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几天时间,薇薇安的态度完全发生了改变,从此前那种毫无表情、每天眼眸中除了无精打采就是对未来的无奈与迷茫中解脱了出来。即使她不能使用剑气,失去了以前的一切剑术,她也渐渐的有了笑容,偶尔还能与宫女们聊上几句,虽然说她对女生喜欢谈论的话题一点都没有兴趣,而且对如今的新王也毫无兴趣。不过,因为薇薇安的改变,她身边的两个宫女也开心了起来,毕竟若是薇薇安一直这么消沉下去可不好。

  鉴于此,也给了新王约西斯一个错觉:他安排给薇薇安的两个宫女,同时也算是他的眼线,会给他报告一些薇薇安的态度和行为举措。听到薇薇安变得积极阳光了起来,约西斯在处理完了最近的一些公务以后,就立刻找时间来到了神女苑。

  “你很美,薇薇安。”

  刚进入院落,约西斯就被薇薇安给迷住了,此时的薇薇安正带着一个贴身的宫女在院子里采集一些花朵——薇薇安可不是对这些花朵的美丽感兴趣,而是因为好歹她曾经一个人在罕无人烟的森林里居住过好几年的时间,对于一些植物和医疗知识稍微有一些了解。毕竟,野生的山林中有很多对人体有毒害的昆虫和动物,听说了一个宫女最近身体经常过敏以后,薇薇安就打算采集院落中有的植物,来给她做一种抗过敏的药。于是,约西斯刚踏入院子,就看到了薇薇安正半蹲在花坛边,轻轻的用一只手摘取了一朵淡粉色的鲜花,美丽的鲜花与美丽的女子交相映衬,使平素里从来打扮都十分简单的薇薇安显得有了一丝不一样的韵味,依然是那么的美丽超凡,却多了一种惹火的靓丽感。

  约西斯很高兴,早就听说过薇薇安的兴趣只有剑术,像个大男生一样。而被丹忒琳不知道用了什么法术废除了剑术的薇薇安,虽然等于被拔了牙、剪了指甲的老虎,没有了威胁力,可她自己似乎也失去了人生的动力,如今看到薇薇安变得这么女性化,约西斯很是得意:就连尤格王兄都没有办到的事情,他办到了。就犹如别的方面一样,他能够做得比尤格更好,哪怕是对于一个女人。

  薇薇安轻轻的瞟了约西斯一眼,她淡淡的朝约西斯低了一下头,然后轻声说道:“妾身向国王陛下问好。”

  这是女性对国王的标准问候礼,国内的任何女子见到尊贵的大人物,都会这样行礼。更何况这是在罗西亚王宫,必要的礼节是不能废除的。薇薇安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彻底适应环境,自然也需要掌握这类礼节,尽管一开始她稍微有些抵触,不过想到自己要作为一个各种意义上的强者,她也按捺下了那一份不甘心的冲动。再说了,宫里的人,上至王后王妃,下至宫女宫嬷,见到国王都会如此行礼,所以,这么一份礼节,也谈不上丢人和伤自尊,薇薇安很快就掌握了一些基本的礼节。

  看到薇薇安主动向自己问好,约西斯心中一阵悸动:她刚刚竟然主动向自己问候了!呵呵,看来还是屈服于现实了,毕竟,自己现在可是已经基本平定了全国,而且又在外交上对几个一向关系不好的国家获得了优势的人物。这么看来,也许就连薇薇安这个此前只对剑术关心的女子,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魅力。

  话说人也的确是很贱的,就拿约西斯来说,现在的他不管走到哪里,任何国内的女子见到了他都会毕恭毕敬的行礼,但是这些对于约西斯来讲,都是习以为常的普通事,谈不上丝毫的新奇。然而,薇薇安却是不同,之前的她对约西斯,总是不理不睬的,惹得约西斯这种本来挺善于掩饰自己感情的男人,偶尔也会大发脾气。可又偏偏不知为何,他不能对薇薇安采取强要的手段,所以他也只能叹息着离开。所以,今天看到薇薇安主动向自己打招呼,虽然态度还是有些冷漠,但这令约西斯一下子增加了许多的自信心,甚至认为薇薇安终于放下了内心的矛盾,转而准备投入他的怀抱了。

  于是,约西斯大跨了一步,走到了薇薇安的面前,从宫女的手中一把抢过了盛放花朵植物的篮子,微微低下身子,靠近着薇薇安:“你在搜集花朵吗?嗯,你采集的这几种花,都很美丽,就跟你本人一样吸引人。”

  薇薇安转过头来看向约西斯,脸上没有约西斯预料中的娇羞和喜悦,而是一脸“你在说啥”的惘然表情,然后她那双樱唇中轻轻的吐出几个字:“这是在搜集材料。”

  “哦?什么材料?是要拿来做美容的还是花瓣浴吗?”约西斯虽然因为薇薇安的表情而感到稍微有些失望,但他还是面含微笑:“你的皮肤很好,而且身上总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我想,是有什么独门的美容秘方吧?”

  ——女人都是一样的,哪怕是再怎么喜欢剑术、武学的女子,不可能对自己的容貌、肌肤、身材不在意。这是约西斯总结出来的“道理”之一,因此,他认为,针对这些漂亮的女子,就是要从美容方面的话题入手,这样会令对方在短时间内提高对自己的好感度。毕竟,他作为一个君主,能够放下身段与女人谈论美容话题,本身就是对女子极大的尊重。就算约西斯以前还不是罗西亚国王的时候,他就曾经以这种方式,获得了很多贵族小姐们的亲睐。

  然而,薇薇安又让他失望了,因为她的脸上表情依然是淡淡的,只是嘴唇轻轻弯起,露出礼节性的微笑,这种微笑很美丽,但又稍微透露出一种疏远感。微笑——是面对来访者时最常有的表情,薇薇安只是直接把礼节培训内容的东西拿出来而已,这不能说明她对约西斯有丝毫的好感,却只能说明这段时间她从宫女们那儿学习培训的礼仪知识还是很到位而已。

  “美容?花瓣浴?我不懂那些。”

  }酷,m匠k网《J唯一'y正3…版o,其=他w都是W盗版o.

  她说的是真话。

  约西斯脸上的笑容在一瞬间有些停滞,然后他继续干笑道:“哈哈,那你告诉朕,你采集这些花朵做什么呢?”

  “你需要知道这些吗?”薇薇安反问道。

  “……朕是好奇嘛。”

  “那就没必要知道,没必要知道的话我就不必多做解释。”薇薇安这么说,只是因为制造抗过敏药的过程在她看来很复杂,如果详细说出来,有点费时间。

  约西斯稍微有些皱眉:这女人难道说是在故意卖弄关子,好吸引他的更多注意力?嘛,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就说明她渐渐的开始在意自己,这反而是很好的事情。于是他的眉头又轻轻舒展开来。

  “不想说这个也没关系,”约西斯轻轻的伸出手,挽上了薇薇安的纤腰,“朕,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