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所言极是。”那宫女依旧毕恭毕敬的回答道:“的确,紫莹花很难生存于利西亚帝国以外的环境,当初因为尤妮卡殿下十分喜欢紫莹花,前国王陛下便从利西亚运回了许多紫莹花种植在宫内,可惜很快那些紫莹花就枯萎死去了,只剩下了这一小片。”

  “只剩下了……这里的?”薇薇安有些许的动容。

  “是的,不知道夫人有没有注意到,它们的样子,与在利西亚帝国盛开的紫莹花,其实有些许不同。”

  “……”薇薇安对花的研究并不深,尽管认出来是利西亚特产的紫莹花,但是没有看出很细致的区别来。

  “夫人,在利西亚帝国盛开的紫莹花,通常是花朵与花蕊都是同样的紫色,但这里的花朵与花蕊是不一样的,花蕊的颜色是紫色与白色相间,说明它已经发生了改变,不是利西亚帝国那种紫莹花了。”

  薇薇安于是继续观察着,发现的确如此。

  这些白紫相间的漂亮花朵,在诺大的花坛中,与周围的花草比较起来显得十分稀有而可贵,但也被衬托得更加美丽。

  “好美啊。”

  不光是薇薇安在心中有次感叹,就连她身后的两个宫女也发自内心的赞叹道。

  “夫人,这些紫莹花是仅剩下来的稀罕物,却也是花中的强者。”

  “强者?”薇薇安轻轻挑了挑眉毛。

  “是的,夫人。强者有很多种意义,并不光是所谓武力强大,有蛮力的人就是强者。就像这些花朵,它们克服了环境的因素,改变了自身的构造,并最终在与原先的土壤完全不同的异国存活了下来,还开放出了如此美丽的花朵,真是可堪强者一说,不是吗?”那宫女说道。

  “……是的,即使生存环境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却也依然这样美丽的存活了下来。”

  薇薇安点头说道,突然间,她感觉自己的内心似乎醒悟到了什么东西。

  是啊……就连植物,都懂得因为外界的改变而依然坚强的存活下去,那么,自己呢?就连花儿,都懂得去改变自己,适应客观的环境,自己几十年来苦修剑术,不就是为了变强吗?虽然如今剑术的路被人堵住,但自己依然可以作为一个生存的强者,活下去的,不是吗?她要转变自己、适应环境,并非是向那个约西斯认输和屈服,而是要继续去抗争,以更有力的姿态去对抗一切。这才是她现在应该做到的!

  想通了这一点,薇薇安脸上长久时间以来的呆滞和漠然一扫而光,顿时焕发出了一种由内至外改变的光彩。

  “谢谢你,我明白了。”薇薇安朝着宫女轻轻的低头致谢。

  “夫人您言重了,我只是个料理花坛的宫女而已,当不得您的感谢。”那宫女恭敬的说道。

  薇薇安身后的两个宫女狐疑的看了看彼此,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不解和疑惑。

  而薇薇安却已经昂首挺胸,以一种比此前自信了许多的姿态走开了,她们俩虽然不懂得发生了什么事,却连忙跟了上去。不知怎么的,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看到薇薇安的表情,似乎有所不同,她们心中隐隐有些安心,总之,只要薇薇安夫人能够好好的,她们的职责也就尽到了,不会被追究责任。

  待到薇薇安离开了以后,那宫女的样子逐渐变得模糊了起来,就像是一层阴影被光线渐渐驱散开来一样,露出了丹忒琳的美艳容貌来。

  她看着薇薇安离去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抹和煦的微笑。

  “不明白。”

  丹忒琳的身后漂浮着一个个子娇小,看起来只有不到十岁模样的墨色长发小男孩,小男孩容貌非常俏丽可爱,肌肤雪白,头上戴着一顶黑色的大檐帽,身体也被一袭灰黑色的臃肿长袍给裹得严严实实的,他整个人漂浮在半空中,脸上带着不明所以的笑。

  “我真是不明白,你亲手毁了人家的剑术根基,怎么又在这里好心的扮作宫女,去教会她什么人生道理呢?好在你这些心灵鸡汤遇到的是一个脑子似乎不够用的美女姐姐,要是遇到了咱珐儿大姐,你就等着被她嗤笑吧。”

  男孩两只手抱着脑袋,调侃的笑道。

  %酷X匠网cS唯一正'版q,A其他◇都q是`盗?版U

  丹忒琳眨了眨眼,调皮的说道:“这你就不懂了吧,对于不同的人,我所采取的方式是不同的。至于你说为什么要去好心的教会她那些大道理,其实……我自己也不明白,也许,就是心中有那么一个想法罢了,我当初是想看她失魂落魄,丧失一切会是怎样的表情,看到了以后,我又想看看她别的方面会有什么转变,呵呵。”

  “真是弄不懂你的想法。”小男孩嘟着嘴道。

  “嘿,你不是咱们「星魔将」中,能够透察万物的存在吗,怎么还查不出我的想法?”丹忒琳含笑道。

  “那种透察只针对普通人,可不针对你这种变态啊。”小男孩哼道。

  “你说谁是变态?”

  丹忒琳突然一扬手,朝男孩的头上打去,小男孩吃痛,抱着头埋怨:“真是个野蛮的女人。”

  “啊啦,居然说淑女是变态,这不是应该给的教训吗?”丹忒琳呵呵笑道。

  “妈妈我冷……”小男孩故意耸着肩道。

  丹忒琳渐渐转变了脸色:“好了,不说这些了……第二阶段的计划内容,已经开始实施了吧?你探察出来的结果如何?这两天不会去摸鱼了吧?”

  小男孩得意道:“我可是星魔将中「洞察」一切的古辛哦,怎么可能会去摸鱼呢?”他漂浮着,凑近了丹忒琳耳边说道:“根据我的探知,目前因为与罗西亚王国的和谈处于下风,又涉及到要赔款等事项,本来就比较贫困的里格尔王国那边可是群情激奋呢,只要稍微挑动一下,就可以利用起来。至于奎恩坦王国那边,也差不多,主要是他们与罗西亚是世仇,这次摩擦和和谈都不占上风,国内已经堆积了很深的仇隙了。”

  丹忒琳笑着点了点头:“很好,进展还算顺利,那么,要准备着手实施第二阶段的计划了。”

  她又轻轻的侧首,看了看薇薇安离去的方向,低吟道:“今后……你就好好适应新的生活吧,我有时间会关注你的,薇薇安。”

  接着,两人瞬间从花坛边上消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