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西斯还在滔滔不绝的辱骂着在场的军官们:“你们根本就没有理解我的正确意思!我虽然说的确是给你们规划了几条方案,但是具体实施的时候你们应该自己伸缩有度,怎么能完全按照硬性规定来呢?这说明你们根本没有把这件事当成一个重要任务看待!”

  “说到底,现在的尤格不过是条四处逃窜的野狗罢了,如此狼狈不堪,你们竟然还无法抓住他,你们简直是废物!”

  被约西斯激动的辱骂着,赛纳斯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此刻他紧皱着眉头,一下子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两只铜铃一般的眼睛直瞪着约西斯。

  “你、你怎么?不服气吗?”

  约西斯有些胆怯,一想到赛纳斯曾经是尤格那一边铁杆的支持派,心中有些担心他会突然发难,不过身为摄政王的尊严,他还是保持着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

  赛纳斯紧握着双拳,表情很是挣扎,似乎正在抗拒着什么,那青筋满布的拳头都被紧握得变了色,似乎随时可能突然给约西斯一拳打过去。

  刚刚步入议政厅的丹忒琳见状,在心中暗自唾弃着约西斯:其实赛纳斯是中了她的诱惑之术才成为约西斯的属下,他的真心还是向着尤格这一边的。但自己身为「星魔将」之一,最善于的就是控制人心,中了她的诱惑之术的人,除非内心的感情发生了极其强烈的波动,否则绝不可能摆脱控制。然而,刚才约西斯的一番辱骂,几乎使得赛纳斯的内心摆脱了自己的控制,差点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唉……这约西斯,果然是烂泥扶不上墙来,若不是原定计划必须扶植他的话,自己根本瞧不起这样的纨绔子弟,还骂别人是废物呢,明明他自己就是最废物的一个。

  丹忒琳快步来到赛纳斯的面前,冲着他露出了媚态十足的一笑:“好了,你们也都辛苦了,暂且退下吧。”

  在场的军官们在听到丹忒琳的话语以后,一个个都像是失去了意识一般,明明被约西斯辱骂的时候,有不少人的脸上都带着很是不甘心的表情,但现在却犹如失去了表情的木偶,神色冷然的起身,陆续退出了议政厅。

  约西斯刚才被赛纳斯吓得够呛,倒也没阻止这些人离开。不过,看到丹忒琳渐渐转向自己,那张柔美的脸蛋上挂着一丝充满女性魅力的笑容,他又感觉自己似乎特别没有面子,明明在一个女人面前,刚刚却还是被赛纳斯的气势给吓得差点跌坐回自己的王座上,这真是一件伤害他尊严的事情。

  现在眼见军官们都退离了议政厅,约西斯才缓和了过来,他刻意用充满威严的声音问向丹忒琳:“本王还没让他们退下,你就擅自让他们离去,这是为何?”

  丹忒琳心中暗笑不止:明明是个废物,却还要在自己面前强装出所谓摄政王的威严感,真是很幽默的情景呢。

  不过丹忒琳表面上依旧丝毫不会显露出对约西斯摄政王的鄙夷,她只是浅笑道:“殿下何必要劳烦他们呢,眼下应该让这些军官收回分布在各地的兵力,准备接下来的战事方为上策,至于尤格王子那边,还是让小女子来处理好了。”

  约西斯紧锁眉头:眼下罗西亚王国内部发生了动乱,周边的国家一个个都有了情报,各自也都在暗中搞小动作——里格尔王国开始在其西部地区聚集兵力,奎恩坦王国也不安分,有消息称其第五军正在做动员令,目标极有可能是罗西亚王国的南部地区。而自己的兄长尤格目前逃窜到了山坳中的莫里塞郡,那个地区资源有限,可以征召的兵力也较少,但可能会利用外国的势力来帮助他夺得大权……毕竟,这些年来,尤格对外的访问工作做得不少,与周边国家都保持着不错的外交关系,这些国家肯定是倾向于尤格的。再说了,协助尤格夺回政权,既在外交上帮助了尤格王子,又可以在罗西亚王国的土地上获取实际利益,这种事情,奎恩坦和里格尔王国等国家必然是迫不及待的。

  所以,接下来收缩兵力,随时准备应对东面和南面的战事,的确是很重要的事情,就算约西斯头脑比不上尤格聪慧,也不至于会傻到连这一点都不懂。

  “可是,尤格那家伙……不得不承认,他很厉害,也很狡猾,现在又夺去了莫里塞郡的管辖权,封锁了相关关卡,我的情报人员无法顺利潜入,分散抓捕他的部队也不能攻入莫里塞郡,难道要放任他在那里坐大?”约西斯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尤格利用他的威望振臂高呼,到时候就算自己掌握着国王托尔,国内肯定还是有很多人愿意起来支持尤格。

  丹忒琳咯咯笑道:“这一点殿下大可以不用担心,既然我说了由我来处理尤格王子的事情,自然不会让他坏了殿下的大计。”

  {.酷匠N网F唯@一ge正p版,',y其Uu他(*都ho是u盗版V

  “你有什么办法?”约西斯困惑道。

  丹忒琳抿唇笑道:“殿下不必操心那么多,我自然有我的方法啰。”

  约西斯于是放下心来:丹忒琳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哪怕她什么话也不说,也会让人感觉必须信任她,交给她做一定不会有问题的。

  丹忒琳接着又说道:“我要前往莫里塞郡一趟,这期间,若是殿下担心边境方面出问题的话,可以把部分军队的管理权交给她。”

  说完,丹忒琳轻轻的打了个响指,从厅外走进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相貌堂堂的俊秀男子,他身穿着一套亮闪闪的白银色铠甲,威风凛凛。

  “他叫赛格哈特,是我的同伴。”丹忒琳向约西斯介绍道。

  “赛格哈特?”约西斯有些惊讶,“难道与传说中数百年前那位曾经以一己之力,击败多国联军的光之战士?”

  ——约西斯提到的,是在阿尔雷斯特大陆接近九百年前的一段故事,当时还没有利西亚和里格尔王国,大陆上曾经最强盛的黑水仙王朝集结了数个小国,形成了一支总人数超过十余万人的联军,进攻位于大陆西侧的利亚王国(是如今的奎恩坦王国与罗西亚王国等小国的前身),利亚王国由于仓促应战,只拼凑到了一支人数不过三万的杂牌军,交给当时据称魔法与剑技都很了得的贵族战士赛格哈特指挥,开赴前线,两军在灰狼谷交战,赛格哈特亲自上阵,身先士卒,双方本来兵力差距悬殊,可结果却是赛格哈特大破联军,率众斩杀敌人两万多首级,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从那以后,由于重要将领损失惨重,黑水仙王朝开始衰败。赛格哈特也被誉为“光之战士”,因为他以少胜多,取得了荣光的胜利,其名字一时间响彻大陆。然而,这个伟大的战士却很快就消失了,有个说法是利亚王国的王室担心他功高震主,难以驾驭,将他暗中刺杀……总之,这就是光之战士赛格哈特的故事。

  “我记得书上说赛格哈特额头上有一道弯曲的伤痕,是曾经与地底恶龙战斗留下的,无论使用任何魔法都无法复原……”约西斯戏谑的看着面前的赛格哈特,额头上正是有一道扭曲的伤痕,笑道:“没想到你不光是名字一样,就连这个伤痕都模仿到了,还真是有趣。”

  丹忒琳微笑:“这些细节殿下就不必在意了,总之,把军队交给他,绝对不会出任何纰漏的。如果殿下担心的话,也可以只交给他一支小部队的指挥权。”

  约西斯点了点头:“我相信你的话,那就让他代替赛纳斯,指挥第一新军好了。”

  丹忒琳优雅的朝约西斯施礼:“那么,殿下,我这就告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