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人?”

  好事被人搅了,约西斯愤怒不已,连忙抬起头循声望去,却见原来是丹忒琳此刻突然间出现在了牢门边上。

  “怎么是你……”约西斯皱眉,倒也不敢再骂人了,虽然说他如今地位显赫,可这一切几乎都是丹忒琳给予的,而且每次面对丹忒琳的时候,约西斯都能感受到一种魄力。那种超越了父王托尔的威严感,超越了一切普通人类的上位感。所以,饶是此刻约西斯心中再怎么不舒服,也不敢对丹忒琳失礼。

  丹忒琳脸上挂着一抹浅笑:“我是想来告诉摄政王殿下,里格尔与奎恩坦王国的和谈使者们已经抵达了,正在等候殿下的召见呢。”她的目光轻轻的瞥了一眼被约西斯压倒在身下,此刻已经衣不蔽体的薇薇安。

  “哼,早不来晚不来……”约西斯虽然心中十分遗憾,可现在丹忒琳就在身边,他也不好再强要了薇薇安,只能放开身下的佳人,从床上起来。

  待到约西斯要走出牢房的时候,丹忒琳对他轻柔的说道:“殿下如今的身份尊贵无比,该做的应该是有绅士风度的事情,像那种类似于强盗匪徒才会做的粗鲁之事,最好以后都不要再做了比较好哦。”

  约西斯顿时恼羞不已,却又不敢发作,只能跺了跺脚,然后离开了牢房。

  待到约西斯走远,薇薇安慢慢的从床上坐起,然后她轻轻的将身子蜷缩起来,身上的衣裙已经成了破布烂条,但她还是紧紧的用这些破碎的衣裙包裹着自己的身躯。

  丹忒琳慢慢走近薇薇安:“怎么样,切身体会到了一个弱女子的软弱与无力了吧?”

  薇薇安转过头来面对着丹忒琳,虽然刚刚险些就遭到侵犯,可她的脸上并没有普通女子会有的恐惧与羞愤,表情依然淡淡的,只是那星辰一般的幽黑眼眸中微微透出一股仇视的眸光:“都是……拜你所赐。”

  “是吗,可是若不是我及时出现的话,你现在恐怕已经……呵呵,难道不想感激我一下吗?”丹忒琳戏谑的打量着薇薇安身上已经破烂不堪的衣裙,语气有些调侃。

  “……就是死,我也不会让他那么做的。”薇薇安肯定的说道。

  “真是天真。”丹忒琳像是在嘲笑着薇薇安一般的说道,“想要一个人死,对于居于上位之人而言,那是很简单的事情。可是要让人生不如死,才会令他们更加的快乐。你以为你想死,就可以顺利的死掉吗?”

  “我……”薇薇安语塞,本就不善于言辞的薇薇安,自然说不过能言善辩的丹忒琳。

  “更何况,根据我们的调查,你曾经进入过某邪教组织的据点,那个邪教对付一些不听话的女人,用的是什么手段,我想你应该不会忘了吧?”

  薇薇安的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在那里,她的确见到了一些凄惨的女性,她们的手脚被弄断,整个人像蛆虫一样的爬在地上蠕动着,只能乞求别人的照顾,想死都死不成……

  “你……是那个邪教组织的人?”薇薇安从未想过,若是自己也遭遇了那样的事情,会如何。可是如今,当自己力量尽失,连自保的手段也没有了的时候,她总算想到了,也许自己继续拼死反抗,也会被弄成那样子……

  “噗嗤,”丹忒琳嬉笑了起来,“怎么可能?以我们的立场来看,也想灭了那样的邪教组织呢。只不过,我的意思是,像约西斯殿下那样的人,他有的是办法拘束你的行为,你就算以死相拼,也没那么容易死掉。”

  薇薇安低头,没有了力量,没有了魔剑,没有了剑气,没有了尤格……她什么都没有了。可是,却连死也无法做到。

  p酷…{匠《网/永久S免费(E看小o说

  “为什么?”

  薇薇安抬起头看着丹忒琳:“为什么要这么做?除了剑术,别的我什么也不会,没有了剑气,不如直接杀了我,又何必留我一命?”

  薇薇安说话就是这样,没有丝毫的恳求,没有丝毫的愤怒,也没有丝毫的乞怜,而是平静的叙述着仿佛他人的事情。

  “因为……”丹忒琳坏笑了一下,“我们对你略作了一番调查,虽然有存在一些小小的疑点,比如你应该是个男孩,洛巴赫家族从未有过叫做薇薇安的后辈,倒是有个实力强大的,叫维维安的……可为何会成为女生,这一点我不是很了解,不过听说第一使徒大人曾见到过你,结合你这人完全不在意性别方面的事情,只一心醉于练剑,那么,这些也不算什么奇怪的事。”丹忒琳的脸色渐渐冷了下来,“可是,我觉得很无聊啊……看你什么东西都不懂的傻样子,我就想看看,等你没有了你的剑术,会是怎样的表情,嘿嘿。”

  “如今你得偿所愿了吧?”薇薇安依旧平静的盯着丹忒琳,她的语气中已经蕴含了些微的愤怒之意,比起往常的毫无感情,有了很大的改变。

  “嘛,还好,看到你那种绝望又无可奈何的样子,我是蛮爽的。”丹忒琳甜甜一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