一点股份,我拿着股份自立门户。很多事情还需要向他指教。”

  “我觉得这个诸葛李很神秘的样子,为什么他一次都没有见过我呢?”我问。

  “因为他忙,”唐诗诺饮下一口饮料后继续说,“你没有当过老板,或者领袖之类的你不知道。老板很多人都想当。因为他表面上风光,开豪车住别墅,等等等等。实际上,这个位子比任何人付出的多得要多。”

  的确如她所说,我没有上过班,而且我也不想在这个细节上浪费时间,继续问。

  “那你长这么大了?有没有考虑考虑…”

  她转过头来,打量我一会儿后说。

  “你想说什么?不能一次性说完吗?非得挤牙膏?”

  我有些不好意思,试探性的问。

  “你长这么大了…有没有想过…要找个知己之类的?”

  她也是成年人,而且我扭扭捏捏的她很快知道我想说什么。

  “你的意思是说,我有没有想过要交男朋友之类的?”

  哎哟卧槽!一点通啊!

  心底感叹的同时,我微微点点头。

  “是的。”

  她一副似笑非笑的看着我,好久好久都没说话,弄得我当时有些不好意思,问她。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d酷匠W网J首u《发_

  “我…怎么说好…”唐诗诺整理自己的语言后说,“我看不出来,你这个大男人,也会害羞啊…”

  我赶紧别过自己的脸,否认道。

  “没有!这早点有些烫,吃多了就会这样。”

  “拜托!”她说话非常自然,“你想追我就直说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有些诧异的看着她。

  “这你都能看得出来。”

  “没有,我瞎猜的,没想到竟然猜中了。”她慢慢向我挪动,大大方方的把手搭在我的肩膀上,轻声细语的说,“快跟我说说,你…到底看上我哪点。”

  开玩笑,我为什么要承认?

  于是我很果断的把她的手给掰开,并义正言辞的对她说。

  “我刚刚只是问问啊,你别自作多情。我只是问问你有没有男朋友而已,想那么多干嘛。”

  “你确定你这样问我就没有别的企图?”她似笑非笑问我。

  “没有!”我昂首挺胸回答。

  “再说一遍,大声点。”

  “没有!”

  “哦,看来你是个表里不一的男人,”说完后,她低头喃喃补充一句,“你泡妞的方式真的是老土。”

  我听到了,连忙凑上去,质问她。

  “我刚刚又没有想要泡你!你这叫自作多情!知道不?”

  她抬起头来眨巴眨巴双眼看着我。

  “真的?”

  继续纠结在这个问题上,没什么意义。为了帮自己澄清自己的“清白”,于是我把话题硬生生的转移到了另一个话题上。

  这也就导致那时我所想的思绪一下子被别的话题冲散。

  “对了,上次的录音(她上访任康时带回来的录音)里曾提到过你父亲。那个宝盒是你父亲的吗?”

  不知为何,她只是轻轻点头承认,接着我继续问。

  “那个宝盒真的有那么重要吗?你父亲人呢?”

  “去世了。”

  这下子我总算知道她之前为何闷闷不乐了,于是我轻声对她说了句“抱歉”。

  从这里我总算是知道了,原来那个宝盒是她父亲的遗物,所以她才会对它如此衷心。

  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来,每每一提到这个宝盒时,她会显得比任何人都要急。或许吧,她太想这个东西了,迫不及待想要回这个东西。

  原本我还可以继续聊下去的,围绕宝盒聊下去的。可我一看到她那张闷闷不乐的脸,就没了这个心思。

  我们坐在公园里有一会儿之后,她平静的向我提议,要不要回去。

  我说正合我意,回去就回去。

  就这样,那天除了得知她与宝盒之间的联系之外,我一点收获都没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