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几乎没有丝毫的犹豫,薇薇安摇了摇头,同时她试图将下巴从约西斯的手中解脱出来,只可惜眼下的她并没有那样的速度与力气,所以在约西斯这边感觉过来,只是些微的挣扎而已。

  “不?”

  约西斯挑了挑眉,如今他的身份贵为摄政王,在整个罗西亚王国可以说是头号人物,就连以前那些钟情于尤格的贵族小姐如今都纷纷向他献殷勤,在约西斯看来,女人就跟国内的政治形势一样,当尤格协助政务的时候,她们都以获得尤格的青睐为荣。而现在,尤格一派已经被彻底打倒了,尤格本人也失去了踪迹,大局已定,所以,她们明白了,只有被自己看上,她们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

  如果刚才的那句话,是对着别的女人说,那么,毫无疑问得到的回答必然是同意与欣喜,而眼前这个容貌绝美的少女,却毫不迟疑的就拒绝了自己的话。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她跟尤格王兄,果真是伉俪深情?不,那怎么可能呢?要说讨女人欢心的手段,当然是自己更优秀一些,尤格那家伙二十多年来一个女人都没碰过,他能跟自己比?

  那么,这个薇薇安为何会拒绝自己?约西斯有些搞不明白,莫非,这个女人到了如今沦为阶下囚的地步,还想着要对自己欲擒故纵吗?嘛,虽然说若是换成别的女人这样子,约西斯一定不会介意让她这辈子就这样老死在牢狱之中,但眼前的薇薇安,这个集合了世间最绝美容貌的女人,她的确是有资本的。

  约西斯暧昧的笑了笑:“不要发脾气了,我的小姐,王兄尤格已经死了,你与他之间的婚约已经不算数了。从今以后,不如跟了本王,本王会让你成为这个王国最尊贵的女人,甚至可以发誓此生只要你陪伴在本王身边,本王可以不纳别的妃子。”

  ——女人都喜欢听这些话,什么只纳娶她一人,不再要别的女人为妃,或者再成熟理性一点的女人,还可以向她承诺今后会立她的子嗣为继承人。要诱惑这些女人,约西斯自认为他知道的手段是非常有效的。

  然而,薇薇安更加用力的从约西斯的手中挣脱了来,她的表情虽然依旧淡淡的,可眼眸中流露出的厌恶却是极为明显:“不可能。”

  “哦?”

  约西斯诧异,他骤然间想起以前看过的一本哲理类型的书,里面提到过,不要总是把你认为最好的东西,当成别人也认为最好的东西……那么,莫非眼前的薇薇安,真的是个不重视财富、权力的人?世间,真的有这种人吗?任何人面对最直接、最显赫的诱惑,不都会沦陷的吗?可是,凡事的确是有意外的。

  约西斯虽然要说本事方面,无论是文武都比不过尤格,可他却很善于察言观色,就凭刚才薇薇安的态度和那憎恶一般的眼神,他就可以确定,这个女子真的不是在欲擒故纵,而是实实在在的厌恶自己。

  “你知道你现在的立场吗?”

  约西斯居高临下的看着蹲坐在地上的薇薇安,软的不行,他并不介意来硬的。反正,就连罗西亚王国的统治权都是他用了并不光彩的手段夺来的,那么,再用强硬的手段夺走本来应该属于尤格的女人,那又有何关系?

  “……我跟尤格有过约定,但是现在尤格不在了,我的剑术……也不在了。所以,约定应该也算是作废了,从此以后,跟你们罗西亚王室没有任何关系,请让我离开。”

  薇薇安平静的说道。

  “约定?什么约定?”约西斯疑问道。

  “已经作废了的约定,没有必要再说了,总之,请让我离开这里。”

  N更N新I最@{快√5上◎酷*/匠N网

  薇薇安说完,勉强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蹲坐在地上太久了,她有些恍惚,脚步都是软绵绵的,但她竭力朝着牢门走去。

  约西斯看到薇薇安那一脸处变不惊的表情,不知为何,心中有一股恼怒:如今,就连尤格都被自己击败了,罗西亚国内的哪个人见到他不是畏畏缩缩的?可这个女人,她竟然像是还不了解自己的立场,竟然还天真的想要从这儿离开?这不是藐视他吗?

  他猛地伸出手,用力的拉住薇薇安,薇薇安其实有所察觉,但反应力始终不如从前,她刚想躲开,手腕就被约西斯拉住了,男子的力气明显超过薇薇安太多,令她无法挣脱。

  “你以为,说出那些话来,就真的跟我的王兄没有关系了?你不要忘了,此前你出席本国的宴会,身份可是尤格未来的妃子,如今,你是本王的阶下囚!”

  约西斯提醒道。

  薇薇安叹了口气:“我只答应帮助尤格一人,但眼下他不在的话,这样的约定就不作数,至于什么妃子,那只是尤格为了排除一些麻烦编造的身份。”

  她不是在意图求饶,以薇薇安平淡无奇的语气说出这番话来,丝毫没有撇清与尤格关系的意思,反而像是用第三方的态度客观阐述整个事情的经过。

  “哈哈哈哈……”

  约西斯不由得大笑了起来,他脸上的笑容渐渐狰狞:“我的小姐,你还真是超出想象的天真可爱呢……”他伸出殷红的舌头舔了舔嘴唇,“不过,像你这样慵懒天真的少女,更有让我征服和玷污的冲动呢。”

  说完,他一把将薇薇安抱起,然后往牢房中的床上一丢。

  薇薇安悲哀的意识到,自己果真失去了反抗男子的力气,她扭了扭身体,只知道自己眼下的力气不足此前的十分之一,难道说,这就是正常女子的柔弱?

  约西斯一下子压住了薇薇安:“虽然说,很想按照常规的步骤与你进行婚礼,不过眼下先占有了你的肉体,然后再完成迎娶的步骤,也没什么关系吧。”

  说完,约西斯的双手开始撕扯起薇薇安的衣裙,薇薇安用力的挣扎着,约西斯比起尤格来,根本连剑士都算不上,可他作为王子,还是有进行武术学习,所以身体素质并不差,因此,此刻完全变得虚弱的薇薇安,根本无法反抗他。

  不过片刻的时间,她的上衣就被约西斯撕扯得破烂,裙子也被撕掉了一半,露出了两条光洁修长的玉腿。

  看得约西斯越发的急躁起来,他的动作也更加粗鲁起来。

  薇薇安依旧在无力的挣扎着,没有了力气,没有了剑术的她,跟普通的弱女子是一样的,最后所能动用的武器,只有指甲了。薇薇安无意间的一次挣扎,她的指甲划破了约西斯的脸颊,在约西斯原本白皙的脸上留下了一道红红的痕迹。

  “混账!”

  约西斯吃痛的时候人渣模式全开,才不会顾忌薇薇安是个弱女子,他一巴掌朝薇薇安的脸上扇去,随着清脆的响声传来,薇薇安只感觉似乎耳鸣了,眼前甚至冒出金星,原来,被人掌掴脸蛋的滋味,是那么的痛。

  被约西斯打了一巴掌的薇薇安,抵抗明显减弱了许多,约西斯于是更加的肆无忌惮,甚至打算脱下薇薇安最后的防线……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房间里突然传来了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哎哟~~堂堂的一国摄政王殿下,对一个弱女子所采取的征服手段,竟然是如此的原始和野蛮,真是让我倍感失望呀,啧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